立即捐款

人權觀察 Human Rights Watch

致力保護世界各地的人權,站在受害者和行動者同一陣線,力求制止歧視、維護政治自由、保護人戰爭時免受不人道的行為、將罪犯繩之以法;調查並揭露侵犯人權行為,向侵權者追究責任。 網誌

中國

澳大利亞:東亞訪問應強調人權

廣告

廣告

澳大利亞:東亞訪問應強調人權
外長應當對印尼、中國、菲律賓直言不諱
2013年12月05日

(悉尼,2013年12月5日)-人權觀察今天表示,澳大利亞外交部長茱莉・畢曉普(Julie Bishop)應確保人權議題納入她與印尼、中國和菲律賓領導人的討論議程之中。她將在2013年12月5日到8日訪問上述三國。澳大利亞新政府與他國政府接觸時,特別是在亞洲,應改變其不重視人權的政策。

“如果畢曉普面對印尼、中國和菲律賓三國的嚴重人權侵害不置一詞,將是對受害者的公然侮辱,”人權觀察澳大利亞部主任伊萊恩・皮爾森(Elaine Pearson)說。 “新政府以為避談人權可以換取亞洲各國領袖的善意,但澳大利亞作為一個民主國家應該更關心自己是否與亞洲人民站在一起。”

人權觀察表示,在近來因竊聽問題引起的緊張氣氛下,畢曉普應該與印尼采取一致立場,反對在國內或國外進行無區別的監控,包括大規模竊聽、截取和蒐集數據等,並且支持聯合國大會最近關於數據隱私的決議。

畢曉普也應要求印尼領導人,終結軍方在極東省分巴布亞(Papua)對和平維權人士、政治人物和神職人員的非法監聽。這種監聽行為是整套壓迫政策的一部分,其他還包括規定外國記者和人權組織必須事先獲得許可才能前往巴布亞省。畢曉普應該公開呼籲取消這些限制。

畢曉普應該提出在印尼尋求庇護者和移民及其隨行子女缺乏保護機制的問題。尋求庇護者和移民兒童常被印尼政府任意且無限期地拘押在環境惡劣的移民收容所,他們在裡面可能遭警衛施以酷刑和其他虐待。尋求庇護者有時被關押長達一年,獲釋後仍然不能在印尼合法工作或自由遷徙,他們的孩子也不能上學。

“如果澳大利亞真的想要解決尋求庇護者不斷自海上湧來的問題,就必須協助印尼提升審查庇護請求的能力,並提供難民安全和人道的待遇,”皮爾森說。

在中國,畢曉普應該公開呼籲習近平政府啟動各項保障人權的重大改革。她應該把人權議題和經貿、安全問題並列,特別是在出席外交與戰略對話(Foreign and Strategic Dialogue)和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會談時。人權觀察指出,在澳大利亞與中國的公共外交場合上,中國政府侵犯人權的規模和範圍顯然刻意被擯除。

畢曉普尤其應該施壓要求釋放政治犯,包括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11年尚在服刑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並終止對其妻子劉霞的非法軟禁。

雖然中澳兩國已建有年度人權對話機制,但大體上沒有效果,既不透明又沒有考核基準,卻造成人權議題被排除在各種高階層會談之外。畢曉普的立場應反映以下觀點,即澳大利亞在中國的長期商業利益有賴於其落實真正法治和尊重基本人權。
對於西藏問題,澳大利亞的聯合政府曾表示將持續敦促“中國尊重藏人人權”。畢曉普應該提出,中國對西藏的宗教壓迫和族群歧視政策,才是激起藏人不斷自焚抗議的原因。畢曉普應該強調,反恐措施不能合理化新疆和其他地區的族群壓迫與歧視。

“一年一次關起門來和層級太低又不恰當的中國官員閒聊,對於解決中國大規模人權侵犯的作用微乎其微,”皮爾森說。 “畢曉普曾說她自己深受緬甸諾貝爾獎得主昂山素季的啟發。被監禁的中國維權人士,包括諾獎得主劉曉波,也值得她給予關注。

人權觀察說,畢曉普到菲律賓探望海燕颱風受災者時,也不應忽略該國的人權問題。澳大利亞與菲律賓的緊密軍事合作關係使畢曉普可以擺出強硬立場面對菲國外長艾伯特・羅薩里奧(Albert Rosario)和其他內閣部長,呼籲終止安全部隊有罪免責的現象,追究他們法外殺人、強迫失踪和酷刑等罪責。

她還應該提出,過去一年據報有10位新聞記者被殺,使艾奎諾三世於2010年上任總統以來被殺害的新聞工作者總數達到24人,此一情況勢必影響新聞自由。

畢曉普應該關切菲律賓政府促進法治的努力,以及成立“超級機構(superbody)”專責調查起訴法外殺人案件的提案遭擱置的問題,後者是艾奎諾政府改革刑事司法制度的承諾之一。

“菲律賓的刑事司法體系效能不彰,無法起訴應為殺人和失踪負責的人,畢曉普應該對此不斷提出質疑”皮爾森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