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寫在蘇格蘭公投之前 III - 反彈與逆轉

廣告
寫在蘇格蘭公投之前 III - 反彈與逆轉

廣告

公投民意調查的大反彈,使倫敦方面由月前的強硬態度,一味靠嚇,包括把明明可以緩和處理的邊界問題、貨幣問題(諸如允許歐盟國界般不用審查、兩國結成貨幣同盟等),擺出一副無得傾的態度。

自治權力穩守無蝕

保守黨主理的聯合政府,恃着蘇格蘭經濟上依賴聯合王國其他地方甚深(貿易額超過外國總和)的強勢,表明拒絕蘇方使用英鎊,指出會導致貨幣不穩定,工黨黨魁文立彬則大呼大喚設立關卡,企圖迫使蘇格蘭人對獨立投以不信任。但到現在,倫敦政客急速改變口風,一而再表示公投後若蘇格蘭留在聯合王國,將可以取得更大自主權。

因此,衡量蘇格蘭自治權而言,實務上將穩賺無蝕。很多早前薩蒙德與倫敦方面主理蘇格蘭公投的代表、上任工黨政府的財相戴理德辯論的議題,由英國國債、財政補助、北海油田分賬、劃界、社會保障、內部自主權下放的程度,通通都成為可以一叫再叫的價碼。當然,政治目標上來說,這對蘇格蘭最終地位和薩蒙德能否名留青史的結果而言,這就是另外一個議題。

獨立派有機可乘 聯合派坐失先機

或許,當日倫敦方面就的而且確給予太多機會予蘇格蘭,包括在一二年時,允許兩年時間設定公投,讓蘇格蘭民族黨得以有充足時間為獨立議題大書特書,同時開放公投年齡,下調兩年,也使蘇格蘭年輕一輩的意願更能影響大局。

但反過來說,若非三大黨沒有與蘇格蘭民族黨經營民意,又何以會導致這樣的局面發生?縱使哈利波特作者JK羅琳、跳水選手Tom Daley、碧咸紛紛表態希望蘇格蘭留在聯合王國、王室花邊諸如威廉王子再獲喜訊與哈利王子步入三十…都無法取代爭取一整個族群存續以及未來。

公投是重塑關係的過程

若果公投結果為蘇格蘭獨立,國際政治上造成的震撼的確太大:一個西方陣營的重要盟國,縱使江河日下但文化經濟影響上能夠維持的國家,突然失去北部領土、人口、資源(以及三叉戟導彈核潛艇的基地),成為和西班牙、波蘭、捷克無異的中形國家。但這似乎都沒有影響國民意願,民調上聯合王國其他部分的國民略為傾向統一,卻不至有強烈行動;蘇格蘭的意向則拉鋸持續。

而公投機會,始終是民主政治的過程,推動讓英蘇雙方重組或許已不合時宜的關係,或許需要以獨立,證明十多年前的權力下放經已無法回應新的時局、新的世代、新的觀念,需要加以代替;調過頭來,決定統一可以反思留在聯合王國,如何更能取益和共存共榮;甚或在各種內外考慮推動底下,在統一或獨立以外,開創一個國際政治上不常見的折衷方案,在可見的未來中得出一個雙方再次接受,同時為世界各地為之標誌的結果。

反觀香港,很不幸,即使沒有獨立的極端要求,在中共專制政權當中,自治權程度基本的捍衛,都變成順從和叛逆的二元對立,明明是北京不信守承諾,重申原有高度自治精神也被打壓。十七年來,整個過程都不是中港雙方合作相處,而是以上壓下;不同取向皆無法折衷調和,而是以大欺小;只能是一黨獨大、一地獨大,無視一個開埠百年的社群沉澱積累的經驗和歷史,還標榜自己的『一國兩制』『史無前例』,在三十年前欺瞞底牌,到三十年後還揮動生鏽的刀劍,平等其外,野蠻其中,除了幼稚以外還有甚麼去形容自以為是的北京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