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有人話亞視赤化香港,我就話王征撚化亞視,inevitable

有人話亞視赤化香港,我就話王征撚化亞視,inevitable
廣告

廣告

如何思考亞視的存在,最近成為了一個哲學問題,它不僅困擾著王維基,也不僅困擾著蘇錦樑,也不僅困擾著江澤民,也不僅困擾著「四成」的收視觀眾,還困擾著我。

盛品儒最新的說法,提供了一個絕佳的思考方向,就是「撚化」亞視。這說明,我們一直都輕視了亞視,我們以為只要不以正常人的腦袋去思考,就能想通亞視何以如此醜怪--我們之前有所不知的是,這個問題已經超出了腦袋的範圍,而必須動用一個平時並不用於思考的器官--㞗。眾所「㞗」知,亞視已經一絲不掛,只剩下兩條無所畏懼的「撚」,在寒風中搖擺,對於這兩條「撚」,我們知之不多,我們只知道他們是親戚關系,分別屬於一對叔侄。這對叔侄對於亞視的愛是無可否認的,得出這個結論並不是基於他們自稱投入了十幾億的資金,而是基於他們的赤裸上陣。

我們撚化亞視,是基於亞視的自我「撚化」。當我們撚化亞視,我們便不能把盛品儒新創的「眾所尻知」,簡單地當成是無厘頭的口誤,事實上,「眾所尻知」對原詞「眾所周知」的演化,是有理可循的。溯本追源,「周」字在粵語裡本可以是解作生殖器的「賓周」,「賓周」即是「㞗」也,有詩云: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㞗」先知。

大力反對粗俗文化的胡恩威,也許會因一個「㞗」字,而對盛品儒和亞視深表失望,但我建議胡恩威把盛品儒重新演繹漢語的努力納入考慮,同時,盛先生也是香港歷史上少有的能令粗口不經掩飾、堂而皇之地進入電視新聞的人物,胡恩威實在不能對此等文化成就視而不見。搞垮亞視並不算難事,但「撚化」亞視卻是一大突破。

王維基以生意手法破格而著稱,但面對亞視的那一對叔侄,他的破還不算破。世上最難對付的敵人是毫無套路可循的敵人,那對叔侄連臉都不要了,則表示他們已進入了化境。今天他可以指控你王維基把亞視的影印機都弄壞了,誰知道他明天又會說你王維基弄壞過他們的甚麼機呢?

原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