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紅磡舊區小店 - 漫畫店與我】Kim

廣告
【紅磡舊區小店 - 漫畫店與我】Kim

廣告

「你把烏鴉口真係好衰。」正在上FB的女友指著電腦螢幕對我說。「真係有間漫畫店係附近結業。」

有天和女友在紅磡閒逛時,走進一間漫畫店。望著滿佈牆壁的漫畫,隨口說如果有漫畫店倒閉的話,我會來把我喜歡的漫畫通通接走。

從小,我最喜歡的消閒節目就是到樓下屋邨商場的漫畫店逛逛。還記得初次與哥哥去漫畫店時,就被一個又一個可以「推得郁」的組合櫃嚇親,數以萬計的漫畫就收藏在百多呎的小小地方裡。

放在最當眼的漫畫固然是最熱門的《男兒當入樽》《足球小將》《新世紀福音戰士》《鋼之鍊金術師》等等,但藏於背後的《潮與虎》《去吧,稻中兵團》《乒乓》《十項全能》等亦為我帶來無限的童年快樂。當然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些放著禁忌漫畫的區域,一本又一本18歲以下不得翻閱的漫畫,一個又一個仿似帶有特別意思的書名,在我眼中是多麼的赤裸裸。需知道要避開密密麻麻的顧客及那個一眼關七的老女店員,踏足那個區域拿起任何一本漫畫都是需要無比的勇氣和機智,縱使最後翻開才發現是《犬夜叉》也好,那種勇氣都是我們長大的明証。

我每次到漫畫店都是把漫畫整套借下來,拿回家一口氣地看完,否則必然寤寐思服(唔識就自己估下點解)。那時,我喜歡看店員用手寫的借書登記,看著那張殘舊的借閱紀錄卡寫滿曾看過的漫畫,就像是一種榮耀,看著就已經覺得很滿足。那時,漫畫店滿足了我們這些喜歡漫畫卻又買不起的學生,喜歡冒險的可以選擇在店中打書釘,喜歡獨享的又可以借回家,不夠錢就可以三五知與己交換看,總言之,那時候的我們有很多選擇。

慢慢長大,樓下屋邨的漫畫店開始一間「摺」一間,那又舊又黃的手寫會員卡都變成了一張張雪白的電子會員卡,漫畫店與家越來越遠,漸漸在生活中淡然地退席。直至家附近再沒有漫畫店存在,我的人生亦沒有了漫畫店。說到底,這已不是一個能讓薄利多銷的漫畫店存活的年代,在手機及網上漫畫普及的年代下,有誰願意花時間尋找被遠離自己家的漫畫店。

「喂,不如搵日去呢間漫畫店」

對於剛搬進理大宿舍的我們,不是網上FB分享這結業消息,我們還真不知道原來紅磡商場有間漫畫店(其實連紅磡商場都不知道在哪)。

剛踏進紅磡商場就已經留意到這間半落鐵閘的光輝漫畫廊。這是一間很舊式的傳統漫畫店,無數的漫畫就散佈在僅僅百多呎的地方裡,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存,最熱門的《海賊王》、最潮的《進擊的巨人》、最經典的《蠟筆小新》、最長的《內衣教父》等等的漫畫,一套套完完整整地放在漫畫店不同的櫃子上。但在這結業清貨期間,不少漫畫早已被買去,一個個的空隙,為這漫畫店添了一點點的傷感。

「有冇《黑執事》?咁果本…果本個男主角係女人黎既有冇?…」

「剛剛賣走左,另外果本係咪《1/2王子》,仲有幾本係度,你係咪要阿?!」

店主劉伯正回答一位初中女生的問題,任何漫畫問題在劉伯身上仿佛都能找到答案,這對於身為漫畫迷的我,對劉伯就有種莫名的好感。劉伯明言結業是因為自己退休,這漫畫店的利潤不高,甚至不能收支平衡,根本都找不到出路及接班人,結業彷彿就是唯一的出路。

這間光輝漫畫廊其實已經開業接近十四年,雖然漫畫店早已失去當年的輝煌,但多年下來,有一定的熟客。就短短十五分鐘,已有數位熟客前來詢問情況,更有不少是劉伯能叫出名字來的。

「的確有些人是由細睇我的漫畫大,有唔少人這段時間都來多了,最近有不少以前的熟客因為知結業而回來探我。」

現在,劉伯只希望漫畫店的漫畫可以售出予喜愛這些漫畫的人,故他把店中的二手書以半價、全新的書都以接近半價出售。「畢竟呢間店去到七月中,七月中後這些漫畫都可能係放係朋友借出黎既倉入面擺,不如就趁依家半價賣俾鍾意既人,當係小小心意回饋佢地都好。」

劉伯指著前面一包包已包好的漫畫,這些漫畫早已經被熟客訂購了。

這時,該初中生在我背後細細聲的說「不過,以後都再沒有這些書可以借了。」

劉伯聽見,會有什麼的感覺呢?欣慰還是無奈?相信常去漫畫店的人,兒時都可能曾經有一個開漫畫店的夢想,想著每天看著自己喜歡的漫畫和看著喜歡漫畫的人,似是找到那夢想與現實的平衡點,可惜這種平衡在這時代下已經找不到立足點。我望著劉伯,心中回答的卻是那兒時的夢想。今天,這夢想終究只是夢想罷。

最後,我買了一套找了很久的漫畫回家,漫畫其實還是拿在手中才是最好看的。

後記:光輝漫畫廊位於紅磡德民街紅磡商場六號,將會營業至七月中,店中仍有大量經典的漫畫,希望各位真心喜歡漫畫的人去看一看,或許再過一段時間,香港再沒有這種傳統的漫畫店。(當然不計已是CAFE式的異端漫畫店)

【本文原載於頂理Page : https://www.facebook.com/ding2lei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