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在香港上演的一場 Liar Game

在香港上演的一場 Liar Game
廣告

廣告

編按:日本漫畫《Liar Game欺詐遊戲》,是關於一個神秘遊戲的故事。參加者假如不透過欺騙、攻擊其他參加者獲勝,將會背負大筆債務敗退。主角神崎直及秋山深一卻了解到這個遊戲的本質,對手並不是其他參加者,真正的對手是為這場神秘遊戲設定規則的組織者。參加者互相猜忌分化,最終獲勝的必然是規則設定者,要勝出《Liar Game》,唯靠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及合作。這不就是香港的處境?題為編輯所擬。

上星期參與了一天由華人民主書院舉辦的非暴力工作坊,其中一個遊戲就是令參加者在遊戲過程產生猜忌和分化,造成彼此間的不信任。遊戲設計者的目的,就是希望參加者明白,制度本身的不公義,容易造成自己人打自己人的現象,造成內訌。輸了自己,遊戲設計者就嬴。遊戲去到最後時,我就想起這份聲明。

聲明要求梁振英下台無問題;要求中央政府尊重一國兩制,別插手干預香港事務我亦同意;自由行的數量要限制,我不反對,但為何要殃及新移民呢?大部份的新移民來港是為家庭團聚,都是基層家庭,他們在日常生活所受到的歧視已經不少,民間團體的朋友,為何要多踩一腳?

我昨天就陪一認識多年的朋友去入境處申請身份證。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認識她,當時她的父母已經在香港生活多年,但由於朋友出生時,父母並非香港永久居民,所以一直沒法申請單程證來港生活。九九年一月廿九日香港終審庭的判決,指香港永久居民的子女,可以享有香港居留權,無需限制其出生時父母的身份。當時大部份中港家庭,包括我的朋友,都以為終於可以等到團聚的機會,但後來在同年六月,港府指將會有一百六十七萬人合資格申請來港,香港無法承受,所以決定提請人大釋法,將終審庭整個的判決推翻,我的朋友又再失去了機會。

2002年1月,當所有法律訴訟結束後,她和其他港人內地子女一起接受遣返,返回內地重新開始生活。留在香港的父母,繼續為子女爭取居留權。每個月三次遊行,一次集會,沒有斷過。這個爭取過程,由1999年開始,持續十多年。2011年香港政府才願意利用多年來剩下總共的八萬多個餘額,讓這批含冤受屈十多年的子女去申請。我的朋友去年就是以超齡子女的身份申請,差不多一年後才獲准來港。我知道,她沒有花一分一毫去賄賂內地官員。過去兩年不少曾經爭取居權的子女,陸續透過此渠道申請來港,他們亦沒有支付內地公安部門任何費用。

入境處一直有介入這些申請,他們負責核准申請人在港親屬的資料和關係,存疑的話會要求雙方家人驗DNA。我無意為貪污者說話,亦肯定在單程證的申請過程中有貪污的成份,但提出要求香港有審批權的朋友,我想問香港收回審批權後,大家是否同意,仍然是以家庭團聚作申請的基礎?

如果大家都認為內地貪污問題嚴重,交香港審批可以解決問題嗎?我亦不樂觀!已故的居權家長林道成先生,多年來一直向保安局投訴中聯辦,指其官員直接介入居港權事件,分化家長。林先生指出,中聯辦威脅家長,要求家長停止以遊行請願的抗爭方式,改為去他們的子組織做義工,選舉時協助拉票,然而私底下向他們的子女發單程證。這些投訴持續了接觸近十年,保安局仍然沒有處理投訴,家長們向傳媒投訴過,向廉署投訴過,之前亦有去信曾蔭權,但一直石沉大海。多年來港府沒有任何政策去協助這批家庭,求助無門,就令貪官有機可乘。

我們的父母輩,祖父母輩,不少都是移民,他們為香港的基建,為香港的經濟付出不少血和汗,但為何當我們的生活環境比較安定時,就要否定新移民?不少新移民在香港辛苦的工作,為的只是一餐安落茶飯,穩定的生活環境,難道他們就沒有權利去追求較理想的人生嗎?

這十多年來,人大釋法了很多次,第一次剝削港人內地子女的居留權,第二次令我們全香港人失去 0708普選的機會!其後的幾次,已經因為太頻密,討論和關心的人已經不多。這是我們一直擔心的溫水煮蛙現象,一早已經出現了!人大於99年直接介入香港事務,破壞香港的法治,推翻終審庭的判決!促成這些現象的人,包括許多排斥新移民,對中港家庭有偏見的大多數香港人。

自己人打自己人,自己人去分化自己人,讓窮人鬥窮人,這才是真正的社會分化,撕裂社會呀!這些衰野一直都是由建制派和香港政府去主導,不少新移民因為怕再被攻擊,很多時都有口難言,有苦自己知,我們即使不能夠幫忙改變現象,但亦請別再在傷口上再洒鹽了,可以嗎?

更多可見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香港人權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