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小白貓

小白貓
廣告

廣告

想不到,貓真的來了叩門。他叩門的方式很獨特,以身體磨蹭鐵閘,不願離去。

那是在島上流浪的小白貓,打從嬰兒期就駐守島上,愛撒嬌的個性在幾個屋苑之間也很吃得開,常常尾隨在管理員先生身後一起在島上巡邏,像一頭忠心的小狗。

「你仍然在餵他嗎?」那天,碰到管理員先生和貓,我這樣問。

「是的,一天兩餐,還有許多人都在餵他。」管理員先生答,貓已急不及待躺在地上露出肚子,那是要人跟他玩耍的姿勢。我蹲下去逗他,管理員便走遠了。

玩了一會,我告訴貓:「要回家了﹗」便站起來,但貓不依,「喵~~」那拖長的聲音要人留下來的意思,我沒有停下腳步,他便送我到走到樓下。「再見了。」我轉過頭去對他說。「喵~~」貓仍然不肯罷休,竟然跟我走上樓梯,走了一層又一層,我打開了門,眼看他快要到達,趕緊關上鐵閘。貓在閘外張望,探視房子,那是想要進來的意思。

「現在你知道我住在什麼地方,以後如果餓了,想要食物,可以來這裡。」我隔著鐵閘對他說。「喵~~」他不情願地叫,用身子擦鐵閘。

當貓只有幾個月大時,我曾經打算抱他回家。他從小就很可愛而且異常活潑,許多人喜歡他。那夜,他在一棵樹上跟樹葉和影子打架,不亦樂乎,我看著他,突然就打消了要收養他的念頭,要是把他變成家貓,他就會失去那個多姿多采的世界,以及許多充滿善意的路人,還有,那個他已當作主人的管理員先生。

貓在鐵閘外,要是我給他進來,便會立刻替他洗澡、杜蚤、然後抱他去做絕育手術和打防疫針,以後的日子,當我外出了,他只會被四面牆壁包圍,他會在陽台上看到曾經熟悉的街道,以及那個管理員先生,但無法再走他們之中,這些都是貓始料未及的。

貓走到樓梯,離去之前,回過頭來,竪起尾巴,睜著圓大的眼睛,深深地看著我:「真的不讓我進來嗎?」他問:「為什麼?」

「你不會捨得外面的世界。」我想。既然不能給他最好的,那就不要互相佔有。

貓就這樣消失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