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大馬選舉:網民起義

大馬選舉:網民起義
廣告

廣告

(Ah Lye 面書上一幅勉勵伙伴的圖)

(獨媒特約報導)前天柔佛南州有三個區不夠監票員,網友 Ah Lye 在面書發了一個呼籲,結果第二天有過百名義工,到選區報名做義工。

在面書上認識 Ah Lye 大概兩三年,記憶中是因為他回應我在獨媒一篇有關大馬淨選運動的文章,後來我透過面書跟他做訪問,每逢大馬發生甚麼大事件,我就會請教他,昨天終於跟他碰面了。

Ah Lye 從事 IT 行業,大學時並沒有參與學生運動,但頗關心社會事件。2007年,民聯為了準備2008的選舉,發起第一次淨選運動,Ah Lye 參加了遊行,開始較多地在面書討論政治,他希望從參加者的角度去評價社運,當運動組織者與社運的橋樑。

2011年7月9號,他參加了第二次的淨選遊行,並與其他3至4萬名參與者直面防暴部隊的顛壓,他一邊遊行,一邊把圖片放上網。因為主流媒體完全扭曲了當天的情怳,他回家後不斷的新增面書朋友,並呼籲關注事件。

大馬的政治活躍份子會把馬來西亞的反對運動追索到1969年的反對黨運動(因513種族暴動被壓下去)、1987年的社會組織(因茅草行動被鎮壓)、及1998年的烈火莫熄,Ah Lye 並沒有分享這歷史觀,對於他來說大馬的全民覺醒運動的轉淚點,就發生在709當天:「我們的問題,不是恐懼,而是政治冷感,大家只知道安頓自己的生活,不理政事。以前大家只會在面書風花雪月,但709後,大家開始 like 和 share 一些政治貼,評論也增加了。到2012年4月28日,第三次淨選遊行,已經有20到30萬人參加。」

Ah Lye 指出面書的影響力建基在其他網上獨立媒體之上。譬如說 Malaysiakini在1999年成立,而中文版在2005年建立,網站在華人圈發揮很大的影響力,成為主要的資訊來源:「現在大家還會看電視和買報紙,但主要是為了娛樂消費,社會政治新聞都在網上看。除了看以外,有一些網民更會利用 Page 的功能,搜集網上新聞,引述最重要的段落,配上醒目的標和圖像,在自己的社交圈傳遞。」

雖然面書裡有很多小圈圈,但他認為只要參與的人來自不同背景,圈圈之間會形成共鳴的效應,反而有助動員:「因為一開始大馬的面書社群都是同學、朋友和同事的社群,一點不政治,社交圈反而很多元,當面書政治化時,只要不同的圈圈有類似的政治觀點,那共鳴的效應就很大很廣,當看見自己的社交圈都有人站出來,自己走出來的動力也更大。」

除了針對網上的獨立媒體,執政黨也聘任了大量的網絡打手,去纏亂反對派的動員。Ah Lye 的對策是「慎交損友」,他在加朋友時會很小心,不會加一些匿名的用戶。而且,因為他不是政治與運動的核心人物,而是一個以自己的熱心去感染幾他人的義工,較少成為攻擊的對象:「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憑著自己的良心去做事。」

據 Ah Lye 觀察,目前在面書較積極的,都是城市的中產階級,年齡層大概是30到40多歲:「他們有一定的學識,要照顧家庭,又要交稅,經濟的壓力很重,也很不滿。而且,大家都明白到馬來西亞有很多天然資源,單就石油和棕櫚樹的收益,若分配得好,經濟會有很好的發展,但現在的情況是國家的資源被貪掉,而中產階級卻要承擔天文數字的國債。」

Ah Lye 也很留意香港的動態,相對香港的面書社群,大馬的網民比較團結,「雖然大馬有不同的族群,但因為安華作為馬來人,主動推動族群平等的政策,而大家又面對一個很強大的敵人,所以比較團結,雖然會有分歧,但最後還是會以大局為重。譬如說,在提名後,因為有一些反對派的個人以獨立候選人來參選,內部有些矛盾,但為了能成功換政府,選黨不選人成為大家的共識。」不過他估計,在選舉過後,若大馬能成功換政府,面書上的政治會開始分化。

過去兩天,Ah Lye 不斷在面書招務監票義工,「這次選舉的勝負,在於能否成功減少國陣的選舉舞弊,所以每一個票站都要有足夠的監票員。」

「五月五,換政府」的氣氛彌漫著大馬的互聯網。大馬有13,589,520萬面書用戶,滲透率達整體人口46.6%(2012),而整體的互聯網滲透率大概61%(2011數據),若網上的氣氛與現實一致,這次網民的起義將會和平推翻這個統治了大馬56年的專制政權。

Ah Lye 一邊在網上網下作衝線,一邊屏息著氣,等待這場起義的結果。

大馬選舉系列報導:
變天未成,別絕望
三個族裔,三個平衡世界裡的恐懼政治
陰招攻擊反對媒體 ﹣DDoS、ISP限制流量與木馬
五月五 換政府
國陣變好?Wake Up啦!
從導遊胡先生身上看到的公民覺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