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微筆足道

用文字和大家談足球, 寫球賽分析, 花邊新聞, 任何關於足球都希望和大家分享看法 網誌

體育

【微筆焦點】〈不要叫我迪比 請叫我孟菲斯〉荷蘭新星Memphis Depay的故事

【微筆焦點】〈不要叫我迪比 請叫我孟菲斯〉荷蘭新星Memphis Depay的故事
廣告

廣告

大家好,我叫Memphis Depay。如果大家有看今屆世界盃荷蘭隊的比賽的話,相信你應該會對我有印象。沒錯,我就是那個,在荷蘭對澳洲陷入苦戰,後備上場一腳二十多碼遠射直射破網,令荷蘭驚險全取三分的那個球員。還有在第三輪,荷蘭和智利爭奪首名出線,後備上陣攻入第二球鎖定勝局的那位。

首先讓我介紹一下我自己,大部分人稱呼足球員都是稱呼他們的姓,就如Messi,Ronaldo等等。當然你也可以叫我Depay,不過如果可以的話,我更喜歡人們叫我Memphis。如果你有細心留意的話,你會看到我球衣的背面,印着的不是我的姓Depay,而是我的名字Memphis。

我1994年在荷蘭出生,我父親是一個加納人,母親則是荷蘭人。如果你問我,我對我父親有甚麼印象的話,我會告訴你,一點印象也沒有。是的,因為我父親在我4歲那年已經離開了我和我母親,他丟下我兩母子,從此都沒有在我們倆人生命中出現過。Depay是我父親的姓,這個人除了血緣上是我父親外,他和我的人生完全沒有交集,因此,我更希望別人叫我Memphis,而不是Depay這個和我毫無關係的名字。

我9歲那年,就加入了鹿特丹斯巴達的青年隊進行訓練。雖然我的足球技術比同齡的人要出色太多,不過不知道是否因為我童年一直沒有父親,我很不喜歡其他人對我有任何的命令。但在足球學校,那些教練總是對我們不停地下命令,要我們做這樣做那樣的。有時候,如果我覺得那些命令那無理的話,我就會無視他們,甚至和他們吵起來,教練們都拿我沒有辦法。

在我12歲那年,荷甲的勁旅燕豪芬留意到我,他們覺得我很有足球天份,於是和鹿特丹斯巴達達成了協議,將我帶到燕豪芬繼續培訓,這是我第一次離開母親生活。

沒有母親在身邊管教之下,我仍然不喜歡聽任何人的命令,這令我經常和燕豪芬的教練們吵架。我記得有一次,青年軍的教練Henk Fraser責駡我的表現。我覺得這樣很沒有意思,憑甚麼我要在這裏給你責駡?一氣之下,我走到火車站,準備回我的老家鹿特丹。

這個時候,另一位教練Leenders找到我,不停地說服我留下來。我後來在想,這可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時刻,因為如果我決定返回鹿特丹的話,我可能就不會再有機會成為一個職業足球員,反而可能成為了一個職業歌手,因為我很喜歡Rap,更推出了幾首單曲,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上YouTube聽聽(哈哈!)。幸好,在Leenders的勸說底下,我決定留在燕豪芬,繼續我的足球生涯。

在Leenders一直的指導下,我開始變得成熟。在16歲那年更成功被提拔到一隊,偶然有上陣機會,更試過在正式比賽中有入球。不過後來,很賞識我的領隊Fred Rutten因為戰績不佳被辭退了,新帥並不是特別喜歡給機會年輕球員,令我一直只能以後備身份上陣。不過這次我學懂了尊重領隊的決定,我繼續努力訓練,希望將來有機會出場可以有所表現。

在2013-14球季,球隊領隊換成了Cocu。這個領隊對新人十分看重,令我成為了隊中主力。以左翼身份上陣的我,整個球季攻入了12球和貢獻7次助攻。我最擅長的就是在左路盤球推進中路,用我的右腳大力射門,或者扭過對手然後傳中。這個特點不是和我荷蘭隊的師兄Robben很相像嗎?哈哈,是的,有很多人都說我就是新小飛俠Robben。

在荷甲這樣的表現,令我成功入選荷蘭世界盃的大軍,有機會和師兄Robben同場作戰。對陣澳洲的第二戰,我軍中堅Indi因傷離場後,教練叫上了我的名字換我上場,這可是我第一次在世界盃上陣!在68分鐘,我在中路拿到了球,陣中兩個大佬Van Persie和Robben分別分向兩邊走位,伸手要我傳球。不過,這個位置射門可是我的拿手好戲,我右腳拉弓,一腳重炮將球送入死角,為國家隊全取三分,整件事就好像發夢一般,第一次在世界盃上陣就射入一個這樣重要的入球!然後,到了第三場對智利我又有機會後備上場,在補時階段接應師兄Robben的橫傳,又一次將球射入網窩。

以這樣的表現,相信大家應該已經記住了我的名字,甚至曼聯和熱刺都傳出對我有興趣。不過雖然我兩場比賽入兩球,最重要的還是球隊取得勝利,國家隊來到淘汰賽階段,請大家留意我的表現吧!

(先聲明這只是筆者的創作,並不是Memphis Depay的真正個人自白。純粹想嘗試一下代入一個球員的角度,用第一身的型式寫作。希望大家會覺得有趣!)

(所有文章皆為原創,請Like我們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