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偉謙

《工人文藝》執行編輯,屯門樂活書緣打雜。 苦難的過去,彰顯歷史的沉重與當下的珍貴,痛苦的抉擇與糾結的回憶,傳遞給人沉穩的力量和頑強的勇氣。於是,一種勇敢面對未來艱險的鬥志油然而生。 先祖三代,由19世紀中期,是自廣東新會到三藩市的定居華僑,一直到父親一代移居香港。 畢業於嶺南大學及城市大學 , 註冊社會工作者,店員,詩人,輔導治療師,書迷,愛好中國文化,終身抱現象學式態度的哲學研究者,不能養狗的狗迷,經常抱著社會主義的盼望,但絕不是史達林主義者。 樂活,讀本,人生。 網誌

性別

。影界。深藏於土,禮葬於心,讓你穿上整身禁止的顏色 : 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映後感

。影界。深藏於土,禮葬於心,讓你穿上整身禁止的顏色 : 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映後感 。影界。深藏於土,禮葬於心,讓你穿上整身禁止的顏色 : 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映後感
廣告

廣告

深藏於土,禮葬於心,讓你穿上整身禁止的顏色 : 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映後感

鄭偉謙

在這樣的異世界中,戰場是如此的含蓄。

電影開端一位英國士兵因為指責日本士兵涉嫌性侵被責打 : 「一開始,他只是幫助我傷口換藥,這樣,就連續換了三個晚上,他本來……非常友好,但昨晚,他突然…..」

這種隱秘的同性之愛,於戰俘集中營裡瀰漫著,飾演凶神惡煞的日本軍官的北野武問道 : 「難道所有的英國人都是同性戀的 ? 你們都怕同性戀。武士就不怕 !」勞倫斯說 :「雖說戰爭創造了(同性之間的)同胞之愛,但並不意味著每個士兵都是同性戀。」

西里爾斯 從一開始就被以為是有沾染坂本龍一飾演之長官靈魂之嫌,一次坂本龍一違反了禁食潔淨靈魂的命令,有一個士兵到監獄殺他,他被抓住了:「我明知這樣會死,我也願意赴死,因為他是一個迷惑你的魔鬼! 」他一把刀就插入了他的腹部,他是為了長官而死,而且非親非故。

這一切彷若浮世繪,我大概在這裡已經感到入舌即斷。

諷刺的是,只有在你死我活中的戰爭中才可以把穩定社會中的捆綁的規範打破麼? 而且,人的感情還要在如此扭曲的環境,人性的崎壞,戰爭的殘酷,才可以發揮一丁點兒的光輝。

事實上,片中充滿了西方及東方在價值觀的不同,當西里爾斯為了死去的同胞,攜帶著花以表同胞之間的愛時,日本士兵們卻以為他們是縱情,西里爾斯大擔的把所有的花食掉,這裡以大島渚的經典鏡頭呈現這個舉動,他被打的背後,不又是與上面死去士兵為救同胞命運的愛,是一樣的犧牲嗎 ? 之後西里爾斯逃走得了,接武士道慣例,只要他願意面對面的決鬥,他就可以回復自由身,致使死了,他也可以有和死去的日本士兵一樣的最高榮譽。然而,西里爾斯只是莞爾一笑,恍惚他可以就此在刀下一死,鼓枻而去。「在英國士兵眼中,沒有什麼是好羞辱的。」

另一個西方及東方的衝突,發生於坂本龍一及勞倫斯之間,坂本龍一為日軍要求他們看殘酷的剖腹自殺,對傷患俘兵的不尊重,在沒有證據下指控攜帶收音機,而隨便找人問罪等,與北野武等爭論 : 「在這樣,這樣是一種榮譽 ! 而你們卻把魔鬼引來」。勞倫斯,一個與日本人打了交道十多年的英國人,他也忍受不了,那被野心的戰爭扭曲得毫無高尚精神的所謂「榮譽」 : 「我不會為你而死的, 是你那些可惡可憎的神,是他們把你扭曲成這樣的,願可憎的神在地獄中受死…」

似乎一切都預表著寧靜的宿命,西里爾斯及勞倫斯,被打入牢獄之中。

西里爾斯一直都是孤獨的,就如第一次被拘留,他事實上等待著未知的死亡,他禿言自語,神情自若,擬似梳洗,自然自語,像是等待吃一頓來自伯明翰的早餐一般,他堅決、勇敢、不可一世、如一隻自由的在深海浮沉的巨鯨。

再一次打入牢獄,我們們才發現他樂意赴死的原因,是因為他欠了他弟弟的債。渺渺道出他的往事,一次決定,他以為傷害了弟弟。而這就是他為什麼願意為了兄弟緣故而犧牲。他的回憶如此使人抑息。

最後坂本龍一昂首,以最殘暴的方式懲戒那些靈魂懶惰的人,而且堅信他是正確的,他有如西里爾斯的堅定,堅信自已的理念是絕對的。西里爾斯仍然是拿著花,繫著圍巾的小子,闊帽蓋著蓬鬆的黃發,下面眼神的堅毅晃如洞見一切價值,準備犧牲,望了望世野,輕念「架勢不錯」。當指揮官將將被宣佈處死,西里爾斯站定了,擼起袖子,慢慢走出來,然後溫文的扣起釦子。吻了。

坂本龍一,並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其實,他知道的,是他一直保護著西里爾斯。由始至終。至西里爾斯死的一刻,他割下西里爾斯的一簇頭髮,奉於神社,與眾英雄共在,因為坂本龍一知道,這一吻不是在救將處死的英國長官,而是救了坂本龍一的靈魂。

大島渚敢於正視自己民族的劣根性,但也對於日本民族精神中,追求高尚,敢於承認錯誤的特質顯現出來。正如大島渚透過勞倫斯的口中所言:「就像有一天,你和世野井都斬釘截鐵認為自己是對的,事實上,當然,沒有人是對的...」北野武沈重的思考了一會,勞倫斯也在想,這原本是不需要發生的戰爭,那為何雙方都殘酷到如此地步。 「西里爾斯的死,不但在世野井上校播下了種子,我們都分享了這種子成長的啟發。」

在這與世隔絕的島嶼,錯誤的戰爭使我們擠壓成對立的世界。在這個只有同胞之愛才能維持生命意義的空間,凝練人類的本性,充滿憂鬱的熱帶,卻創造了異常寒冷的聖誕,這是不容許憐憫的戰爭,播下了人類教訓的種子。

就如原小說中勞倫斯為了告知世野井,已攜帶西里爾斯的頭髮放於神社之中,而且写信来感谢野井的諒解,附带一首小詩上說 :

  In the spring, 
  Obeying the August spirits 
  I went to fight the enemy 
  In the Fall, 
  Returning I beg spirits, 
  To receive also the enemy 

「春天紛繁
攜帶家龕的神靈
我上前迎撃

秋暮落花
求歸塵世的靈魂
我擁抱敵人」

接下來是仿佛陷於沉默的,由坂本龍一所作的歌曲。

剩下的是Sylvian & Sakamoto 的Forbidden Colours,迥縈著 :

「 My love wears forbidden colours
  My life believes 
  Senseless years thunder by
  Millions are willing to give their lives for you
  Does nothing live on?
  Learning to cope with feelings aroused in me 
  My hands in the soil, buried inside of myself 」

(此文謹獻給無數的不同性傾向人士,尢其獻給受家暴傷害,訴諸法律及社會福利機構求助無門的同性及雙性戀人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