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MPF大騙局

廣告
MPF大騙局

廣告

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網頁截圖

政府發表施政報告,部分輿論(卻是十分有影響力的部分)針對其中的扶貧措施,一再以「福利主義」和「無視財政紀律」作出猛烈批評,背後的權貴哲學(卻披著「自由主義」之名)令人齒冷。

就筆者看來,報告令人憤怒之處,是不少人經已指出的:沒有包括「取消以強積金「對沖」僱主應付員工的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這個特首選舉承諾。

有關這個不義的失信已有不少人作出論述,筆者不打算再作補充。我想借此帶出的,是「強制性公積金」(Mandatory Provident Fund)這個在香港推行了超過十三年的退休保障制度,本身便是如何荒唐混賬的一回事。

我們必須認識的,是這種荒唐混賬的事情並非香港獨有。正如無數在香港發生的事情都是世界潮流(筆者稱為「逆流」)的反映,退休保障也是如此。事情要回溯至1979年戴卓爾夫人上台和1980年列根上台所推動的「新右回朝」。以「芝加哥經濟學派」為首的「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大肆把政府妖魔化而鼓吹市場化(marketization)和私有化(privatization),表面的理由是打破官僚主義提升效率,實質是把所有東西都變成一盤生意以盈利。煤礦、鐵路、郵政、電訊、供水、教育、醫療甚至社會保障於是一一陷落,香港的「領匯」只是大潮中的一點浪花。

就退休保障而言,舊有的「固定收益計劃」(defined benefits scheme)被一步一步改變為「固定繳款計劃」(defined contribution scheme)。前者是採取「隨收隨付」(pay-as-you-go)的財務方式來計收保險費,僱員無需從所得工資中再作供款。更重要的是,他們退休後的每月養老金金額是預定和得到保證的。至於後者,僱員的繳款固定,但最後所得的福利則毫無保證。事實是,他們被逼拿養老金來參與全球金融投資(投機)的遊戲,其結果可以是贏也可以是輸。但有一點是清楚的,無論贏輸也好,真正的贏家是管理費一文錢也不能少收的積金管理公司。市場化的結果,是養出多一批肚滿腸肥的金融大肥貓。

世上沒有什麼東西是必然的。退休保障的私營化是「新右回朝」最重要的一步。在美國,直至九十年代初期,「固定收益計劃」(DB scheme)仍然是保障制度的主體。但到了九十年代後期,「固定繳款計劃」(DC scheme)的金額已經大大超越前者而成為退休保障的主流。到了今天,「退休保障基金」(pension funds)已經成為了全球金融市場中最大的一塊肥肉。而這些基金到處追逐無法滿足的超高回報,是世界金融動盪的一大源頭。

請想一想,如果所有香港打工仔的供款過去十三年都由香港的外匯基金管理,我們的退休保障會較今天的好多少倍?(代價是少了一批金融肥貓。)更宏觀地看,我們的生產力較五、六十年前超出多少?全球的財富又增長了多少倍?那時我們(以美國和歐洲為例)可以為退休的員工提供穩定的生活保障,為何到了今天反而不能?(新入職的香港公務員如今已經沒有長俸福利。)所謂「人口老化」只是一個借口,以DC取代DB,難道便能夠對抗人口老化的問題?

再宏觀的一點看,「新自由經濟主義已為人類打開通向無盡繁榮的金光大道」這個瞞天大謊,已被零八金融海嘯所徹底打破。但闖下彌天大禍的超級權貴不但沒有受到絲毫懲罰,還提出了所謂「緊縮政策」(austerity),實質是要窮人為富人的罪行「埋單」。傳媒還不斷渲染「民粹主義」的為禍,謂人們(如希臘人民)「依賴成性、好逸惡勞」,所以是咎由自取。這是在人民的傷口上撒鹽。

畢菲特說得好:這是一場階級戰爭,但發動戰爭的不是窮人而是富人,而且富人正在節節勝利。請大家睜開眼睛看清世局,不打破新自由主義的魔咒,世界的公義沒有希望,而香港的中央公積金亦永無希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