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不容公器私用,終止亞視牌照——獨立媒體(香港)就無綫電視及亞洲電視節目質素意見書

廣告
不容公器私用,終止亞視牌照——獨立媒體(香港)就無綫電視及亞洲電視節目質素意見書

廣告

不容公器私用,終止亞視牌照
獨立媒體(香港)就無綫電視及亞洲電視節目質素意見書

電視乃大眾傳播媒介,引用政府的言詞,它是「最普及」、「對社會產生最大影響力」的服務,也是市民了解和分享社會近況的重要渠道。近年香港市民對公共事務興趣大增,然而,由於商業和政治的原因,兩家電視台投放在時事節目的資源卻似乎越來越少,亦甚少諷刺社會時弊的劇集,與社會脈膊和市民期望嚴重脫節,失卻大眾媒體作為社會探針和社群黏合劑的功能。

獨立媒體(香港)(下稱「本會」)一向關注本地媒體政策及言論自由之發展,對於兩間免費電視台的節目及質素每下愈況深感憤怒,並藉這次諮詢譴責亞洲電視連番公器私用的行為,要求政府終止亞視的免費電視牌照,儘快發出新牌照吸引更多具實力的經營者,打破現有的壟斷格局。

不容公器私用,終止亞視牌照
眾所周知,亞視近年越來越少生產本地的劇集,靠購買台韓和國內的劇集和重播節目去充塞時間。自2011年開始,亞視每天有三成的時段為重播節目,期間更出現同一節目一天重播四次的「創舉」。廣管局於2012年亦因接獲觀眾投訴,敦促亞視要善用大氣電波。

很明顯,亞視不單浪費大氣電波這寶貴資源,亦沒有為香港本地的影視業發展盡一分力,如此不堪的經營者,早應退出市場。

更甚的是,其講談節目,如「高志森微博」、「我要做特首」、「把酒當歌」等,長期生產一些低質素、片面和偏頗的意見,把公共的資源變成一少撮人的個人宣傳。儼如報章社評的時評節目「ATV焦點」,不斷散播誤導公眾的言論,在反國教期間多番抹黑運動,結果收到四萬多宗投訴,被通訊局警告。

為了反對政府發出新免費電視台牌照,亞視更利用「微播天下」的節目抹黑競爭對手王維基,又直播員工的反發牌集會,通訊辦再收到二千多宗投訴。這些例子均說明亞視一直利用大氣電波去作個人、機構和政治宣傳,無視公眾利益,公器私用。

此外,亞視的新聞製作亦未能持平,大部份的新聞報導均大幅引述建制政黨和政府觀點,反對聲音均以旁白輕輕帶過,令公眾無法全面了解爭議。2011年,亞視有關江澤民死訊的「獨家」虛假報導,更揭露了高層干預新聞部的問題。

我們又豈能讓如此殘破不全、漠視專業、毫無誠信的經營者,繼續佔據香港的大氣電波?因此,我們要求政府立即終止亞視的免費電視牌照。

廣告娛樂主導,有負眾望
相對亞視來說,無線的確投放更多的資源在節目製作,然而,電視台卻因為政治與商業等考慮,使節目質素低落,有負公眾期望。

香港大部份膾炙人口的電視劇均於社會脈膊互相緊扣,如九七前的《大時代》談的是瘋狂賭命般的股票市場,還有始於80年代的時事處境劇,每天以大談社會熱話,但這些針對社會時事的主題,因為電視台非政治化的取向和置入式廣告的需求,近年變作家庭或辦公室處境劇,以便在道具中置入廣告產品,結果劇集變得毫無社會面向。即使偶有針對性的主題劇集,如《缺宅男女》,內容也避談政治,甚至比起國內同一主題劇集《蝸居》更遠離政治。結果,劇集內容走不出幾個套路,脫離社會和公眾關心的議題。

至於資訊性的節目,在贊助商主導下,充斥對飲食、旅遊或綜藝等消費娛樂內容,內容重重覆覆,大部份都是商業宣傳。較深入的紀錄片、音樂文藝品評推介節目,幾近絕跡,無法擴闊市民視野,亦未能照顧社會不同階層的需要(如長者、青少年、少數族裔、傷健人士、體育文化愛好者等)。

無線對新聞和時事節目的投入也不斷減少,與此同時,由節目部製作、佔了原來時事雜誌黃金時段的《東張西望》,選題偏頗,避重就輕,欠缺起碼的新聞專業水平,把新聞時事娛樂化。去年推出的時事講談節目《講清講楚》,被眾觀投訴為官方喉舌節目。

事實上,近年無線在新聞處理手法上,經常被市民詬病,如2009年六四廿周年,無線沒有把新聞放在頭條,被戲稱為「CCTVB」,有市民更舉牌抗議「無線新聞,是是旦旦」。

無線因為壟斷的關係,收視率持續高企,但市民對它的不滿與失望卻有增無減,我們需要更多的免費電視台,透過打破壟斷,改善目前的節目質素。故此,本會促請通訊局立即發放三個新增免費牌照,並適時向公眾匯報最新進展。

註:通訊事務局正邀請市民就無綫亞視的節目質素及種類發表意見。今日 (2/4) 是最後機會,大家請將意見以書面方式郵寄至灣仔告士打道5號稅務大樓39樓、傳真至2507 2219或電郵至[email protecte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