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對10月26日廣場投票的幾點看法

對10月26日廣場投票的幾點看法
廣告

廣告

學聯剛宣布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於本周日(10月26日)發起廣場投票,要求佔領區內的市民就以下兩個議題投票:

1. 要求討論政改的多方平台,可以處理2017年或之前的政制問題
2. 要求民情報告有決議性質或憲制效力

投票市民必須親身前往佔領區,並提供身份證及手機號碼作認證。有關安排於公佈後惹來頗大的爭議,本文則嘗試就學聯及佔中三子發動廣場投票的安排作出幾點分析。

首先,不少人質疑廣場投票等於「投贊唔贊成阿媽係女人」,他們的理據是不用投票也能得知佔領參與者必然支持廣場投票設定的兩個議題。那學聯與佔中三子為何仍要多此一舉地發動廣場投票?必須指出,發動廣場投票的主要目的是為可能出現的第二輪對話鋪路。戴耀廷於接受訪問時指出,政府代表於對話時不斷質疑學聯不能代表所有人,是次投票正可讓學聯獲得更強授權。周永康亦認為是次投票結果將直接反映市民是否支持學聯的決定。觀乎戴耀廷與周永康的言論可見,學聯與佔中三子很可能已就第二輪對話展開預備,並希望藉廣場投票取得民意授權,從而於第二輪與政府的對話中取得設定議題(agenda setting)的主動權。由此可見,廣場投票實有其現實意義及政治作用。

此外,進行廣場投票更有形塑優良政治文化的作用。佔中三子發動佔中不單單是為爭取真普選,他們同樣著力於宣揚民主社會所重視的諮詢與協商等元素。觀乎佔中的前期工作如民主商討及全民投票等,其實正是一場優良的公民教育課,對形塑香港的政治文化產生正面作用。這次廣場投票亦不例外,戴耀廷已表示廣場投票前將會在佔領區舉辦討論會,讓市民有機會就議題作出討論。和平佔中運動曾就如何形塑協商文化作出闡述:

「既然和平佔中是爭取民主普選,理所當然地,決定的機制也應是符合民主精神,不應由一些人或一些組織去決定,而應是由所有和平佔中的參與者去共同決定。但要使這民主議決程序有更高的民主元素,和平佔中的參與者應有充分資料、了解不同方案的正反觀點,及聆聽其他人(尤其是持不同意見的人)的立場論據後才作出決定。商討的程序就是要達到此目的。」

民主的建立從來不限於完善選舉制度,政治文化是否健康同樣重要,否則只會出現低品質的民主。形塑優良的政治文化正是推動廣場投票的另一重要意義。

廣場投票另一爭議點在於規定投票者必須提供身分證號碼及手機號碼,很多人擔心這等於變相強迫佔領者承認自己非法集會,而若資料被盜更可能為日後的逮捕及檢控提供證據。先不論投票資料會否輕易被盜取(6月份的全民公投資料到現在也沒有流出)以及有關資料能否成為檢控證據等問題,在此只想集中討論一點:我們不是正在進行公民抗命嗎?既然我們已作好被逮捕甚至入獄的準備,我們為何這麼害怕資料被盜取?既然佔中三子及學聯正在領導一場公民抗命的運動,而認同佔中理念以至已作好被逮捕準備的人更早已清楚計算代價,提供個人資料作投票認證(請緊記,提供個人資料不等於公開個人資料)實在沒有什麼值得害怕。當然,若佔領者真的仍未做好公民抗命的準備,並擔心投票資料很可能會流出,其實大可不參與投票,畢竟他們已為佔領行動付出相當多了。根據佔中的行動原則,參與佔中的人「要由自己去計算清楚個人願意為香港的民主普選付出多少的代價,並按此決定多大程度參與」。學聯及佔中三子舉辦廣場投票不代表強迫所有佔領者必須進行投票,佔領者仍是有選擇權的。我實在認為以「強迫投票者承認自己在非法集會」作為對廣場投票的質疑實在是相當無力的。

最後,我認為是次投票必須安排於金鐘、旺角、銅鑼灣三地同時進行,否則只會造成佔領運動的分化。但願佔中三子及學聯能認清此點,作出最合宜的安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