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埋黎學下野——新媒體百寶袋

埋黎學下野——新媒體百寶袋
廣告

廣告

之前一篇走馬看花的介紹了在印尼的transmission asia pacific的參與者,今次輪到幾天下來學習了的新技法。先旨聲明,可能出於筆者的孤陋寡聞,但實在是太多有趣的橋,情不自禁要示範無知詳細記錄。看到覺得有啟發的不妨拿去用,但記得,一如creative commons其中一種license,最好就是attribution-derivative-share alike啦。

印度的community building

在社區內設立一台輕觸屏幕的電腦,上面有幾個按紐。其中一個是關於電腦所在位置附近的老建築的短片。另一些按紐是一個模擬開關燈制,電腦內備有社區內某些大廈燈火完全熄滅及全開著的照片,從同一位置同一角度拍的照片,碰一下輕觸屏幕,就顯示燈全關的照片,再一下便是全燈光全著的照片。

另外一招看來很高科,但其實很並不很複雜的community building小玩意是,在社區的不同角落,裝一部連了線的電腦,加上web cam及咪,讓不同角落的人隔著不很達的距離對話。又是那些we嘩鬼叫的小朋友,爭先恐後的掙著對別的地方的小孩唱歌叫陣。此時此境,單靠想像也像看到那種歡天喜地的場面。

這難道不就是benedict anderson所說的想像共同體的it版嗎?

廣播游擊隊

先看看這條片。telestreet泛指在意大利的獨立廣播運動。一幫意大利人,在一間廢置了的舊屋中,設置無線發射的器材,在特定的時間進行無線電視廣播,由2002年開始,幾年間已有二百個類似的發射點在意大利出現。

在意大利,百份之九十的電視擴播直接或間接由意大利總理兼首富貝盧斯科尼控制,當中包括國營電視及四間商業電視裡的三間。就在背境中,這班意大利版的曾健牛理解他們在做的,便是以很便宜(或者說很平民大眾化)的價錢,在基本上為政府壟斷及滲透的媒體空間裡,不斷的創造一些暫持性的自主地帶(temporary autonomous zone),所以運動本質上便具備了無法迴避的政治性。簡介的澳洲朋友沒有提及運動近日的發展,然而,由一至二百個電視台,電視節目的質索及投入的行動者數量怕且不是甚麼限制的因素。

筆者當然第一時間想起香港的曾建牛,及他一班游擊民間電台的同志。後來又聽到有印度的朋友說,印度現行的法例規定,發射範圍少內五公里的地區電視台,並不需要領牌。這政策促成了地區電視的訊速發展。條例還規定,地區電視必需有不少於百分之三十的社區節目。一些比較有批判精神的電視製作者,幾乎已成為地方政府的施政構成壓力。

game and machinima

這基本是一個遠超本人理解範圍的領域,一路發呆的張大口得個聽字——但必需強調,齌聽也是無比震奮。

先來一個大家可能玩過的遊戲。麥當勞遊戲。麥當勞多人鬧就係人都知,但唔知麥當勞抵鬧的人當然更多。有甚麼方便不用硬橋硬馬的訓示不懂的人麥當勞究竟是做甚麼的呢?這個遊戲便詳細的教導你,step-by-step,由農場到牧場,由門市到總部,麥當勞究竟如何運作。老實說,要操作的環節多如繁星,筆者總是玩沒多少便把整個集團敗了,破產收場。裝模作樣也好,先把露骨的批評收起,詳盡的把對手的手段示範,然後換個位置讓玩家豪遇地扮演這個全球化巨無霸。整個介入的姿態就不同了。更多其他遊戲,可看這裡

然後有個更勁的,叫machinima。筆者自小都少打機,尤其是今天萬人空巷前仆後繼的online game——據稱已整個工業總共的產值不比音樂及電影產業的總值低。如此先進如此如此發達的遊戲世界,有些創意無限的玩家便想出以遊戲本身的引擎來創造別的角色別的故事,或乾脆以遊戲的角色及場境來構作一些與遊戲故事本身無關的情節。看過一個很無奈的,兩個全副武裝的戰士在一個類似山谷的地方問我是誰,為甚麼會在這地方出現等。玩過原本halo這遊戲的說不定會心微笑。

另一個更加利害。回應法國社會的種族問題,有高人做左一條叫french democracy的片。基本上是法國社會非白人的一辯。法國國旗上三種色所代表的自由和平友愛,怎樣對非白人而言都都像謊話了?而經電腦動畫中介過,奸詐的人的面目就更可憎了。

知識產權之戰

聽了很多不同的東西,最想向大家推介的,是一個戴著比賽面具的實驗。話說幾年前英國微軟搞了一個短片比賽,名之曰thought thieves。邀請參加者製作短片,大揭翻版如何把創意和想法偷走。美國一些朋友看見當然callnowyeah,怎樣賊喊捉賊了?他們便沿用相同的名稱,但賊字最後的s字變成了$字,搞了個thought thieve$的短片比賽。

比賽的意義,當然是表揚一些創意十足的參賽者,甚至透過參賽者認真的思考以甚麼概念來製作參賽的作品,在過程中整個人都政治化了(據美國朋友指,有些原本做開mtv的video maker,倒真是從此政治化了,經常創作政治含金量高的短片)。然而,更重要的economy在於,引來了一班創意十足的copyleft兵團,把版權及創意之間複雜的問題,鬼斧神功地以三五分鐘的長度勁射出來。作品製成後流入公共領域,其他人便可以以這些快速、有型及精準方式接觸這些問題(例如這條,真係好好睇),所謂流芳百世。

掛一漏萬,但也得提一個例子。有位印度朋友為了動員群眾上街參與反對同性戀刑事化的立法剪了條片,借了斷背山的音樂,但把大量bollywood電影中具有同性戀暗示的場面剪了進去。非bollywood觀眾看會覺得有趣,bollywood愛好者大概便是覺得感觸良多吧。

照片來自這裡,一班geeks在討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