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寶琳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 網誌

中國

胡露茜:民间先知讲章-超越国族的界线

胡露茜:民间先知讲章-超越国族的界线
廣告

廣告

(文章原載於最新一期《時代論壇》)

最近有两件事令我感到相当震惊和不安。

第一件事是读到一篇中国留学生王千源的自白书,讲述她在美国杜克为了调解中国与亲西藏两方抗議阵营的同学所遇到的可怕经历。因为她相信透过对话,让大家从一个更宽阔的视野开始思考,必定可以增加彼此的瞭解;可是她的努力不但不被欣赏,反而招来同胞的痛,认为她身为中国人,便应该站在他们那边。抗议事件後,她不断接到恐吓的电话,连她远在中国的父母亦收到死亡的威脅。

另一件事是当奥运火炬在香港传送时,港大女生陳巧文因手持雪山獅子旗,目的只想表達自己對西藏問題的意見,不只遭到網民圍攻,甚至被香港記者現場破口大罵。

以上的事件令我不得不再深刻反思基督徒如何爱国的问题。

对基督徒而言,国家的权威并不是绝对的,保罗在罗马书十三章有关劝谕初期教会基督徒对当权者的顺服,并不是毫无条件的。因为当政者的权力都是从上主来的,他是上主使用的仆人,他的职责是要秉公行义。

在爱国的问题上,基督徒亦可参照旧约的先知传统。先知作为上主的仆人,需要按上主的旨意,对社会不公义的制度提出批判,并且针对在世的权柄及君王说话。列王记上廿二章记载亚哈王不喜欢先知米该雅,因他从来都报凶不报吉,他不像其他先知只说奉承的说话,虽然亚哈王不喜悦他的言论,他还是坚持说上主要他说的话。

基督徒的爱国情操除了敢於为正义而说真话之外,更需要培养一种世界公民的视野和胸襟,这样才不致成为盲目的爱国主义者,只求一国的利益,不惜发动侵略,屠杀异族。

笔者於两年前曾经有机会跟两位来自以色列的「拉比为人权」(Rabbis for Human Rights)的代表见面,当时他们正准备前往日本接受「庭野和平基金」 (Niwano Peace Foundation) 颁发的第廿三届和平奖。大会认为因着他们能够在充满种族宗教仇恨和冲突的中东见证公义、仁爱与宽恕的宗教精神,并且不惜冒生命的危险,伸手与巴勒斯坦人建立友谊,促进两族群的和解,以具体的行动为他们争取基本的人权,所以决定颁授和平奖给他们,以示鼓励。

其中一位拉比在分析今日猶太人的困境时,提出了两个观点,对我们反省今日中国人与藏人的问题也许有新的启迪。首先他指出今日猶太人虽然已返回故土定居,但他们仍无法摆脱纳粹时期的恐惧,以致缺乏真正的安全感,对阿拉伯人充满怀疑和敌意;此外,由於政客及猶太原教旨主义者不断推波助澜,鼓吹国族主义,认定耶路撒冷是耶和华赐给猶太人的应许之地,坚决拒绝跟巴勒斯坦人和解。所以他们每日都好像处於作战状态,无法享受真正的和平。为了谛造中东的和平,「拉比为人权」选择跨越国族主义的界线,以人道和正义的精神,为被压迫的巴勒斯坦人争取基本生活的权利,这便是他们对国家和宗教的最忠诚的表达。

从「拉比为人权」的经验,我认为香港基督徒对今日逐渐在国际的政治和经济舞台扮演举足轻重角色的中国必须提高警觉,以免堕入盲目的爱国主义,因为基督徒追求的理想乃是天国的公义与平等。我相信要真正解决中国人与藏人的冲突,我们必须摆脱狭隘的国族主义的思维,以理性的对话重建人与人的信任,在互相尊重和平等的基础下寻求新的合作和共处的方式。

最後向大家介绍一首歌,题目是 “The Line” (界线) ,原唱者是日本歌手Sawa Tomoe

爱与恨的分界在那里?南与北的分界在那里?
男与女的界线在那里?你和我的界线在那里?
那界线存在但看不见,
那界线存在世界的不同角落,生活的每一天,
是你冲破这界线,只要你愿意,
因为你就是那界线。
战争与和平的界线在那里?成人与小孩的界线在那里?
黑与白的界线那里?生与死的界线在那里?
那界线是你,那界线是我,
不再存在,再没有界线,
界线不再存在。

圖片出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