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真相烈士與謊言打手

廣告

廣告

 朋友告訴我:CCTV的網站上,報道了五天前的燭光晚會!

 久違了!實在太久違了!這個燭光晚會,已有不知多少年,無法在官方媒體中露面,讓一般的人民知道這真相。CCTV竟然這麼開明?

 怎知,一點擊連結,啊!!CCTV的造謠、剪裁技術,確實厲害得很!那天晚會,主體當然是悼念天安門的事,雖然也同時悼念四川大地震中死去的亡魂,但通篇報道都只是說「香港四萬市民燭光晚會哀悼地震遇難同胞」、「6月4日晚,許多香港市民來到維多利亞公園參加哀悼四川地震遇難者的燭光晚會」,隻字不提天安門事件。

 於是,不論是香港還是大陸的網民,談起這篇報道時,都再引用那句近日大熱的名句:做人別太CCTV。

 可是,國內對新聞媒體的封鎖,相信已不用再多說明了。那記者的報道,會否是一種曲線的方法,讓人知道香港這邊的人仍然不忘記當年的事,繼續為真相、為公義、為人道精神而默默耕魂?

 該篇報道中,雖然隻字不提當年天安門的事,但劈頭就說明是「6月4日晚」的「燭光晚會」;內文也說有「向烈士紀念碑獻花」的環節;照片中也有一幅,以遠角度拍到烈士紀念碑。只要經歷過六四事件的人,就必定知道這是掉念該事件的晚會。

 報道中還使用48000這個依球場佔用面積而統計的數字,並非警方的「報細數」。而記者把新聞放在體育版,又以圖片為主、文字主要作圖片描述的方式來報道,可能使新聞沒那麼快被上頭發現而「和諧」掉,拖長這稿子的壽命。

 不過,現在新聞都已被「和諧」掉,CCTV的網站上,該文已被砍掉了。在人們都被逼吃「河蟹」的環境裏,相信又有一些人要被迫提早歸田,但願他們不用面對更可憐的後果……

 想起來,大陸的傳媒人,要說出一個人所共知真相還是不可以,但似乎仍然有有心人;網民為突破網絡的「河蟹」大軍以、「長城防火牆」等勢力,唯有創出「五月三十五日」、「8*8」、「春夏之交」、「十九年前」等詞語,去代稱六四一詞,或用「今晚停電,要點蠟燭」等去說出燭光晚會;而蔣彥永醫生成為了人民英雄、中國良心,只因為他說出了沙士疫情、當年六四真相等真話……在這個主導權力對真話作出封禁的國度裏,仍然有人堅持真相而不竭發聲,甚至賭上了代價……

 在大陸裏「說真話」竟然是這麼難能可貴,代價這麼高!

 反觀香港這個表面上歌舞昇平、有人權自由的社會,傳媒不單玩自我審查,更玩自我閹割。傳統的盲頭左報固然不說,自詡為最多讀者的、每天印製大量垃圾的什麼「佈孽集團」為一己私利與民為敵。在大、中、小型的論壇、新聞組或群組上,在部落格上,也常見到有人對一些談及六四的發言者作出謾罵,謾罵者不但自已封口及自甘洗腦,更強迫別人與他一起;他們自己做了太監,還迫人一起做太監的社會。

 大陸是一個只能說謊言的國度,卻有人努力地希望說出真相;香港是一個可以說真話的國度,卻有人努力地迫人說謊言。諷刺,也許是世界的定律。

延伸閱讀:
CCTV:〈香港四万市民烛光晚会哀悼地震遇难同胞〉(「新春秋」網站的轉載)
陳景輝:〈十九年〉
鄧小樺:〈一件小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