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南韓新社會運動動員:反新自由推土機式發展 (Mass movement halts the neo-liberal bulldozer)

廣告
南韓新社會運動動員:反新自由推土機式發展 (Mass movement halts the neo-liberal bulldozer)

廣告

譯者:小西.阿藹
文章來源:http://www.newscham.net

譯者前言:

南韓反輸入美國牛肉的運動,持續了好幾個月,每一次的大型動員,均有好幾十萬人上街;這次動員,與以往的南韓社會有很大分別,沒有特定的領導,沒有反對的政治人物,運動主體很年青,他們搞燭光晚會,搞遊行,像嘉年華會,既好玩又憤怒,有很多新形式的運動標語與設計。搞運動的南韓朋友說,這次運動與牛肉無關,亦與反美無關,甚至與南韓既有的社運無關(在總統選舉後,大的反對派都四分五裂了)!那麼它究竟與什麼有關呢?

另一方面,高票當選的李明博,卻在短短幾個月之間被群眾否定?這對民主政治,有何啟示?台灣的馬總統大概會以李明博為鑑!這場運動對強調自主的社會運動行動者,亦會是一大啓發。

近月來,以南韓總統李明博為首的新保守政權,正受到一場自發的民間運動所挑戰。這一場民間抗爭運動最初由一群中學女生與高中學生所發起,卻是南韓軍事獨裁政權下台以來最廣大與持久的民間抗議運動。這一場運動主要反對恢復輸入美國牛肉,但在事態的發展過程中,卻觸動了南韓人民對李明博政府所實施的新自由主義政策的潛在不滿與憤怒。

本年四月,在李明博遠赴美國總統布殊位於德州的牧場與布殊會面之前,李明博同意取消所有對美國牛肉的禁止輸入限制。2003年,當美國出現第一宗瘋牛個案,南韓開始限制輸入美國牛肉,入口限制特別針對牛齡超過三十個月的老牛,因為懷疑牠們比其他牛隻更容易惹上瘋牛症。

李明博的舉動不受南韓民眾歡迎,首先已有科學証明輸入美國牛肉對南韓人民的潛在危險。其次,南韓市場早已找到南韓本土出產以及由澳洲輸入的牛肉,作為替代。對於富裕的南韓精英階層來說,由於他們有足夠能力消費價錢較高但更合心水的本地牛肉,他們固然同意限制輸入美國牛肉;而對於一般南韓民眾來說,在新的政策下,他們卻被逼購買美國牛肉。

然而,對於美國的牛肉生產商來說,南韓卻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牛肉市場(在禁止輸入政策實施以前,南韓是美國牛肉的第三大出口市場);而解除禁止輸入牛肉則被由民主黨所控制的國會作為條件,跟美國兌現美韓自由貿易協議綑綁在一起。有見及此,一群為為數不多的中學女生與高中學生在網上作出了動員,決定每天在市政廳外舉行燭光晚會。

運動由一群中學生開始


這一群學生也因為受到教育改革的壓迫而走上街頭,但他們的訴求卻被簡化為反對輸入美國牛肉。在一系列的教育改革中,由於改革的目的是希望在學生之間引入更大的競爭,並強化精英教育,這使到原本已很疲累的學生百上加斤(一名南韓高中學生每天平均需要把十八小時花在學習之上,朝七朝一)。

學生們抗議受到了媒體的注意以及南韓社會的廣泛同情。於是,在南韓這一個網絡基建數一數二的國家中,一場由網民自發組成的社會運動終於誕生。互聯網的開放空間吸引了大量針對南韓政府政策的批評與辯論,也引發了民間的無盡創意,討論應如何以不同的方式,反對新政。

這一場網絡社會運動有能耐自社會的不同層面,廣泛地吸納大量的抗議群眾。參與運動的民眾與日俱增,其高潮是六月十日舉行的七十萬人燭光晚會,而當日也是南韓推翻軍事獨裁政權的廿一周年紀念日。

跟八、九十年代的南韓社會運動的示威行動不同,這一些示威行動的特點是少一點武力,多一點節慶氣氛。在這一些燭光晚會中,不單有工人、學生以及社運份子的參與者,來自不同年齡、背景的南韓老百姓以至一家大細,亦參與其中。這一場新社會運動不單非由傳統社運領袖所領導,它在某程度上更反過來為傳統社運注入活力,讓因反自由貿易協議敗陣以及李明博政權的崛起而顯得垂頭喪氣的傳統社運領袖,重新振作。

充滿內外張力的社會運動

然而,若果把這一場運動僅僅視為一場單一議題的同質運動,這顯然是錯誤的。由於這一些示威行動具有高度的自發性,就其內在的動力機制而言,它們亦具有高度的異質性與流動性。雖然運動開始的時候,網民與社運份子之間的界線十分清晰,但隨著同仇敵慨共事抗爭,除卻一些重大的爭辯以及文化差異外,新舊兩股的社運力量亦開始愈走愈近,加深了滙合。

這一場運動的另一成果是參與者對運動議題的拉擱。表面上,運動的議題是反對輸入美國牛肉,但隨著運動的發展,參與者開始通過標語與歌唱,反映他們對李明博奉承美國政府的不滿,而運動的焦點亦開始集中在李明博政府對醫療服務、教育和水電私有化的新自由主義政策,以及他計劃在地理上已經被海水包圍、並擁有高度發展的運輸基建的半島小國興建運河。李明博競選時那些空洞而帶有民粹色彩的口號終於見光死,當他的特定政策開始面世,並受到南韓人民的持續評議與監察。

這一場運動的其中一項結果,是李明博政府的支持率由二月的75%急跌至六月的17%。一些政府內部的民意調查研究的結果甚至認為,李明博的支持率已跌至7%的谷底。由於李明博政府進入了緊急狀態,故此也做了一些具有象徵性的舉動,嘗試重新建立民眾對政府的支持。首先,李明博嘗試以有份參與解除輸入美國牛肉協議的部長的集體請辭來挽回政府的威信。同時,他也派人到華府討價還價,希望停止入口牛齡超過三十個月的牛隻。以力排眾議、把事做好而取得強政勵治領袖之譽的李明博(被南韓媒體稱為「推土機」)最終也得向南韓民眾低頭,在兩次全國的電視廣播中,作出了公開道歉,表示為沒有聽取南韓人民的意見而感到懊悔,並答允作出改變。

然而,美國國會並沒有就此罷手,幾經爭辯後,美國國會只提供了美國農民的自願臨時協議 (但並非白紙黑字的協議),承諾停止出口牛齡超過三十個月的老牛。民眾拒絕接受如此的蚊型讓步,於是抗爭持續,但隨後政府的口風與反應卻作出了三百六十度的戲劇性轉變。李明博表明,可達至的全部都做了,示威活動必須立即停止,因為這一場運動已對經濟做成了傷害,並使南韓社會陷入了癱瘓狀態。自六月下旬,政府開始使動惡名昭著的南韓警察,大力打壓示威民眾,結果在警察暴力對待下,數以百計的民眾被捕以及受傷。

壓逼愈大,反抗愈大

然而,南韓學生運動與工運的武裝傳統,卻讓這一場運動能夠以温和的方式頑抗警方的暴力。主流媒體的報導略過警方的挑釁,而把焦點放在示威者拿走路障、向防暴警正面進發等武裝行動。政府這樣做讓它能夠通過媒體弧立這一場運動,並將國家的暴力行動昇級。政府的策略可謂凑效,因為根據民意調查顯示,雖然南韓人民反對輸入美國牛肉,但與此同時,若果示威行動過於暴力,他們也希望行動終止。

不過,另一個意外的轉折卻讓運動中各方力量之間的平衡,需要重新洗牌。正當這一場運動陷入困境、走下坡之際,一群曾經在反對軍事獨裁統治運動中扮演過重要角色的著名天主教進步神父,對事件進行了介入,讓他們自己成為了示威民眾與警察之間的緩衝區。他們也支持這一場運動的所有訴求,並要求警務處長為警方的暴力引咎辭職。

神父們的行動觸發了進步的基督教牧師與佛教僧侶作出了相同的行動,而這為示威者提供了喘息的空間,並重新喚起公眾的支持。這樣的動員呼喚了成千上萬的民眾重新回到街頭,他們誠惶誠恐,懼怕李明博會像軍事獨裁年代的統治者一樣,實行鐵腕管治。


值得一提的是,南韓的工會也介入了這一場運動。有一次,南韓政府曾經下令工人把聚積在不同港口的美國牛肉運送全國,卻遭到海港搬運工人的反對,拒絕運送。在上星期,來自李明博舊公司「現代集團」(Hyundai)的四萬五千名工人,更進行了一場長達兩小時的遊行,以表示對示威者的支持。

總統陷入泥沼

然而,李明博的位置越來越嚴峻,去年選舉他獲得絶對的優勢,但投票人數卻破歷年新低。他的新自由政策並沒有具體的圖像,只是一大堆空泛的承諾和口號,他選舉的主要口號是「李明博會挽救經濟」,並指他在第一年的經濟增長會成功達到6%,而長遠來說南韓人的平均收入會增倍,成為世界第六大的經濟體系。南韓的經濟高速增長,帶來內部的財富重新分配和嚴重的貧富差距,使勞工和中產夾心階層在經濟層面越來越不安。

李明博作為現代集團的行政總裁,出了名做事堅決,亦有很多建樹,給人能把國家帶到未來的感覺;這些背景和形象,使李能利用民眾對所謂「左派」前總統盧武玄的不滿,成功當選。李的形象於南韓大選中被放大,大國家黨得到大多數的支持,相反信奉新自由的反對黨和民主勞動黨卻面對分裂。但這些表象背後,而南韓流動的政治特徵有關。

李明博要盡快恢復經濟增長,而他的計畫核心就是與美國盡快達成自由貿易協議。南韓的統治階層受到中國資本主義發展的困擾,南韓以往的經濟成功是建基於國家資本主義出口主導的發展,現在卻被中國的崛起取代,南韓要從過去那種自主經濟發展,透過資訊科技和其他服務,於世界市場中轉型。

自由貿易協議對南韓的大財團(Chaebol)帶來很大利益,相反對其他難以與美國競爭的經濟領域卻帶來莫大的傷害。然而,與大財團有實質和理念上聯繫的李明博,把資本屯積視為新經濟的推動力,所以他不單止支持自由貿易協議,更推動各個領域的私營化和減輕大財團的稅項。

早前兩任政府,很多主要官員均來自民主運動,李明博政府卻只相信自己人,包括大財團和極其保守的基督教教會的代言人。前兩任政府因為與民主運動的合作關係,使大型的群眾動員較難組織,李明博則無法平息群眾運動。

結果,他上任後第一個主要任務就面對廣泛的反對,而且這些反對力量並不是來自既有的社會運動組織,而是一些本來不太活躍的群眾,使政府更難控制。

南韓與美國簽定的自由貿易協議,在牛肉協議未實施前,不能落實。若美國國會在布殊任期來無法落實,這協議大概不會通過,因為奧巴馬已明確表示協議對南韓財團太有利,不會重新審議。

所以,落實牛肉協議對李明博的施政,可說不容有失。可是,這政策的代價太大了,日後的私營化計畫和施政,將面對更大阻力。李的強硬手腕,使社會行動更具活力,群眾對抗拒李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更有信心。新形式的社會行動,轉化了傳統地下式經營的社運,更有力地進行廣泛的社會動員。大型的動員和與國家對峙,已開始把一些國外的投資嚇跑,而經濟的癱瘓亦導致高通賬,相對較早前的政府,李明博管治下的南韓經濟,每況愈下,他選舉時所開的支票,並沒有兌現。

未能預測的軌跡

因為這場運動並沒有中心的領導,很難預測其未來發展的方向,很明顯,它與以往的政治運動有著很大分別,李明博雖失去民意,但這些民意並沒有轉化為對反對黨的支持,情況隨著參與者的互動而轉化。

政治分析員和社會運動活躍份子均不能預測新的發展,尤其是未來的運動軌跡,沒有人敢說這場運動是否能成功停止入口美國運動,但它明顯挑戰了以李明博為首獨大的政治力量,以及其推土式的新自由發展意志,也許新一代的南韓階級運動,正從中醞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