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不用挖洞了:Wikileaks (全球反查禁運動之三)

廣告

廣告


這次布達佩斯的會議,除了全球之聲的作者和編輯網絡外,還有其他網上媒體,如Wikileaks的搞手。

其實,WikileaksGlobalvoices 並不特別友好,但因為這會議叫市民媒體高峰會,他們就不請自來了,透過傳紙仔的方法,在非官方的時段搞了一場介紹 Wikileaks的討論會。我有點驚訝,本來近百人的會議,到Wikileaks簡報時,就只剩下十來人。我因為有約,只聽了一半就離開,但因為搞手Julien愛上我每天早上買的酸櫻桃,在介簡會以外,給我解釋了 Wikileaks 的運作,在這裡向大家簡介一下。

新聞不離洩密

Wikileaks的搞手,很多都有新聞和技術專業背景,他們認為不論在西方還在其他專制國家,新聞專業實踐都在倒退,西方是公關式的新聞橫行,而新聞財團都介入了政治,即使記者掌握了新聞消息,因為上層制止,無法公開。

曾當過記者的 Julien指出,好的新聞一定會洩露一些政府或機構希望隱瞞的事情,而言論和新聞自由的真義,不是大家說著大家知道的事情,而是讓更多不為人知的事情曝光,可是我們現在的新聞,全都是被機構安排的採訪。而Wikileaks的目的,就是要洩密。

新媒體與新聞多元性

在簡報會上,他又批評Globalvoices對Blog的迷思,說隨著新媒體的增加,新聞的多樣性正在減少,絶大部份的 blogger並沒有生產新聞性的資訊,而是在複製主流媒體的內容。(這一點我是有質疑的,新媒體增加與新聞多樣性減少大概不是因果關係,而是兩者被一些共同的因素所影響。)故此,他覺得,只鼓勵個體使用新媒體或寫Blog是不足夠的,而是要生產 informative的故事,把一些被掩蓋了的資訊,披露出來。

Julien 說的當然有道理,但誰願意冒危險去洩露機密呢?尤其是中國和香港,一聽到洩露兩字都害怕。

Wikileaks現在每逢三兩星期,就有國際性的新聞爆出。Julien說,他們有很多來源:記者、公司秘書、政府官員、電腦程式員等等,只要機構要運作,只要有人,就有秘密可以外洩! 很多時候,最難的不是拿到資料,而是拿到後如何閱讀與分析當中的政治與社會意義,所以他們有一些專門負責分析的顧問成員。

機密與公眾利益

在簡介會上,有參與者質疑Wikileaks的行為是否太不負責任?他認為有一些資訊外洩,對社會整體會帶來壞影響。

Julien指出,Wikileaks中所有的機密都是有具體證據的事實(白紙黑字的檔案、影像或音像的資料),這些事實不論公開與否,都已在影響著社會和公眾。被隱藏的事實公開了,當然會有影響,但我們無法衡量究竟是公開還是不公開所造成的負面影響較大。他認為,政府有意誇大所謂的「機密外洩」所帶來的影響,以保護當權者的利益。

不用挖洞了

他們最重視的是那些證據的真確性,以及如何保障消息來源的安全,所以Wikileaks的網絡保安很精湛(Julien嘗試向我解釋他們的技術,但我真的聽不明白...),到目前為止,他們没有外洩過任何一個資料的來源。

Wikileaks較強的區域似乎是英美與非洲地區,不過與香港相關的不多,最近有一個「中宣部與歐洲衞星駐京辦的電話對話錄音」,當中涉及北京如何向Eutelsat施壓,阻止法輪功的唐人電視轉播。

若大家有秘密要講,不用挖洞了,可以找一台沒有自己個人資料登記的電腦,輔以TOR隱藏足跡,到Wikileaks轉轉。另外,他們也希望有朋友可以幫忙網站作中文翻譯,有興趣的可自行聯絡

全球反查禁運動之一, 之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