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柏威夏寺引發泰國柬埔寨兩國的民粹政治

廣告
柏威夏寺引發泰國柬埔寨兩國的民粹政治

廣告

當1998年赤柬游擊隊的頭目紛紛投降,湄公河流域終於可以度過了這和平的十年。中國近年銳意開發大湄公河次區域這塊龐大市場,參與基建不在話下,更達成多項便利交通及貿易的協議。可是,湄公河流域各國各民族的歷史紛爭,似乎並沒有因為中國鼓吹經濟共同發展的前提下得到舒緩,相反在經濟利益的誘惑下,這些紛爭卻以另一種面貌被誘發出來。

泰國和柬埔寨近年同樣經歷民主洗禮,儘管泰國比柬埔寨早起步,而且泰國經濟實力較強,可是在面對貧苦的泰國農民和工人,面對長久以來的黑金政治,民選政府的威信長期低下,新上任的總理沙瑪上任只是四個月,便要面對反對黨派的逼迫,並一直被視為前總理他信的傀儡。而柬埔寨政府在越南扶植政權的陰影下,也同樣欠缺能力帶領國家走出貧困。

在這種情況下,泰國和柬埔寨的政黨選擇並不多,而民族自豪感便成為了最方便、最容易爭取選票的政治手段。近日在泰國和柬埔寨邊境發生的事情,遠因雖然可以數到法國殖民者佔領了印支半島後,泰國在強權威迫下把柏威夏寺的屬地割讓給柬埔寨,是一件喪權辱國的事。可是,如果真正要追本溯源,柏威夏寺其實是在11世紀由柬埔寨人的祖先高棉王朝Suryavarman一世所修建,是一座古印度神廟。而在1962年海牙的國際法院早已把柏威夏寺判歸柬埔寨所有。而泰國政府也服從這項判決。可是,直到7月初,柬埔寨政府成功把柏威夏寺申報為世界文化遺產,隨即成為了泰柬兩國爭端的導火線。

柏威夏寺申遺成功意味著柬埔寨擁有開發這片土地旅遊資源的主動權,奇妙的是,泰國政府並沒有即時意識到主權爭議,據報還協助柬埔寨申遺,反對黨派看中了執政黨弱勢,打出捍衛國土的旗號,跑到柏威夏寺與當地柬埔寨人爆發械鬥,頃刻間令兩國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緊張,也令兩國軍隊隨即陷入對峙的狀態。

事實上,柬埔寨政府申遺的舉動,也可說是出於利益驅使。自從吳哥窟成為世界遺產,已經成為柬埔寨全國的經濟支柱,大量的遊客從世界各地慕名而來,創造了大量外匯收入。把祖先的遺產申遺,自然希望帶動全國的旅遊基建發展,加速改善這個極度貧窮國家的經濟。

泰國的政治派系更何嘗不希望通過大動作增加自己的支持度。較早前,沙瑪推出了一項龐大的調水工程,從鄰國老撾的俄河(Ngum)調水,貫穿湄公河到泰國東北部的烏吞他尼府。這個構想一推出,便立即受到環保團體的反對,除了因為涉及在老撾修建大型水壩調水外,而且泰國和老撾之間的協議毫不透明,老撾的環境受到什麼程度的影響民間團體無從監察。可是沙瑪堂而皇之,打著為了解決東北部農民灌溉用水長期短缺的理由,推出這樣冒險的構想,無非也是為了保住東北部農民的選票。從這個角度,反對黨派即使不同意,也不會高調反對,民間團體的聲音便顯得非常薄弱。

泰柬兩國如果真的爆發戰爭,肯定只會玉石俱焚。我認為雙方軍隊儘管處於對峙局面,但也不希望擦槍走火,因為雙方俱沒有戰爭的本錢。事實上,湄公河流域各國由於殖民地歷史的原因,存在了大量的邊界紛爭,慶幸還沒有大量爆發出來。可是,單從這事件可以看出,隨著湄公河流域各國增添更多的政治籌碼,不同形式不同起因的衝突只會逐漸冒出來,例如湄公河水資源的分配利用,通過湄公河委員會,甚至是亞洲開發銀行主導的大湄公河次區域高峰會及東盟會議這些國際平台,建立和平協商機制解決爭議,將會越來越迫切。

相關報導:
Row Over Ancient Temple May Sour ASEAN Spirit (IPS)
柬埔寨‧爭世遺主權雙方增兵‧泰柬邊境爆逃亡潮 (星洲日報)
有主權爭議寺廟附近柬扣百泰兵 (亞洲時報在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