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於「合理化」的良性與惡性的下下策

廣告

廣告

當語言無能為力時,
殺戮往往就成為另一種語言。
由家庭暴力至校園事件,
由校園殺至街頭,
當中的語意由具體變成抽象,
由有目標人物轉向隨機殺戳,
這種形而下至形而上的轉化過程,
就像由寫實主義到抽象主義,
抽象,
是因為要「表述」的東西超出了一般的「具體」形態,
當勉強要具體表現出來時,
語意就要用一種不尋常的語意去按達,
詩就是其中較典型的「代言人」。
當你要形容一個人美麗,
你可以很具體也可以很「詩」,
但一旦要形容「美」的本身,
具體言詞就敬陪末座了,
因為對象不明確!!
太寬頻太難以揣度!!
同樣,
痛苦可以來自具體的事情,
生離死別的痛苦、
災難事件的感同身受、
失戀的傷痛,
然後,
就是痛苦的本身!
痛苦已超出度外,
沒有了導體,
年青人的「界」手自殘行為,
就是一種「抽象語型」,
心內太多難以名狀的痛苦!!
沒有目標對像或具體事件要負責!!
如果這是美,
就是美的本體,
如果這是痛苦,
就是痛苦的本體!!
對於現實生活來說,
那是「不合理」化,
藝術家遇到「純美」,
他們有能力以「形而上」的表達方式去「解放」,
用詩用畫用音樂,
普通人遇上「純美」會不知所措,
會恐懼,
會急於將它「降至」形而下!!
會「急於將它具體化」!!
神愛世人!!
菩薩度眾生!!
這是他們在經歷一種「大愛」,
那種「大愛」超出了所有愛的狹義,
要表達,
就人人有份!!!
所以,
都說宗教殊途同歸,
是因為要將「大愛」合理化!
將眾生視為「對象」!!
「界」了手,
手就成為痛苦的來源!!
心中的混沌就成為「有理由」「有出處」!!
那是一種「下策」!!
愛世人和殺世人,
根本源自一種,
不能名狀的,
恐懼!!!
當將「大愛」或「大痛」的「急於合理化」時,
卻力不從心,
以形而下的「手段」來表述「形而上」的感受,
悲劇就會應運而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