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影角度分析《赤壁》電影和原著的不同之處

從電影角度分析《赤壁》電影和原著的不同之處

如果用一個字點出吳宇森電影的題旨 ─ 「義」,最過適合不過。吳宇森藉著《英雄本色》兩位主角宋子豪(狄龍飾)和Mark(周潤發飾)的重情好義,描繪他的義氣世界 ─ Mark拋頭顱,灑熱血,宋子豪在台灣出事後,單人匹馬為他報仇,回港後亦幫助他重奪江山。義是只要朋友有難,縱使多行不義,可以赴湯蹈火幫助他,甚至死而無憾,此乃吳宇森在《英雄本色》的義。

他另一種義是《喋血雙雄》式的:小莊(周潤發飾)和李鷹(李修賢飾),殺手和警察因緣份竟然碰上。雙方身份對立,刻下處境互相衝突,卻惺惺相惜,互相尊重敬佩至一起出生入死。小莊營救女孩加上為珍妮(葉倩文飾)籌錢動眼部手術的仗義行為,令李鷹放下警察的成見,認為小莊不是冷血無情的殺手,最後與小莊站在同一戰線對抗敵人。本來殺手和警察互相對立,李鷹身為警察,理應逮捕小莊這位殺手,然而義薄雲天兩脇插刀的大前題下,可以在所不借。

《喋血雙雄》的古代變奏
如果沿著吳宇森的創作路途追溯,《赤壁》中的周瑜(梁朝偉飾)和諸葛亮(金成武飾),可看作《喋血雙雄》的古代變奏。周瑜是東吳都督,諸葛亮是劉備軍師,各為其主。當時東吳稱雄江東,人多兵強,劉備卻為敗軍之將,落難一時,周瑜和諸葛亮兩人處境南轅北轍,加上雙方主公關係縱然稱不上對敵,也不是朋友。雙方存在類似《喋血雙雄》中的對立,但不是殺手和警察在職業上的對立,而在於彼此主公處境之高低,也在於主公背後的政治利益上。

既然兩人代表的政治集團處境有別,政治上也互為對立,要建立兩人惺惺相惜的關係以築起義這道橋樑,少不免要刻劃大家在某些議題上彼此瞭解,一舉手一投足,已經心有靈犀,在不少議題均有相同的看法。吳採用了密集地在《赤壁》頭幾場戲描述他們的友誼。

不計趙雲在曹操大軍中救出阿斗這一場(這場戲一來凸出趙雲的威猛,二來更重要是刻劃趙雲和劉備的兄弟情義。劉備扶起小孩子,尚未開口,趙雲就意識到阿斗還在軍中,自覺地有責任救阿斗出來。劉備和趙雲,既是主僕,又是重情義的好兄弟,男人之間話根本不用多,已經有了默契,明白對方的想法。),連續三場戲都有意從軍事、見識和音樂上顯示他們棋鼓相當。

建立自己的 赤壁
其實,不難解釋吳這樣的安排,因為他想抹掉觀眾對傳統《三國演義》以諸葛亮為赤壁之戰主角的觀念,扭轉《三國演義》以諸葛亮及蜀漢為本位的傳統,確立有別於《三國演義》的赤壁,而是作為描寫周瑜和諸葛亮情義世界的赤壁。《三國演義》中的赤壁之戰由始至終都是諸葛亮一人的表演舞台,出使東吳、舌戰群儒、草船借箭、借東風至在華容道放走曹操等過程,都由他背後出謀獻策或者參與,周瑜和其東吳一干人物都只是閒角,是襯托他的綠葉。

因此,吳用一連串幾場戲刻劃周瑜和諸葛亮一樣博學多才(懂兵法、音樂也懂得為馬接生),不過,這樣的安排亦令每場戲變得功能性,頗見斧鑿痕跡,似為鋪排而做,故事節奏變得不太暢順。

另一處大改動是片中有些戰爭場面中,趙雲、關羽和張飛都是以步戰為主,並不是原著所說中騎著馬征戰。原著中關羽的坐騎是赤兔馬,張飛也有烏騅馬,兩匹都是赫赫有名的戰馬。吳這樣的改動一來亦如前述般,淡化原著在觀眾的印象,建構自己的三國故事,二來步戰場面在官能上血肉橫飛,有實感,帶動觀眾的投入感,而且表現出來的埋身肉搏功夫,適合外國觀眾喜歡中國功夫的口味。

片中一些錯誤
可是,關羽拿著大刀步戰是有違當時戰爭的實際情況,當然,張飛徒手入陣更加沒有可能,完全脫離事實。皆因幾十斤重的長兵器只會在武將騎著戰馬時使用,拿重兵器的武將會借助馬的速度衝散敵軍,步戰時反而需要靈活快速,不會拿著這麼笨重的兵器作戰,多用刀、槍和劍等較輕巧的兵器,這樣可說是因遷就故事作出改動而造成錯誤。

順便一提,片中有不少錯誤,其中當時並未出現「一時瑜亮」這句成語,此乃後人借他們的關係而衍生出來的成語。此外,東吳有一位大將名叫甘寧,字興霸,但本片改成甘興,不知是否另一新角色,還是疏忽誤寫其人之名。假如一時疏忽的話,就真的貽笑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