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NGO門戶之見不利公民社會

廣告

廣告

通往公民社會幹了這麼多年不同的NGO,經常都會碰到同事們批評同行做法,包括濫用或抄襲同一技倆等等。本來作為內行人,批評這種做法是無可厚非,只是如果批評蔓延成對同行的不信任,卻是不利整個行頭的發展,不利同行之間的團結,也會影響民眾對民間組織的觀感。

在華人社會,公民社會的發展仍處於成長階段,不及歐美發達國家般成熟,港台兩地早一點起步,可能發展得好一點,但畢竟地域較小,視野也比較狹隘,在如此有限的空間爭取最有利位置,吸引民眾的關注,從來不是易事。

可是,如果從事民間組織的人不能認識這點,而只從組織本位出發,卻只會讓人覺得民間組織毫不團結,為謀取一己私利而生存。在這個NGO行頭認識不少這樣的人,並不明白公共空間的重要性,更不用說建設公民社會是需要每一位份子的分享和貢獻,而很多時候就像為公司打工那樣,中傷或打擊同行,抬高自己身價。

也許,要給自己的一個開脫,就是你還沒有條件不逗這些人的工資。也許,我還不能如此清高,自己幹了的事給人家邀功,給人家發揚光大。可是,要是民間組織的人有一天都把自己的工作私有化,成為自己的知識產權,那麼就是公共空間消失,公民社會死亡的一天。到了這一天,不是我心死,便是我出走他方的一天了。

我只希望那些老是出於私心的同行,總有一天明白要打造公民社會,要把私心放兩旁。但也許有一天,他們離開這一行頭,也不會明白這樣的想法。人心,可能是我最感困難的地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