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

國際探索:北京奧運引發更大的水危機

廣告

廣告

北京主辦2008年奧運,已不僅是“體育比賽盛會”,變成中國“強大繁榮”——從而賦予當局政治合法性——的展示。

北京為奧運會提供32個比賽場館,其中新建場館19個。就算不說奧體中心(鳥巢)、水立方、英東游泳館……等,僅一個丰台壘球場(四塊比賽、訓練草地,面積13000平方米)其澆灌維持用水,每年須10萬立方米以上。

已然乾涸的潮白河,定為2008年奧運會賽艇基地——屆時河上將出現長70公里、寬400米的連續水面(約4000公頃)。 2007年的熱身賽,曾以橡皮壩兩頭攔住乾涸河面,靠地下水抽取形成“競賽水面”。正式比賽據稱水將從溫榆河輸送。

潮白河公園的“和諧廣場”(又名“水上樂園”),擁有水面1137萬平方米。其創世界紀錄的“旱地噴泉”,人工噴射高度為136.8米(寓意順義建置1368年)。

面積達200公頃的奧運村人工湖正在開挖,湖水據稱取自清河“中水”。

估計全部場館維持用水,每年不少於2000-4000立方米。

與奧運盛事相配套,北京出現一系列費水的豪華建築:國家大劇院(為一片面積35000平方米的環形水面所環繞);中央電視台;新機場航站樓……,以及“迎奧運綠色生態圈”:共三道,規劃面積1.25萬公頃,以人工澆灌的林地為主,另有1000公頃的人造小湖點綴其間。

隨著這股具有政治寓意的“綠色奧運”風,人工湖、人工溪流、音樂噴泉等水景,正風行於北京各區縣。

海淀山後,稻香湖景大酒店正挖湖造景,水面達數十公頃,不惜動用地下水源。

繁華的海淀中關村西區(“北京矽谷”),造起帶燈光和音樂的超大型水景和噴泉(這一“城市現代交響樂”,由於運行費用昂貴,除開幕或節日期間,平時閒置) 。原為潮白河下游天然溢洪區的順義漢石橋濕地,密雲水庫建成,幾失去補水來源。現在靠抽地下水維持濕地水面,每年耗水13萬立方米。

“玩山弄水”已成地產開發商新時髦——以鋼筋水泥,在北京營造“江南水鄉”、“威尼斯”、“塞納河畔”等景色。所謂“戶戶水灣環繞”;“水聲樂聲喧鬧 ”……。在1950-60年代,北京行政當局的命令是“拔光道旁每一根草”。到1980年代,開始從外國引進草坪——不顧北京地處乾旱地區;也不考慮城市綠地灌溉的方式:不僅中水利用率低(粗略估計,不足0.01%),相當部分還在使用大口徑膠皮管漫灌。開發商說:“一有水,房價就上漲”;與之交易官員說 “先引水,再賣地皮。臨水的地價比不臨水的,至少高15%以上”。

更有不少河道(如亮馬河燕莎東段;壩河;)用橡膠壩截留河水,以解決城市景觀和生態用水。在城市河流水源日漸乾涸的局面下,遭到截流的水面,水體迅速惡化,變綠變黑髮臭。

這些“圈水工程”,打出的都是“河道整治”、“防洪”、“保護濕地”等口號,不顧城市地下水位短期內大起大落;不顧下游河道乾涸或行洪障礙;也不考慮蒸發量;更沒有人想到一條有生命的河流自我生態調節。

目前粗略估計,2008年北京,將至少多消耗2億立方米水。

國務院曾經規定,在河流上取水、蓄水,須報有關水利部門批准;一批又一批專家和環境保護人士呼籲,對水的管理——無論市場化,還是強制性——都已迫在眉睫。時至今日,源於利益驅動與法制缺位的水劫,仍無法得到有效制止。

(本文節錄自國際探索北京研究組,《北京的水危機:從1949到2008奧運會》,06-07-200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