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台灣拚外交 民間不應放鬆監察

廣告

廣告

馬英九與巴拉圭新總統盧戈會晤,表示希望增加對巴拉圭的合作項目。(中評社 倪鴻祥攝)正當台灣前總統陳水扁承認把公費(甚至可能包括非法所得)匯到海外銀行帳戶,引發民進黨以致整個綠營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那邊廂現任總統馬英九跑到中南美洲,去實踐他的『活路外交』、『外交休兵』路線。這兩件事俱反映出台灣作為一個號稱民主的國度,對領袖還是一廂情願,而不去認真樹立及尊重法制,視制度如無物。

從陳水扁這次疑似洗錢案的多方報導,不難看到台灣政府在處理涉及政治勢力的問題上人治的影子。最致命的不是陳水扁是否貪腐,而是陳水扁仍在位時,開曼群島政府早已懷疑陳水扁之子陳致中有在該國洗錢之嫌,當時的法務部調查局長竟然未能即時通報最高法院檢察總長,立即跟進有關情報,究竟是兩人『扯貓尾』,還是其中一人隱瞞案情,還有待調查。

不過由此可見,台灣的司法系統往往未能做到公平公正,就是看誰在上,看風向來做判決,難怪藍綠兩邊陣營時常看不起司法單位,挑戰法院裁決的權威,或濫用司法,視司法為政治鬥爭工具,而多於尋找公義和真理的途徑。台灣政治只看藍綠,沒有是非,也許就是這樣形成。

綠營想繼續成為真正有力的在野勢力,在其四成選民的忠心支持下,即使有陳水扁的貪腐,也不應該影響民進黨長遠的發展空間。但我相信那四成選民希望看到的,除了是民進黨可以真正做到制衡,而且台灣司法制度真正可以獨立於政治勢力,真正做到「黑白分明」。一直以來,那四成選民八年來就像威權年代一樣,誤信領導人的權威,才落得如此傷心欲絕的下場。

現在,馬英九出訪中南美洲邦交國,儘管聲稱奉行務實的『活路外交』、『外交休兵』路線,不再大灑金錢,以免再重蹈『巴紐案』(台灣政府欲與巴布亞新畿內亞建交卻被騙十億新台幣)的覆轍,可是這些小國領袖難道都像馬英九這麼『清廉』,不會伸手拿錢嗎?

所以,我還是有理由相信,馬英九要維持與這些小國的關係,也必須花費。問題是台灣人民如何監察這些錢是否正當運用,包括通過投資、援助和貿易,而沒有貪污成份。

亞洲國家援助發展中國家早有先例,從早期的日本,到現在的中國、韓國、印度以至泰國政府也有進出口信貸機構,而中國更已取代了日本成為了全球最大進出口信貸機構。可是當中的信貸項目和信貸質素如何,當中有沒有涉及貪污賄賂的成份,當中的項目是否違反環境和人權原則,民間仍是無法監督。

而日本國際協力銀行的前身,即日本進出口銀行,更因為多個海外工程(包括一些大壩工程)涉及人權侵犯和賠償問題,而遭到當地民間組織控訴,也因此日本政府重組了進出口信貸業務,逐漸把環境和人權標準納入海外援助和投資的審批過程。

在面對中國強大的經濟實力下,台灣拚外交不應跟中國拚數量、拚規模,而是拚質量,包括引入國際認可的環境和人權標準,及台灣與當地民間組織的參與在其援助和投資項目,在發展中國家當中樹立良好典範,才是台灣打入國際社會的最大賣點。

而過去曾經活躍一時的民間組織,在因應台灣外交的新形勢下,也應該開始把目光放到全世界,尤其是涉及台灣資金的具體投資和借貸項目,對資金流向到環境人權標準進行監督,這樣才可促進台灣成為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