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另一隻眼看泰國政局

廣告

廣告

曼谷郵報報導剪影 (c)泰國經理報(Manager Daily)
近日泰國爆發的政治危機,都是香港以至整個亞洲民眾關心的議題。不少輿論並不支持反對派連日的示威,認為即使總理沙馬領導的政黨涉嫌在農村買票賄選,也不應該煽動群眾和軍方推翻政府。

固然,反對派以民主為名,提出一個民主倒退的政制,即減少直選議席,恢復類似香港的功能組別議席,是有很大商榷餘地。但是,這場政治危機的背後,卻隱藏著泰國多年來居住在曼谷的城市中產階層也沒法解決的社會問題,相信很多亞洲國家,包括中國也正面臨同樣的危機。

泰國在東南亞國家之中算是經濟最早起步的其中一個,但是發展傾斜到大曼谷地區,全國的經濟收入大部分都來自曼谷,而很多農村人口不是為了生計而跑到城市打工,便是留在農村望天打卦,城鄉差距的問題逐漸浮現出來。

大概八年前有幸到泰國出席一個民間組織大會,當時在反對修建大壩的群眾都訴說他們的境況:很多農村的年青人成為了城市的廉價勞動力,女性選擇做娼妓,希望他朝富裕的例子比比皆是。由於政府重視基礎建設而輕忽農民的需要,農村發展一片空白,修建大壩成為反對政府的一個導火線。

所以,當上一任總理他信提出要在農村實現宏圖大計,幫助農村振興經濟,便成為了農民的期盼。這些項目主要是興修水利,及借貸鼓勵農村種植較高出口價值的農作物,例如水果等等。可是這些政策卻忽視了實際可行性,需要較長的回報期,而且也會破壞原有的生態環境。加上,全球暖化,氣候反常,湄公河百年不遇的大水災,農作物失收,都是政府原先沒有預計。政府沒法解決燃眉之急,於是『直接派錢』之聲便不絕於耳。

城鄉差距的困局,已經使城市中產菁英與農村貧困人口的利益對立起來,並浮現在社會大眾面前。通過政治協商,甚至全民公決來解決問題,未免只是權宜之計。在這段非常時期,如果政治領袖,包括政府和反對派真的是為國家穩定著想,理應放棄眼前的利益,而且不應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扭曲民主制度,甚至回到軍人年代。單靠改變政治制度,並不能改變城鄉差距的事實。

城鄉差距不是泰國獨有。中國企圖把農村地區城市化,農村人口移送城市,來解決城鄉之間資源分配失衡所帶來的社會不穩定。我相信大部分國家都企圖用這種策略,化解危機。可是,金權政治卻同時使這種策略失效,而演化成政治危機。

要認真面對問題,需要的不僅是領袖的政治智慧,資訊公開透明的社會,更需要社會大眾的共識和理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