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00通識講:中國的不仁

廣告

廣告

 掛着仁義之旗,不見就是仁義。由世界上的政治角力,到辦公室或課室內的爭鬥,亦是如此。

 第二集《高達00》中,分別透過美國總統的話兒,以及人類革新聯盟(簡稱「人革聯」)的軍事行動,去說出製作人員的這個觀點。

 這集開始了不久,美國總統就與他的祕書大衛(David)說了這番話:

  總統:天人想以武力杜絕戰爭。大衛,他們像是要代替我們,當世界警察。
  大衛:總統先生,他們真的會這樣做嗎?他們可沒有好處啊!
  總統:我們要介入其他國家的戰爭,是為了維護我國的利益和國民的安全,們並非要辦善堂。
  大衛:我想,他們快將露出真面目。屆時我們就得在世人面前制裁他們。

 先不談論在三百年後,美國仍是世界警察之設定是否合理。從這番對話中,製作人員明顯諷刺當今的世界警察,為的其實是自己國家的利益。

 總是要「畫公仔畫出腸」的製作群,除了對話上的明示外,也送給你一段劇情。那就是故事中的「錫蘭」或「舊斯里蘭卡」民族戰爭。這場戰爭的背景,又是一堆極為沉悶(對香港學生來說)或沉重的歷史。

印度滴下的眼淚

 一個位於印度東南方的大島嶼,在古代梵語中稱作「馴獅者」Simhalauipa,譯成中文則為「斯里蘭卡」。若以古阿拉伯語Sirandib來翻譯,則為「錫蘭」。這個外型像「印度流出的一滴眼淚」之島國,自公元前5世紀(即中國約春秋、戰國的時代),僧伽羅人開始從印度遷入。三百年後,泰米爾人也從南印度遷進島上。自始,本是同根生,同由印度遷來,卻擁有着不同宗教信、語言和文字的兩個族群──僧伽羅王國和泰米爾王國,他們之間的爭鬥就無日無之。

 這個大島曾被數個歐洲國家征服,淪為葡萄牙、荷蘭與英國的領土或殖民地。及後它走上自治、立國之路,「錫蘭」與「斯里蘭卡」這兩個國號,也隨不同時間而替換。

 然而,即使在歷史上,步向獨立建國之途,僧伽羅與泰米爾間的戰爭,仍從不間斷。斯里蘭卡自1802年起成為英國的殖民地,英國為有效控制當地,便在30年代起,實行扶植泰米爾族的政策,不但提升泰米爾人在當地的地位,更從印度大擧遷入泰米爾人。僧伽羅人對對方的積怨日深。到了1948年,斯里蘭卡從英國獨立出來,實權落入佔全國約八成人口的僧伽羅人手中。終於等到「出頭天」的他們,便以民族主義來統治這島國,由國語、國教的釐定,以至社會機會等,都只尊奉僧伽羅人,泰米爾人則在不公平政策下,處處受到社會客觀環境的壓制。

 越是高壓,越易生叛變。70年代,趨向激進的泰米爾人成立了「泰米爾伊拉姆猛虎解放組織」(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簡稱LTTE、「泰米爾之虎」或「猛虎組織」),向屬於泰米爾人的斯里蘭卡政府開戰。1983年7月,泰米爾之虎北方城鎮賈夫納(Jaffna)打死十三個政府軍士兵,更引發了首都可倫坡(Colombo)裏僧伽羅人對泰米爾人施展的復仇騷亂。政府軍隨即與泰米爾之虎展開全面的內戰。

 雖然在1987年,印度派兵到斯里蘭卡,以武力迫使泰米爾之虎簽下和約。但數年後印度撤軍,猛虎又重新以北部作根據地,繼續戰事。進入21世紀,挪威對雙方的斡旋頗為積極,使雙方簽下永久性停火協議,並展開多次和談。可是,這島國的天空,銷煙從未變薄,背着名存實亡的協議,泰米爾被多個國家視為恐怖組織。

 《高達00》的製作人員預言這民族戰爭,會持續至24世紀。但願這預言會落空。不過,在故事中,有一點是挺耐人尋味的。那就是由社會主義國家群組成,以中國、俄羅斯、印度為中心的人類革新聯盟,在這場民族戰爭裏的角色。

 故事中,早在公元2297年,人革聯已半公開地支援泰米爾族。人革聯對外宣稱,他們的目的是解決這紛爭,但事實上,只是要確保錫蘭島東面海底太陽能安全,而該地域正是泰米爾的勢力範圍。結果,人革聯的支援使戰爭更趨激烈,陷入無政府狀態。

 回到現在,經常在嘴邊宣稱「不應干涉別國利益」的中國,幹了多少為着自身利益,而幫助不義的政權或勢力之事?

中國協力生產蘇丹「紅」?

 遠例不說,就拿剛擧辦了的奧運來說。今年2月,國際知名導演史提芬.史匹堡辭任北京奧運藝術顧問一職,抗議中國對蘇丹達爾富爾(Darfur,又譯「達佛」)種族清洗問題上的取態。其實,去年史匹堡已就此事去信中國。中國,一如所料,批評史匹堡把奧運「政治化」是不應該的。

 可是,中國在蘇丹的巨大投資,確實為雙方帶來了巨大的利益。現在,中國是蘇丹的最大貿易伙伴,自97年起,藉着石油開採、建基工程等投資,雙邊貿易量已在飆升。這些實際的貿易,支持着當今的蘇丹政權,繼續在其西部──達爾富爾地區,展開大規模種族清洗。達爾富爾,混居着黑人及不同信仰的阿拉伯人。由2003年起,目前該地區已有至少四十萬人死亡。政府軍和實質上為蘇丹政府支持的阿拉伯民兵,聯合以焦土政策,夷平村落,屠城奪命。學童集體被殺、婦女被公開強暴等事,屢見不鮮。數以百萬計的難民爭相擁至鄰國環境惡劣的難民營中。

 中國政府對有關屠殺置諸不理,經貿投資卻仍源源不絕。國家主席照樣到訪;聯合國安理會上的制裁決議,中方照樣投反對票。直至史匹堡及一些國際人權組織,借奧運來相提並論,中國的態度才開始被西方傳媒評為有所改變,表明要及早解決問題,讓達爾富爾得到和平,也敦促蘇丹政府容許聯合國維持和平部隊進駐。

 因為篇幅關係,我只用了一、兩段,來概括這場被認為是近年全球最慘烈的人禍。要數類似的事例,實在有不少。去年8至10月,緬甸由該國二十年來最大規模的反軍政府遊行,演變成內亂,軍政府大舉搜捕、虐打示威的僧侶、學生及民眾。日本APF通信社記者長井健司,更遭緬甸軍政府士兵,從其背後近距離開槍,蓄意殺害。國際社會無不緬甸軍政府作出譴責,唯獨中國、俄羅斯、印度(正好是《高達00》裏的人革聯核心國)的取態曖昧,聲稱應「妥善處理」這個「內政問題」。而這場事件,就連被部份香港網民嘲笑為「中央電視本港台」的亞視新聞,亦有顯著篇幅報道中國在緬甸的天然氣投資……

 面對劍拔弩張的歐美國家,中國人總喜歡宣稱自己是個仁德之國、禮義之邦,有數千載的仁、孝修養,遠勝西方社會那些光怪陸離的價值觀……然而,是否親自用雙手,把刀槍插進對方的身體,才算作殺人?我們的先賢,面對「我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的情況;甚至只是「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今天,對於蓄意殺害平民、強姦婦女、屠村屠城等等在哪個國家、哪處地方,皆無法說成有道理的種種暴行,是否一句「別國內政」,就可以把責任推得一朝二淨,各家自賺石油錢,休管他人遭殺光?

原文刊載於: http://www.cuhkacs.org/~syaoran/blog/read.php?23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