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編輯室周記:自由主義者在哪裡﹖

廣告

廣告

編校:領男、eg5515

上周的編輯室周記提到新科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不少外地輿論指,經過今次金融危機後,以往偏袒芝加哥學派的放任自由經濟的諾獎,將會徹底改變過來。全球各地的政府,在危機下都大舉伸出「有型之手」救市,英國工黨二十年來做夢也想不到,政府可以將那麼多的銀行國有化/半國有化。

我們的香港政府,則似乎並沒有受強烈的「左風」吹襲。曾蔭權的第四份施政報告,重提「迎接新挑戰」的老調,實際的措施少得可憐,仍然高唱《獅子山下》要求大家自強不息。那個「市場失效時要介入」的論調並不新鮮,仍然是向財團輸送利益,救市不救人的介入。生果金企硬不加,云會增加納稅人十多億的負擔(去年減利得稅百分之零點五,少收的稅金約數十億),反而推出存款百分百保障,連公司戶口、財務公司的存款、海外人士的戶口都一一受保,最近甚至要考慮保單百分百保障。現實的資本主義,就是公司利潤等於私人財產,公司的風險就與大眾分享。曾政府的咀臉,就是如此可厭。

曾蔭權說自己是「第三條道路」,實在錯得離譜。網上流行的political compass,如果曾蔭權都玩上一份的話,他無論在「經濟」或「威權」上,都應該是極右。為何這樣說﹖從性罪犯名冊到淫審條例的諮詢,我們可以見到這個政府的家長保守本色。

曾被大眾媒界瘋狂要求低頭認錯,壓力大到半夜醒來的中大學生報成員,這星期申冤成功:由學生提出的司法覆核獲判勝訴,高院裁定淫審處違反指引,有關學生報之審決無效。

然而,這次得直,只是一次極小極小的勝利,高院判決淫審處違反指引,以非判決學生報沒有觸犯條例。如果當初淫審處用字清楚列明符合程序,學生報未必能夠輕易「脫罪」。政府已正式就《淫審條例》展開諮詢工作,文件從有權力的成年人的世界假設網絡世界「無王管」,民間記者阿藹連番報導諮詢的漏洞及陷阱。這個所謂「持開放立場,邀請大家討論」的諮詢,其實已定下不少方向,包括引入數據扣查 (data detention) ,追查用戶資料,封阻「有毒」訊息。大家要小心留意,魔鬼就在細節。
民間社會正在動起來,積極參與政府的諮詢工作,捍衛互聯網自由的朋友,現立即聯絡阿藹跟進採訪([email protected])。

克魯曼在其著作《一個自由主義者的良心》中提到,共和黨憑著在七、八十年代成型的保守主義,成功操弄如種族、性、戰爭等保守議題贏得大選,推行新自由主義政策,回報一眾支持共和黨的財團。我們的香港,自由放任的經濟意識紋風不動,另一項右翼運動又已全速開動。《淫審條例》的諮詢遊戲中,有誰的動員力及組織力,可以與一眾道德保守的團體相抗衡﹖一眾本土政黨,仍然在雷曼苦主的事情上團團轉轉,在是否應該擲一條香蕉的事情上爭論不休,毫無抵抗這種金權/自由放任/保守右翼結合的自覺。

香港的自由主義者究竟在哪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