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編輯室週記

編輯室週記
廣告

廣告

去年八月一日在皇后碼頭頂留到最後的阿草阻差辦工案,終於在這星期二結案,法官游德康將於十一月七日宣判。爭論的觀點有幾個,其中包括當天警察清場是否合法。

當時有在場的朋友可能記得,不在場的朋友肯定更多,姑且讓編輯回一回帶,與大家重溫事情經過。七月三十號下午,地政總署派人貼了一張非法佔用的告示在皇后碼頭五六個地方,指根據土地雜項條例,佔用者需於八月一日之前移除。

讓我們以tele鏡zoom埋這個環節。

地政總署一般是接到投訴後才會發告示的,但據證人憶述,當時他是看電視看到有人在皇后舉行示威,在沒人投訴的情況下,自發在告示中剔了「unauthorized structures」及「miscellaneous articles」兩項,便出發張貼。而根據土地雜項條例,若佔用者繼續佔用,地政是可以指示警方把佔用物移除。然而,爭論的點就在這裡,八月一日地政究竟有沒「指示」警方採取行動?控方指警方及地政事前曾開會討論分工,但八月一日在現場就沒有明確的溝通過程。有趣的地方是,如果在皇后現場沒溝通,那似乎就不算有「指示」警方採取行動。但若果事前已假設了在所有情況的相應處理辦法,又怎樣?預先「指示」,算不算指示?辯方的立場是,有關的違反土地雜項條例的物品,於八月一日後才屬違法,故法例列明的「指示」這個動作,不可能早於物品「違法」前發生。

換言之,辯方立場是,地政根本沒按法例定明的程序指示警方行動,警方行動沒有理據,被告阻礙之說也就不能成立。

還有不少重要的法律觀點在爭論,但這篇不是民間報導,也就不談太多。支持阿草的朋友,謹記他宣判的時間是十一月七日上午十時,地點繼續東區法院。

creative commons的創辦人lawrence lessing上周末來港為creative commons hong kong揭幕。據說當天全場爆滿,盛況空前。可謂後知後覺,如果不是不知不覺,內地和台灣早有本地化了的cc條文了,香港敬排榜尾,希望自由文化從此在香港生根。

獨媒編輯阿藹星期二獨闖搞左都冇人知的淫審條例諮詢。這次諮詢,打著只諮詢「主要持份者」為名,大搞維威喂的派面派對,文學界文化界網絡界大都根本唔知有件咁既事。學阿藹話齋,「諮詢文件搬人權上台,連人權監察都無被邀」。今年煲呔還說要搞public engagement,真係唔該先查查字典,問問有常識的市民,public在哪裡。

社運電影節已昂然進入第四周,這星期會在基督徒學會上映michael moore的《美國清一sick檔案》,在唐三上映黃衍仁的《好聲行》和煤市街,有興趣睇獨立紀錄片的朋友可到這看詳情。其實是次社運電影節,編輯的心水,亳無疑問是peter watkins的《巴黎公社》,如何以戲劇手法複製巴黎公社的偉大與失落?同時又能保持對群眾政治以至大眾媒體的批判?老實說,這套六小時電影,不談其他,但也至少有兩點是至今想起還相當激動的。

其一,電影不是宣傳,導演有其判斷及意見,巴黎公社展現出自治及自發的兩難:當整個運動是以自治及自發為基礎,一般群眾與選出來的委員會之間的關係是甚麼?一個講求自發自治運動的所謂變質或失敗,要歸咎的會是委員會還是甚麼人?watkins在此留了個很含蓄而清醒的白。其二,巴黎公社的原型很簡單,就是不平則鳴,並且堅持到最後。這種精神當然普世得今天都適用,甚至乎今天比任何時候都更適用,套周星馳的講法,人冇理想,同條咸魚有咩分別。生活越是冷酷越是無望就更要反抗,社運從來不像演唱會有sponsor,這也是常識。齊澤克說在納粹德國眼中,猶太人固然有罪,但殺剩的猶太人,才最危險,這是銅版的另一面。

最後最後,不得不提,西九管理局終於開會。筆者對議題沒研究,但獨媒上的文化界消息人士及行內人多的是,就當時對政府的聽覺徹底失去了信心,希望這裡會有更多與西九的消息與評論,能夠集合到不同觀點不同方向讀者作者,等政府知道不是分餅仔分左管理局的席位就代表民意我有——還遠哩。

最後最後最後,美國大選下星期就黎了,在香港的梁文道已身先士卒寫了評論,獨媒也應該是有些海外讀者的,歡迎來稿海外民間報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