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誰要維護無王管的詐騙藩國?

廣告

廣告

 本應數天前寫的文章,因為自己的身體太累,時間太缺乏,現在才能執筆。

 話說數天前,朝早,上班的時候,在小巴上聽到一小段的電台節目。主持的聲線,好像是一向高舉美國右派式那種極端資本主義的香樹輝。談話的內容,與本港銀行銷售雷曼迷債的事有關。

 那天的新聞,是立法會將通過引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雷曼迷你債券事件。那名疑似香樹輝,就在節目中不斷說這調查會嚴重影響銀行業。他把調查描述成因政治力角、政治利益而存在,質問議員有什麼政治動機和居心,認為銀行業是調查中的受害者。

 疑似香樹輝又以知情人士的口吻,聲稱銀行業的運作將在調查中被嚴重影響,若還要銀行盡速處理回購和賠償,則只是妄想。疑似香樹輝又聲稱,若有真正欺騙的事,銀行都必會主動作調解、賠償,並多番引用中銀賠償的一個案例,但他又再三強調那些個案僅屬個別事件。

 只是小巴上的數分鐘,疑似香樹輝所說的東西,就經已顛倒整個事實。

 首先,中銀那個個案,絕對不是主動調解、賠償。個案中的受騙者,本來是得到甘乃威議員的協助,準備入稟法院控告銀行的。銀行的賠償,只是自知「身有屎」,避免了在法庭上遭受裁決。而且,那個只是冰山中的一小角,連日的新聞裏,可以看到許多苦主,特別是有一定年紀的,的確受銀行職員的欺詐、說謊、不如實的描述,甚至在不知情的情況,令棺材本變成雷曼迷債。

 這些活生生的受害者,鐵錚錚的事實,疑似香樹輝真的看不到?還是他的基本良知早已盲了,被一些他迷信的「邪教」教條打倒了?

 況且,在遠遠未有立會調查時,我們可曾看到銀行有心賠償給受騙者?別忘記,銀行業界的什麼回購方案,是因為曾蔭權政府敵不過來自市民的洶湧壓行,迫不得已血銀行界施壓,方產生出來的。但這樣由政府催生出來的回購方案,還居然可以聲稱什麼雷曼票據已是「零價值」,回購價格為零元。看!未有立會調查時,銀行業界就會去調解、賠償嗎?!疑似香樹輝,答!!

 由此可見,有沒有立會調查,根本不影響銀行業的賠償──它們都是欺騙了人後不肯負責。現在聲稱會什麼影響賠償或回購的處理進度,純粹只是找藉口,企圖蠱惑對事件沒仔細了解的人,把自己的責任推卸到別人頭上。而且更是倒果為因──是因為你騙人,人家才不得已要查你!

 這情況與一個偷了同學錢包的學生,面對着要搜他書包的班長時吼哮道:「你搜的話,就影響了我的運作,拖慢了我向失主調解賠償,影響失主的利益!」完全無分別。班長不搜他書包,這只會縱容他繼續逍遙法外,真正損害了失主利益,更會鼓勵其他人模仿偷竊者。

 高舉美國右派式那種極端資本主義的人,一直都以一些迷信式的教條,以某個他們人為地建構出來的「神」級東西之論述,去把華爾街中那些巨富行業,劃成無王管的藩國,並極力聲稱有關監管勢力是不應、不能管它們的。他們在這獨立藩國裏,隻手遮天,大×晒,許多偷呃拐騙的真實個案,堆積如山。而今天,他們所發表的一切論調,目的都是企圖繼續維護這些藩國的「無王管」狀態──不是嗎?

 面對這種違反公理、踐踏個人的藩國,我們豈能任由它們繼續無法無天?!面對那些像疑似香樹輝般扭曲客觀、證據充份的事實之人,我們豈能默不作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