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淫管檢討 - 只問如何,不問為何

廣告

廣告

沒有問最重要的問題

討論<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我們必須問幾個問題:

什麼是「淫褻及不雅」?
為何要「管制」?
應管制到什麼程度?

政府的<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檢討,只集中在第三個問題。

政府說這次檢討沒有立場,是假的。

檢討諮詢文件的標題是「齊享健康資訊」,問題是什麼是「健康」資訊?

有描述性行為的資訊是否健康?有裸體的資訊是否健康?健康是指生理上的健康,心理上的健康,還是道德上的「健康」?這些根本的問題,諮詢文件並沒有提及,它給公眾一個印象,就是有一些「不健康」的資訊,需要監管。政府要檢討的,是<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是不是「淫褻及不雅」就等於不健康?這樣帶有強烈引導性的用字,本身已帶有明顯立場。

另外,文件第4章(新媒體)的重點A1.說「公眾認為有必要訂立措施以保護青少年免受新媒體上的淫褻及不雅資訊荼毒」,文件已經假設網上的淫褻及不雅資訊會「荼毒」青少年,問題是「荼毒」這種帶有極之強烈道德批判意識的用字,沒有進一步的解釋--怎樣才叫荼毒?是否看到不雅資訊之後變成性罪犯? 抑或是青少年看了之後會發生性行為?抑或只是看了成人資訊之後多了性幻想?

諮詢文件可能因為篇幅所限,沒有任何論證解釋管制淫褻及不雅物品的必要性--那是必須的嗎?管制的原因是什麼?是因為人們看到這些物品會感到不安?還是因為這些物品會造成實質的害處?有沒有學術研究支持管制?抑或只是從「道德」角度出發?如果是的話,那什麼才算合符「道德」?這些問題,全都不能在文件中找到。

審裁機制 (文件第2章)

說回文件的建議,現時制度的其中一個問題,是淫褻及不雅物品審裁機制不夠透明,什麼是淫褻及不雅?明報在中大學生報事件期間,訪問不同的審裁委員,不同人的看法也不同,原來現時根本沒有一套明顯的準則去判決--根據法律條文和案例判詞,「淫褻及不雅」的定義是其引起「腐化及可厭」的反應,以及其主要特質是「不當地利用性、恐怖、殘忍和暴力」,恐怖、殘忍和暴力爭議性較少(例如人們對人的屍體的反感程度比較一致),但「性」怎樣才叫做不當?怎樣才會引起腐化及可厭?這可以是很主觀的,不同的人的接受程度很不一樣,若果要以性描述的淫褻及不雅程度作為一項刑事罪行的判決準則,很容易會出現灰色地帶,這個灰色地帶有幾個問題:

第一,因為什麼是淫褻及不雅難以預計,當進行文字和視覺藝術創作的時候,作者隨時會墮入法網,這會造成寒蟬效應,阻礙創作--萬一被控,漫長的司法程序,即使脫罪,對被告造成的精神和金錢上的傷害可以是大得難以估計的。

第二,這是社會上少數難以辯護的刑事罪行,一般的罪行如酒後駕駛、非禮、謀殺等,控方有證據才可提出起訴,而執行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的控方,能夠提出的證據,就是那物品如何如何引起「腐化及可厭」的反應,腐化和可厭這主觀感覺,人言人殊,當中造成公眾對司法制度公正性的質疑,對於整體法治沒有好處。

淫褻及不雅物品的審裁準則,應該更加明確,讓公眾明白。這些準則,應該更符合現時公眾的期望,諮詢文件中問「如何在靈活和清晰」兩方面取得平衡,其實兩者很難同時兼顧,愈靈活的標準,即是愈含糊,灰色地帶也愈大,更容易造成上兩段所指的寒蟬效應和難以辯護的問題。

評審機制方面,現時評審機制為人垢病的地方,是其組成部份欠代表性--因為審裁委員是義務性質,而且需要在辦公時間出席會議,所以成員的成份很容易出現偏向某幾類人士的危險,出現這情況的話,則審裁處不符合反映社會整體道德標準的要求。

而且,近年審裁處的判決(尤其就刑事個案的判決)常常引起公眾爭議,原因是其不需向公眾交代其判決的理據,於是大眾便純粹就著「這究竟算不算淫褻及不雅」的問題爭論及質疑審裁處的客觀性,這對於審裁處的公信力有害無益。

要改善這些問題,可以從兩個方向著手:

一.增加每次進行審裁的委員人數,令出現判斷一面倒傾斜的機會降低。另外,吸引更多不同界別的人士加入審裁委員行列,例如把進行審裁的時間改為非辦公時間,好像一般在職人士可以加入。

二.審裁處應該在作出判決時,清楚解釋其理據,就像法院作出判決的時候會附有詳細的判詞一樣,好讓公眾能夠知道判斷的準則,也讓日後的審裁委員有參考的案例。增加了透明度的審裁處,其公信力應該會更高。

新媒體 (文件第4章)

諮詢文件沒有說明新媒體包括什麼,只是提及互聯網。新媒體是否包括手機網絡?是否包括由手機一傳一的藍牙技術?是否包括只是以內聯網連線的在線遊戲?不用發牌的寬頻電視是否包括在內?這都是需要當局澄清的。

就互聯網而言,文件中不少建議都值得商榷。

首先,要求強制互聯網供應商(ISP)安裝過濾軟件供家長決定是否接受此服務。這個建議根本沒有需要,因為現時的供應商都有類似的服務,問題是家長不懂得這些服務,政府要做的,是加強宣傳,讓家長知道有選擇,以市場力量驅使供應商提供過濾服務。事實上,那是家長的責任,不需要立法處理。

另外,要求增設瀏覽控制系統,核實年齡的建議,根本不可行。建議實行的國家只有澳洲,而且不見得成功。要瀏覽人士輸入個人資料,一來增加曝露私隱的風險,因為其需入敏感資料的紀錄不是完全安全,令瀏覽者卻步,不必要地限制成年人的資訊權利;二來令資訊提供者增加安裝龐大資料庫的成本,技術上不大可行。

互聯網世界跟現實世界不同,我們不能以舊的思維去管制互聯網。互聯網的核心價值為開放性和網絡中立性,即是所有網絡使用者皆有權接收和發佈任何資訊,除非資訊本身會為其他人造成實質傷害,例如兒童色情資訊。至於不對其他人造成實質傷害的資訊,我們應該由得網絡上的獨立個體(需求方面)決定是否接觸(沒有人迫任何人去瀏覽成人資訊),而不是從供給面去設限。

使用者之間的傳送,例如P2P軟件、email、MSN檔案共享、Facebook groups之間的傳送等,如果被併入規管範圍的話,是對私人空間的嚴重侵犯,試想像一對夫婦透過email或MSN傳送可能屬於不雅的親密照,理論上也是「個別使用者之間的傳送」,這樣的一件正常事也可能構成罪行。個別使用者之間的傳送的私隱權,是應該得到尊重的。

至於BT傳送,傳送的數據只是資訊的一小部份,不可能構成淫褻及不雅物品。根據已有版權法案例,只是發放BT種子的使用者可能要負刑事責任。如要立法規管,其範圍不應超越現時的標準--即是規管發放種子的人。

宣傳及公眾教育 (第7章)

最後的一章是關於公眾教育的,這也是最根本的問題--為什麼政府和部份公眾人士會視淫褻及不雅物品為問題。

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要從供給方面阻絕某類型資訊,根本不可能,強大如內地的Great Fire Wall,連最敏感的資訊也阻擋不到。青少年接觸的成人資訊的數量和辦法,遠比我們想像中多。不時聽見的關於青少年的新聞,例如5P、吉野家事件、未婚生子之類,引起的道德恐慌,很容易指向「現在」跟「以前」的最大分別--新媒體的出現。

我們與其不斷以泛道德的方式「教育」他們--「總之不要看,看是不好的」,而不觸及當中的倫理、性別、公共衛生議題,一旦青少年突破了「不接觸」的缺口,便沒有吹夠的知識和思想準備去判斷接觸到的內容。具體點說,我們只教他們成人資訊不好,而不教育他們內裡有什麼東西是誤導的、裡面有什麼是虛構的、裡面的情節在現實世界有什麼含意和後果,這些我們的社會全都噤若寒蟬。

教育不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職責。現時教育局的性教育指引,只是概括指引而已,指引到了學校,有如泥牛入海,變成了道德教育。參考其他地區的經驗,包括台灣,我們有沒有可能編制更接近現實、更全面、更詳盡的性教育課程,像其他學習範疇一樣要求學校遵行?這相信會是比修訂現行法例更重要的改變。


延伸閱讀(節錄自方潤的文章)﹕

阿藹@獨立媒體論淫審諮詢﹕孝2.0vs.性權獨立媒體意見書
淫審與網絡迷思之一﹕互聯網冇王管﹖、之二﹕互聯網新世代哪裡去了﹖、之三 ﹕侵犯自由與私隱的數據扣查、之四﹕把孩子都鎖進監牢﹗、之五﹕網絡上的人權自由共識防止選擇性公眾,爭取淫審焦點諮詢權香港沒有成人﹖flickr過濾與淫審、 改革淫審立場書
獨立媒體不雅風暴專題
電鋸:性與淫
黃世澤:英港淫審case 淫審處比想像中更硬膠淫審檢討搞防火長城的罪證
方潤:檢討淫審


參考資料:
條例檢討官方網站< br>

* 我參與過一次政府辦的focus group,與會者包括主事的副局長及官員、網上社群、網上服務提供者、性小眾團體、宗教團體及青年組織,在會議中我已提出了上述的大部份意見。這篇文字是我把我的想法整理出來的,稍作修改後會提交政府。

諮詢期限是09年1月31日,下星期一(8/12/08)有一個公開諮詢會在沙田大會堂舉行(詳情)。屬於新媒體一部份的各位網民,有意見的,請讓政府知道,這是重要的,因為那會議給我的印象是政府高層對互聯網的認識跟我們一般網民的有點出入。我們不說出我們的意見,便會有其他人替我們說,而那些意見未必是我們認同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