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剛果內戰不是一場種族衝突 而是既得利益集團之爭

廣告

廣告

作者:Delphine Abadie, Alain Deneault與William Sacher (加拿大)
翻譯:Google Translate Beta/李育成

上月,北基伍省的反政府武裝領導人勞倫特恩孔達將軍,拋開他一貫的種族言論,要求剛果民主共和國政府和中國公司重新談判所有已簽署的合同。目前肆虐基伍省的戰鬥完全不是種族衝突;像1996-1997年和1998-2003年期間爆發的內戰,這場衝突是剛果東部正開發自然資源的既得利益集團所引發的。

剛果民主共和國擁有豐富的稀有礦物質,和相信擁有60%全球已知儲量的礦石,10%的銅,30-40%的鈷,10%的鈮和30%的鑽石(僅在開賽地區),以及世界上最重要的潛在黃金儲備。

國際環保法規要求使用錫焊接電子印刷電路,以取代鉛。最重要的錫礦是錫石,其開採活動可以補充在南北基伍省份的礦石,而其他資源包括在剛果民主共和國與盧旺達邊界的基伍湖底下所發現的黃金和甲烷。

提取礦物的小煤礦主僅僅是不同地方商人、僱傭兵、卡車司機和充公物品收集者進行非法貿易的第一環節。但是,真正的受益者卻是供應鏈末端的西方國家經紀人。武器貿易不可避免蓬勃起來,並流向剛果各武裝派系。

我們難以確定哪些在該地區活躍的外國公司軍事掠奪剛果。其中大多數是以子公司為幌子背後經營,並利用銀行保密製度的盾牌以避稅和避開調查。南非公司『剛果金屬加工』(Metal Processing Congo)長期以來主導了違禁品貿易(1)。但外國公司似乎並不認為他們之間的競爭挑起各武裝派系之間的衝突。

在第二次剛果戰爭(1998年-2003年),『剛果金屬加工』與加拿大Banro公司爭奪基伍省礦業公司控制的黃金和錫礦床(2),而基伍礦業本身就是與剛果總統洛朗德西雷卡比拉的派系戰鬥。Dominic Johnson和Aloys Tegera寫道:『至少有三方爭奪同一個開采的利益,每一方依靠不同的政治盟友:這是自2003年過渡政府在金沙薩掌權以來遺留下來的局勢。兩年來,並沒有任何解決的跡象。

相反,採礦地區的衝突正在繼續』(3)。

在北部,烏干達製造了一系列利益矛盾的聯盟。在以往兩次戰爭,烏干達造成了剛果東北部的政治不穩定,『同時繼續從[該地區的]自然資源中獲利』(4)。

另一家加拿大公司--巴里克黃金公司(Barrick Gold),在南非的盎格魯黃金阿散蒂(AngloGold Ashanti)公司的支持下,在第一次剛果戰爭接手主要的採礦特許權。擁有廣大基洛莫托金礦的伊圖裡省,加拿大遺產石油公司(Heritage Oil)擁有的石油開採特許權延伸到烏干達。自上月以來,親烏干達的反政府武裝力量『聖靈抵抗軍』和剛果民主共和國政府之間的武裝衝突,迫使人道救援者離開該地區。

在東南部加丹加省,中國鐵路集團、中國水利水電建設集團和中國進出口銀行的出現使局勢進一步複雜化。去年4月,中國投資者擊敗了競爭對手,並支付剛果民主共和國國營礦業公司(剛果礦業)90億美元,入股總值800億美元的一系列礦業項目。但這項具爭議的協議被指是違憲、利益輸送給中國、危害公共債務,並且缺乏透明度。但剛果礦業的加拿大總裁保羅福廷(Paul Fortin)極力否認。

現在,外國利益直接和間接地控制了剛果民主共和國的自然資源,不管是通過特許權還是機構。各武裝派系和鄰近國家以他們的名義,代理授予外國公司獲得剛果資源或開採特許權。然而,許多新聞工作者繼續把該地區的衝突描述為『種族戰爭』,卻沒有了解戰爭背後的經濟利害關係。

當戰鬥阻止採礦企業利用特許權,他們便可以通過這個危機,助長金融市場的投機炒賣活動。自1996年開始,這些公司,尤其是那些直接參與勘探工作的,每當發表通告時,股價必然上升。第一量子礦物公司、加丹加礦業公司(原巴洛赫資源)和倫丁集團都在1990年代簽署單方面合同後,取得驚人的利潤。經濟版記者Nestor Kisenga描述了他們如何對待剛果:『就像在跳蚤市場拿起未完成的原油畫,然後將它當成大師級代表作,以真正的價值售予了畫廊』(5)。

大部分礦業公司的投機活動都是在多倫多證券交易所進行。全世界約有60%的礦業公司,不必然是加拿大資本,都包括在內。加拿大法律提供了產業減稅,鼓勵投資採礦業,而疏於管制內幕交易,沒有嚴格要求企業解釋他們的利潤來源。在2001年至2004年9月,有利礦藏勘探公司的多倫多證交所TSX創業指數,交易金額上升到8億至44億美元(6) 。

政府不惜任何代價,準備支持加拿大採礦業的外交活動。它聲稱要保護公眾利益的理由是,國家的儲蓄(養老和成長型基金)已與採礦業掛鉤。儘管大湖地區存在許多嚴重罪行和人權侵害的指控,加拿大最近並沒有對任何礦業公司的活動進行政治或法律調查。加拿大已經變成了採礦業的法律避風港。

在過去幾年,世界銀行鼓勵生產國實行採礦法,以利於私營公司。目的是使那些債務纏身的經濟體,在國際競爭中註入活力。但是,發達國家令人眼花繚亂的消費水平才是爭奪資源及隨之而來戰爭的真正動機。國際機構誠心呼籲企業善治和不辜負其『社會責任』,似乎看來完全不恰當。

作者簡介:
Delphine Abadie、Alain Deneault與William Sacher是加拿大的非洲資源合作社成員,並著書『黑色的加拿大:在非洲搶劫,貪污腐敗和犯罪』,生態社會(Écosociété),蒙特利爾, 2008年

註腳:
(1)“Under-Mining Peace: The Explosive Trade in Cassiterite in Eastern DRC”, Global Witness, Washington, 2005.

(2)剛果政府和Banro是基伍礦業大股東(分別佔28%和36%股權)。

(3)Dominic Johnson and Aloys Tegera, Digging Deeper: How the DR Congo’s mining policy is failing the country, Pole Institute, Goma (RDC), 2005.

(4)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 “Congo Crisis: Military intervention in Ituri”, Africa Report, no 64, Nairobi, New York, Brussels, June 2003.

(5)“Mines: des milliards de boni pour le ‘quatrième pillage’”, Congolité, 25 July 2006.

(6)Fodé-Moussa Keita, Les sociétés minières canadiennes d’exploration et de développement du secteur de l’or: les impacts de leurs activités en Afrique de l’Ouest, University of Quebec dissertation, Montreal, 2007.

原文標題為:這並不是一場種族衝突--剛果內戰背後的既得利益和複雜網絡,由Delphine Abadie, Alain Deneault與William Sacher (加拿大)撰文,刊載於《法國世界外交論衡月刊》 (Le Monde diplomatique),2008年12月號。 http://mondediplo.com/2008/12/09congo

歡迎訂閱《境外中國投資》郵件組: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cnio

相關視像:
Congo's Tin Soldiers (Part 1) (見文末)
Congo's Tin Soldiers (Part 2)

感謝Ken Ho提供參考視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