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2.15反基遊行後記(2)

廣告

廣告

出發了以後,再到圖書館印口號和新聞稿,誰知第一張印出來的竟然是情人節來由,浪費了我好幾張紙,後來乘巴士前往,RoadShow不停在播什麼情人節的東西,我心想,為什麼情人節一定只有可以做指定的浪漫事,不可以一起參與社會的公共/政治事務,如一起遊行,簽名,靜坐,愛情是不是一定要自我中心,世界只有兩人呢?

遊行七人出席,但1位負責拍照,3位不想見人,只有3人拉橫額,認真寒酸。出發時天氣不錯,一直走到恩福堂門口,可能是穌牧師的神通發作,下了一場小小的雨,然後沿路走去明光社,最初一段路是沒有人圍觀,但直走時就有不少人圍觀了,而且因為是只封了2條行車線,旁邊有車在走, 所以宣傳的族果一流。

每次見到是神愛世人的招牌,就找人來拍照按背影來拍照,可惜今天的狀態麻麻,不算大勇,但戰意極強,基督右派都算聰明,沒有派人在路邊挑誘,否則十個蔡志森+穌穎智+梁燕城都是我口下敗將。它還是做回它一直扮演的角色: 扮受害者,七尺昂藏的「巨人」教會,竟然也扮成弱者,甚有SM的味道,想不到原來它好此道;又或者它是如中共國一樣,是硬件的巨人,可以動不動用1億來建大樓,但是它是思想的侏儒,不堪邏緝和常理的一擊,即粉身碎骨,所以要和權貴合流來做受保護動物,比它不斷攻擊的性工作者更需要保護!

其實是它根本沒有什麼招數可出,基督右派有它一套的思想/行為框框,只要了解它,就可以戰勝,我們思想年輕,人多勢衆,處事比它靈活,打贏它只是時間問題。

走到明光社,因它是寫字樓,選址時似乎已考慮了自己是煽動仇恨者,一如中共國的官方辨公室,門深鎖,它要拒人在千里之外絕對是可能的,又或者它的設計根本沒有考慮要接觸群衆,一如恩福堂的一柱擎天一樣,它的生存就是要指揮不配被它指揮的,它首要的考慮是如何保護自己;相反,曾蔭權設計的新立法會大樓是開放式,寓意是和市民平等對話,因為民主制度是人人平等的,但在基督教中,牧師的地位是高於信徒,是他去召見你,不是像美國的大學教授一樣,你想見就見,真誠親切待你如朋友,不會你未進去,已經當你犯了罪,要他代神去寬恕了。

在這裏張開橫額,照了幅相,最初幾乎是警方起衝突,因為離開了原路線2步,幸有社民連的朋友力撐,最後是匆匆拍照,亦是我生平第一次見識這場面,不知何故竟在這裏結束了。這次參加遊行的人光譜真寬,最左的有社民連,而不少獨立右派人仕也有參加,形如七一一樣。

因為我不是參與每次會議,每一次開最少四小時,而且都是在晚飯的時侯,其中一次我開回的時侯,回家已近12時,才再吃晚飯,當然是胃痛了,吃飯的時侯還向OMG匯報會議的進展。如果再多開三次,我要進醫院了!

然後再到城大的飯堂吃飯,它價錢真實惠,幸好不分學生及外人價,這時有位反基朋友說依警方統計,最高峰時達1400人,遊行異常成功,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在城大的課室開會開到六時半,議決正式註冊為合法社團,因為不懂除了地鐵以外,還有沒有巴士可搭,另一來是情緒高漲,找不到便乘地鐵再乘巴士回家。回到也不算太晚,但是腳板就酸痛得要命,剛才走的時侯是不覺的,匆匆吃過了飯,就寫truthbible的新聞稿給記者,OMG因連日通宵及今天遊行時淋雨,所以累病了。我心想,如果已經出發後下雨,就算是大雨也要走完全程,才算為香港的反基/無神論者出一點力,我不是年輕人,但我心志還是年輕,要是遇到美女的話,遊行完再開房,明天再去遊,如是者三天三夜都可以,做風流鬼好過做寂寞人!

話說回來,我身體也真不錯,第二天就不覺雙腳酸軟,可以再戰了!
Come on Baby, Let's get it o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