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東方日報和時代論壇的精神分裂

廣告

廣告

東方日報的精神分裂是舉世馳名,一時是保皇派,一時又要攻擊曾蔭權,在李首富要脅傳媒不要攻擊他時,東方是為虎作倀,但久不久又為小市民申一下冤,攻擊大公司為富不仁;在中大學生報一事中,先是站在保守派的一方指責學生無恥,後來民意逆轉時又指明光社是攪屎棒,再後來學生報上訴得直時又回到學生無恥的起點。立場轉變得比民建聯在普選一事還要快!

可是我想都想不到,同樣的事一樣會發生在基督教當中,我指的是時代論壇。之前,我剛剛稱讚它的報導夠客觀,夠全面;但一轉眼到時代論壇要表達立場,作出結論時,溫和的立場又180度轉變為強硬,一字一句和基督右派明光社的回應都有相似的地方,令人懷疑基督教是有cunning of reason,用客觀來尋找別人的弱點,但要它檢討自己,恐怕撤但會容易得多。

首先,它和東方日報,和明光社一樣,當自己是弱者/少數,因此不單不可能加害世俗社會,不是一個霸權,還隱含着自己是被世俗社會迫害的一群的意思。因此它的標題是「當不滿聲音衝著教會而來」,繪聲繪影,為什麼不說「社會對基督教的某些手法不滿」,又或者是「基督教該如何回應世俗社會的訴求」?
再者,用「當不滿聲音衝著教會而來」的意思是把整個基督教當成是不滿的對象,和我們常常強調只是不滿基督右派有所不同,換句話說,基督教界不願和當中表現「出類拔莘」的明光社和恩福堂作適度的切割,這是相當愚蠢的決定,把它們的壞事全都攬在自己身上;同時,亦有無力制衡明光社和恩福堂繼續為所欲為的意思。這是基督教界向基督右派明光社和恩福堂一份婉轉的投降聲明。

霸權者當然是不會承認自己是霸權者,亦不會以為基督教本身其實亦是社會不公義的來源之一,一天它不承認它的行為代表了霸權,表示它一天會繼續目前的行事方式,基督教是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世界,拒絕承認事實,亦不會為它做過的壞事道歉,甚至補償。

這個弱者基督教,曾經:
1. 發動舖天蓋地的宣傳攻勢,令中大學生報幾位編緝近乎因問題有「亂倫」兩字而坐牢,再者,到今天校方仍拒絕撤回之前發的警告信,令他們的前途受損;
2. 因為1的事件,令香港網域出現了內容審查之風,不少色情及非色情文學作品的「三級」字眼被移除或加上了警告字眼,創作及表達自由受到宰割;
3. 佔淫審處極少數的幾位基督教審裁員,甚至自編自導出「大衛,新人」像的大鬧劇.令香港人在國際的顏面掃地;
4. 幾位基督教人士發動投訴,自命清高而不滿「秋天的童話」的幾句粗口.令香港人無從足本欣賞獲國際獎項的本港電影,打擊本港的創作意欲;
5. 基督教人士曾經不只一次投訴同志電影及展覽色情不雅,破壞了香港社會的和諧,製造仇恨;
6. 在「同志.戀人」一事中,利用不雅的投訴意圖令香港社會看不到同志一面的觀點,割喉禁聲,以道德之名達到一己的政治議題,令社會不能客觀討論同志婚姻的正反兩面,騎劫公民社會;
7. 逼令香港特區政府把違反人權法的同志肛交案上訴到最高法院,浪費納稅人的金錢;
8. 賣了廿多天連續的廣告去抹黑不同性向者,以公共衛生之名來欺騙公衆,製做社會恐慌和加深仇恨和敵對;
9. 意圖利用歪曲了的版權法令明光社的對頭團體光明會的網站消失,令三位未到18歲的中學生承受了極大的精神壓力,因為他們隨時因負擔不起巨大的官司費用而要終生負債;
10. 9開始了有財有勢者用版權來打擊網上言論自由之先例,不用啡嗙而用侵犯版權作籍口,可以說是陳冠希事件的遠因。
11. 迦密聖道中學發起一人一信收緊淫審條例,回條只可贊成,不可反對,明顯是把政治鬥爭伸延至學校,不尊重學生學長的意見自由及不表達意見的自由,騎劫公民社會的民主制度,違反程序正義;
12. 在淫審條例的公聽會,一餅五魚,竟有同一人同時出席了近三次之多,對其他守規則不玩分身的市民並不公平,而且更帶有明顯的欺騙成份,把自己的意見放大,意圖騎劫公民社會的民主制度。

另在,時代論壇在報導遊行的成份上有誤導成份:
A. 以同志排在首位,反映的是基督徒心態中亦是把它當家庭暴力條例爭議的延伸,而不認真思考我們提出部份基督教徒以宗教之名侵害公民價值的事實,不知是它根本看不到還是充耳不聞?是不是基督教道德只管束世俗人,卻不是用來管束自己友的?

B. 把自由派基督徒忽略,用出走信徒來代之,是不是有基督徒以為自由派基督徒不算基督徒,因為大家的立場不同,連一個獨立的類別都不配有?還是它當自由派基督徒從來不存在?如此一來是配合A來轉移視線,因為是「出走」而不是「自由派」基督教教徒,因此問題不在基督教身上.只是世俗社會和基督教的衡突。

C. 出走信徒是一個相當難聽的形容詞,帶貶義,用離教者會較好,但始終都是把我們看成是基督教的衍生物,有把所有遊行者包括自由派基督徒當成「只不過因為私人理由而和教會有仇口,所以自然來找基督教的麻煩的人」。所謂殺人不用刀,不用無神論者而用「出走信徒」,理由都不用說就降低了遊行的正當性,和從來不談性文化的性文化學會誣陷遊行者為示威常客,背後的思維框架是一樣:即凡是示威/不滿社會的人做什麼都是激進,流露出來的是既得利益者傲慢的心態。

我想問為什麼時代論壇編寫社評的人,看完了時代論壇的報導後,竟然會不知去遊行的人不是所有都曾經相信基督教?是寫錯還是刻意誤導基督徒?他們有什麼居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