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編輯室周記:政治敏感,但良心呢?

編輯室周記:政治敏感,但良心呢?
廣告

廣告

2009年有『6521』之說,也為了中國『政治敏感年』作了具體的解釋。過去百年在中國所發生的大事,許多都在逢九之年發生:共產黨建國60周年、達賴喇嘛出走50周年、六四事件20周年、以及法輪功包圍中南海10周年,這也就是所謂『6521』。這些事件之所以敏感,不只因為是大事,而且還多是『有苦主』、『未解決』的懸案,這些『苦主』似乎都在侍機而動,希望在這個年頭為『翻案』爭取更多的政治能量。

當中最讓中央政府煩心的,理應就是西藏問題,特別是去年發生了 314 事件,西藏問題今年更是極為敏感。打從年初起,就一直有消息指西藏流亡政府呼籲藏民不要慶祝藏曆新年(新曆2月25日);而剛過去的3月10日是達賴出走50年的紀念日,雖然香港視之如無物,但在藏區則不斷傳來衝突的消息,然而由於消息封鎖,許多消息根本無法突破內地,能夠傳出的消息也難以確定真偽,就如昨天明報頭版的『狂徒重慶殺哨兵奪槍』,就引述星加坡傳媒指策動『恐怖襲擊』(槍殺一名軍人)的四名『狂徒』是藏人,然而事情並未被證實。

當然,有時被官方證實的新聞,可信度比流傳的更令人成疑,就以在兩會前夕、藏曆新年當日發生在北京市三人自焚的事件為例,官方說法可謂離奇過小說:據稱三人原來是新彊烏茲別克人,因為自己的房子被拆卻沒有賠償,自2002年便開始不斷上訪,當地政府聲稱早已安排好一套他們滿意的經濟適用房,但由於他們的『三個不合理要求得不到滿足』(第一,要求市政府報銷他所有費用;第二,要求市政府在媒體上向他公開道歉;第三,要求市政府給他的兩個孩子安排工作)──於是他們便去了北京自焚!

如此荒誕故事,自然是中央操弄媒體的結果,務求將最敏感的東西在這段時間消音,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打造和諧社會。所以近期一個接一個維權律師、民運人士的失踪、被囚,其實也是意料之內。像譴責「六四」暴行前解放軍張世軍、維權律師高智晟、失明維權人士陳光誠、『零八憲章』起草人之一劉曉波,均在過去數月間被帶走、被囚或下落不明。然而他們幾人較具名氣,也較獲注意,更多名氣不及的異議者也正受到同樣待遇,尤其是在西藏、新彊等地的異議者,被囚被捉者不在小數,極需要我們關注。

除了控制傳統媒體,中央更不會放過網絡空間。中央政府對網絡是一手抓一手打,像溫家寶在兩會前夕便來了一次『網上聊天』,做了一次漂亮的公關秀;但在另一方面,自年初起官方以『反低俗』之名整頓網絡言論空間,關閉了許多如牛博網等言論空間,加上之前的上網實名制等措施,進一步對網絡進行監管。『草泥馬』的出現,也就是民間對之的反撲,以幽默來抗擊權威,風行一時便是民心所向的明證。

政府的監控和規管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民間自己先行潰敗墮落。大學學界向來是社會良心的橋頭堡,雖然近年屢讓人失望,但在大是大非上總算堅守得住。然而城大評議會阻撓編委印制及派發《六四特刊》,指可能煽動在場參與人士、引起混亂、影響城大聲譽云云,更指『在六四燭光集會派發特刊等於支持平反六四』,可謂令人無言以對。同時,港大學生會亦傳言要舉行『平反六四』的全民投票,潛台詞是否想要將『平反六四』變成一個要討論的問題?那麼下一次的全民公投,又是否討論將國殤之柱趕出港大、將太古橋上的字刷掉?

今年除了是『6521』,還是五四運動的90周年。五四運動提倡科學、民主,也提倡愛國、自救,當年牽頭的是青年人,他們眼中的是人民的生活、國家的未來,而為此,他們勇於對抗強權、譴責賣國的無能官員。那時候他們抗議專制,要將民主植根在中國,他們會為此走上街頭;70年後天安門的學生也為著一個廉潔、民主、自由的國家而走上街頭,拋頭顱洒熱血;然而今天香港這些同學啊--你看看你的前輩們,問問自己,你羞也不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