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與何故商榷:社運人士參加同人界的雜談

廣告

廣告

《反逆支禁書》是支青組第一本同人物,於十二月二十八日在Rainbow Gala出售,事後據稱惹到不少人的憎恨。今天,筆者見到曾經買這本書的動漫界大佬何故出現,客套地問一問他對本書的意見。不料雙方討論時流於謾罵,結果不歡而散。我覺得的辯才不佳,所以經過深思熟慮之後,作出以下的答辯。

有關「牛力之死」的答辯
何故見到本人,開口就說本出的漫畫「牛力之死」流於涼薄和膚淺,認為本人在創作這故事時幸災樂禍。本人在此先道歉,就沒有顧及中國人對「死」的顧忌的而創作此漫畫。但是,何故說本人創作故事時涼薄和幸災樂禍,則是不實的指控,本人在此作出嚴重的抗議。「牛力之死」這篇漫畫的主旨是主角夜神月因為看過牛力對六四說了不實的言論,於是用死亡筆記殺死牛力。這篇漫畫,我的立場是中立的,完全沒有肯定過夜神月殺牛力是正確的,我只是以夜神月的性格來推敲如果他看到牛力說這番說時會作出甚麼反應,先前我要看過死亡筆記,才知道發生甚麼事。我也沒有在書中說「牛力死得好,牛力死得妙!」,我不明白何故為甚麼指控本人涼薄和幸災樂禍。而且何故動不動就說人狡辯,卻不指出本人如何狡辯,實在有失學者的理性風範。

如果何故以讀者的角度來向筆者問罪,那樣我慶幸現在是言論自由時代,否則我要被何故誅九族。在明清文字獄時,皇帝往往對文人的作品作出古怪的解讀,然後批評這些文人誹謗政府,之後就屠滅該文人的九族。想在這裡說的是,我們這些文人創作的時候是以作品為主,至於讀者因為自己的文化、價值觀、立場而作出偏頗的解讀,這不是文人能夠控制的,而何故拿這些偏頗的見解來向本人大興問罪之師,完全對本人和作品毫不公道。例如〈撒旦詩篇〉讓基督徒看就沒甚麼問題,但如果讓伊斯蘭教徒看就大有問題,本人相信何故對〈牛力之死〉的批評就像回教徒批評〈撒旦詩篇〉一樣,是因為價值觀的問題。

有關「動機」的答辯
何故對本作另一個主要的批評是本人及本組織動機不良,以政治「騎劫」同人界。動機方面,何故指責本人並不是因為純粹對同人誌的愛來創作同人誌,已經是論罪當誅。政治「騎劫」同人界更是萬萬不可。何故要求本人查清楚同人誌的定義才和和辯,本人的答辯如下:

根據網上資料,同人誌的定義為:
自行創作及出版的漫畫,一般被稱為同人誌(doujinshi)。(Rainbow Gala官網)
同人誌這詞匯來源於日語“同人誌”(どうじんし),是指一群同好走在一起,所共同創作出版的書籍、刊物,雖然所謂的同人誌原本並沒有特別限定創作的目標事物,但對一般人來說,比較常聽到此名詞的用途,是在意指漫畫或與漫畫相關的周邊創作方面。
  而且絕大部分都是自資的,有別於商業漫畫,有較大的創作自由度和“想畫甚麽便畫甚麽”的味道。
  在同人誌中,也分為“原創同人誌”(original doujinshi)和“改編同人誌”(parody doujinshi)。原創同人誌是指故事人物、內容、情節等,均是自己創出來的。理論上,它們的自創成分是比較高的。至於“改編同人誌”,也有人稱為“演繹同人誌”,就是拿已有的其他故事(例如正式出版的漫畫),進行再創作或改編,包括改變故事情節、改換部分人物,以至合並數個故事等。雖然題材是取於現成的故事,但也有作者的創作。(Yahoo!知識)

故此,「志同道合」、「小本經營」、「和動漫畫相關」等元素,就是同人誌的定義。本人不覺得支青組的刊物不符合以上的要求。何故的定義可能有偏頗的地方,希望他能夠更正。

如果何故苦苦追問本人的動機,本人作答如下:一開始,支青組的系列漫畫並無要求漫畫家一定要創作和時事、六四有關的漫畫,本同人誌只是作為支青組與青年溝通的渠道,有機會的話就招攬對時事有興趣的年青人一起創作,搞活動,僅此而已。本人承認創作同人誌的確有一些政治動機,但不見得有甚麼問題。

另外,甚麼是對動畫純粹的愛?語意曖昧,根本就不知所云。另外,是否有政治動機去創作漫畫就一定有問題?

如果「對動畫純粹的愛」的定義是指對該動畫有無條件的愛,那一定是違反常理和邏輯的。正如何故的學長李天命所說,喜歡一件物品不可能是無條件的,例如有人喜歡Clannad的溫情,死亡筆記的鬥智鬥勇,當你說出你為何喜歡該動漫作品,實際上已經代表你有條件地愛該作品。何故以此指責筆者,是不合理的。

至於表達「對動畫純粹的愛」,為甚麼有政治成份就是對動漫不敬?有些作品,例如《反逆的魯路修》是一套政治動畫,動畫部分內容興爭取民主自由有雷同的地方,筆者覺得可以用來創作與中國民主有關的同人漫畫,而且十分應題,有何不妥地方?

如果何故是因為要求同人漫畫的角色性格或內容必須和該動畫有關,就指責筆者,這樣有欠公允。例如同人界有很多BL和GL的漫畫,都是歪曲角色性格,胡亂調亂動漫人物的性取向,何故為甚麼不去指責他們,反而因為本人的漫畫和時事有關(而且內容盡量貼近原著),就大加攻擊?是不是因為BL和GL風行在先,所以何故就不敢批評?還是何故先驗地認為政治成分漫畫不可接受,有政治潔癖地批評本人的作品?如果何故只批評本人而不批評BL/GL作品,那就自相矛盾。

何故可能說,創作BL/GL的漫畫的人是因為他們對漫畫有熱誠才做,動機純正,而本人則是有政治目的,所以本人論罪當誅,亦不合理。搞同志誌並不需要計較作者的動機,日本許多同人誌作者是借同人誌作為跳版,進軍商業漫畫,比較本人更具野心,動機更加不純正,這是不是錯的?如果不是錯的,為甚麼何故一口咬定有少許政治目的的創作就是罪該萬死?而且何故如何一口咬定本人是無熱誠去創作的?

另外,如果有人覺得《新世紀福音戰士》內容太灰暗,會鼓勵青少年自殺,於是那人就用同一動畫的角色創作一個勵志故事,旨在鼓勵青少年勇於面對生命,那樣何故會不會指責那人是「勵志社工騎劫同人界」?如果不會,為甚麼何故要指責筆者是政治「騎劫」同人界?那人也是動機不純!

希望何故看完文章後能夠和筆者作討論,謝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