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轉載︰驚濤駭浪類比法

廣告

廣告

「使用類比法分析同性戀、亂倫和人獸交」,這名昔日曾人獸不分的耶徒,原來自認懂得如此驚人的性道德「類比法分析」,相信必然擁有長篇大論,科學化的獨到見解,而並非三言兩句,欠缺任何客觀合理推論過程,便跳進結論的片語或「順口溜」口號。

但是,很耐人尋味,為何他竟連自己如此偉論高談,也忽然一字不留,靜悄悄刪掉?難道高舉自詡「讀過語文分析的人」,會沒有任何自信,保留需「文責自負」的證據?奇怪是,在清洗現場所有文字證據後,才補上唯獨一言堂自說自話的無據結論?更將視線移向對方若干年前的「XYZ」,難道當前發生的文字博奕,是沒有充份理據將對方臣服,反而與以往歷史產生必然掛鉤關係?訴諸不相干的謬誤心態,正是他這刻,企圖混淆與轉移觀眾視線,狡詐無恥的詭辯伎倆!不妨轉往鵝頸橋打小人,有效過日夜祈禱。

若然認為他人「曲解我的原意」,便更應該運用自認「讀過語文分析」的理論,逐一闡明,解述何謂正確學問態度;但事實,竟是重複以往的刪文動作,繼續人為捏造文過飾非場景,並自我精神勝利,向弟兄「吹雞拖馬」說「請為我祈禱」,神神化化地稟神,幻想著上帝被他差遣,嘗試考慮一下畫符唸咒,效果可能會更靈驗。

根據他自認「讀過語文分析、類比法」的偉論,原來討論所謂「同性戀」,由於以「人、獸」區分乃屬同等母集概括層次(亦是當前爭議對立而合符「矛盾律」的觀點),而兩者亦非同一集合內,初步界定即泛指「兩人非獸」間的「戀(愛)」,再重申附設問題,即包含「人與人」當中的歧視問題。

現在以他的獨特邏輯推演,便可直接類比等同「亂倫、人獸交」,而對此引伸解讀即是「親屬(父女、母子)」和「人獸(人、豬)」等類同組合間的「交媾行為」,簡單解讀成「兩人非獸戀愛」,如同行為上的「親交、獸交」定義。

所以,承襲以上超凡前設詮釋定義,同樣推論出,他所信守「兩人非獸間」的「異性戀」,引伸同樣條件包含「兩人非獸戀愛」的前設不變元素,理應同樣得出結論「親屬(父女、母子)」和「人獸(人、豬)」等類同組合間的「交媾行為」。除非,前提「異性戀」條件其中的「他」,乃「不是人、是禽獸、無法定義男女的雙性人」,才可推翻由「同一律」條件原則下,衍生不變的必然一致結論。故此,他已間接地,自認進行「亂倫、人獸交」等行為。
(按:這則沒曾被「曲解我的原意」回應,同樣已遭靜悄悄刪除)

˙擴大論點,不相干謬誤,不一致謬誤
這人士回應所針對對象,明顯是相關參與該原文對論著的「某指定博民」,但以上短短內容,已出現的前提牽涉對象,竟可以由「大家」,跳至「香港人」,又跳至「有位網友」,再跳至「可能有人」,最終還歸納結論為「新一代港男港女」!是否令人嘆為觀止呢?有誰能否計算出,究竟他目前對話有多少人?使用甚麼網名?或屬於甚麼性別性格類型的人?

˙自編自導自演的豬兜思考方法
文首即結論於不知名的「主觀」之後,再結論「缺少了類比法」,再引伸議題於「對與錯這觀點應否建基於少數服從多數」,再結論出「大麻為何香港人對之又那麼大反應」,再結論出「大麻比同性戀莫非更邪惡」,再結論出「可能有人說在私人地方作私人事情不影響他人就行」,再結論出「家中亂倫、人獸、索大麻應該不予以抵制」,再結論出「阿嬌做愛拍下淫照惹人聲討」,再結論出「教細路仔在黑暗裡行事」等等事物。

以上段段自我製造高潮內容,當中除了曾模糊引導「下方有位網友提出荷蘭創先河(同性戀婚姻)」外,全皆欠缺清晰實質、或合符類比對方立場的前提。觀眾可憑個人豐富想像力,試試將該人士一連串的結論式創作語句,考驗想像,看能否憑著甚麼黏合事物,接連穿插其中,才可構成合理的有效推論。但本人並不排除,他極可能左腦管理邏輯的部份出現問題,或可能正值生理衰退更年期,而出現語無倫次,大腦失禁癥狀。

˙某人說「父母相戀敦倫生育自己當然不是嫖妓雞蟲」,然後又失控除掉褲子,屙了一個響屁,連隨失禁,於提出「當然不是」後,但又神奇地會成為「同一問題」,說出既然「父母相戀敦倫生育自己已合法化」,便須考慮「嫖妓雞蟲強姦妓女生育自己合法化」的可能。父母嫖客雞蟲妓女,當然可能也是「同一問題」性交下生育自己。

˙既然「同性戀當然不是人獸交」,但在男耶徒信仰行為內,動輒向著疑似同性的上帝聖交,很令人懷疑屬於另類「同性戀」,而沈迷於畸型「三位一體」的非人物體祈禱交接,不禁產生另類「人獸交」的合理聯想。

不愧自詡懷有「讀過語文分析」的學者風範。

原來,根據客觀事實,而「經常抨擊神職人員搞細路」,便可結論得出「他有這童年陰影」的關聯。
因此,根據主觀選擇,而「經常抨擊他人抨擊神職人員搞細路」,亦可推論得出「他有這童年陰影於他人的童年陰影」的關聯。
並且,根據主內包庇,而「信徒多不抨擊神職人員搞細路」,便可推論得出「信徒多沒這童年陰影」的關聯。純為隱藏數十年的案件而緘默。
無奈,「上帝經常抨擊世人都犯了罪」,便可推論得出「上帝有這童年陰影」的關聯。是誰幹了上帝一個死去活來?

無須理會如何,當他以自謂「禮貌和不離題」,在「抨擊他人遭神職人員搞的童年陰影」後,所以不會自我刪除;但對方的「抨擊神職人員搞細路」,卻屬於「無禮貌和離題,所以被刪除」。希望有人向他的不一致雙重標準,送上一粒「丟那星」。

原來,探究外星究竟有沒有生物存在,是必先「判斷決定外星有沒有生物」!?科學被姦!
原來,懷疑妻子究竟有沒有通姦勾漢,是必先「判斷決定妻子有沒有通姦勾漢」!?證據被閹!
因此,任何人祇須問他「火星上有條契弟吹水唔抹嘴」,他祇可不假思索,先直接結論「是、否」!腦袋容不下「不可知」的空間。

皆因,耶徒早已習慣,當被質疑「上帝是否存在、殘暴、不仁、淫賤….等等」,他更祇可收窄結論,為獨一答案說「否」,而任何選擇類別、與思考空間,是從沒存在過。這就是該信徒口中「讀過語文分析」後的思維模式。

原來,當「我唔知道你係邊個」後,即可以「你的口吻好似係 XYZ」為理由,將對方的回應,徹底刪除。「口吻好似」乃最先進新穎的「簡易治罪條例」。

皆因,耶徒爭相仿傚耶華「口吻」模式,早已幻想等同變身為上帝,代言審判懲治「好似」有罪的主外人,祇要主外人曾被「簡易治罪條例」判斷了「覺得佢好有問題」後,便可據此,循環不息地,向「口吻好似」的主外人,為所欲為進行言論審查,然後宰割杜絕;而「口吻好似」的主內人,必然沒有問題被保留。

「希望佢好賤為之」。

文︰unclebasketball
( 引用自:http://hk.myblog.yahoo.com/Spindrift-HK/article?mid=10955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