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奧巴馬時代的中美關係新格局

廣告

廣告

美國歷史上首位黑人總統奧巴馬正式就職至今已兩個月多了。兩個多月來美國與
中共發生了幾次不大不小的磨擦和衝突:最早是奧巴馬上台不到兩天,當時
還是候任財政部長的蓋特納在國會聽證會上說了句「奧巴馬總統相信中國操控人
民幣匯率」,當即引來中共高官群起嚴詞反擊;後來美國因為金融危機惡化,有
求於中共繼續買美國債,對操控人民幣匯率一事才逐漸降低調子,事件表面平息
卻沒有徹底解決!
按下此事不表,再說奧巴馬上台還不到一週,中共高層立即三
架馬車齊出,展開目標明顯是針對美國的圍堵式外交:先是總理溫家寶訪問美國
的歐洲盟邦德國、英國、西班牙、瑞士以及歐盟總部,希望「堡壘先從內部攻破」,
卻在劍橋大學被一隻針對「獨裁者」的飛鞋壞了大事。堂堂「大國」總理被飛鞋
而反應失據,尚算為外交小疵,但過歐盟大國法國之門而不入或不能入,則是外
交一大敗筆了。無論如何,中共頭號人物胡錦濤緊接著即親自踩進奧巴馬的「根
基地」非洲,除了著眼於爭奪非洲的石油和其他廉價能源之外,與美國開國二百
三十三年來首位非洲裔總統爭奪黑非洲的用心更昭然若揭。可惜的是胡老總卻不
敢(或不能)直踩奧巴馬之根肯雅(肯尼亞),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訪問非洲
的「貪殘雙飛」津巴布韋和蘇丹,外交成就自然大打折扣了!不過,還是「隱然
欽定接班人」的第二號人物習近平博士年輕有為:胡總前腳剛離京,習總不旋踵
即飛到美國後院,先在墨西哥發飆,不指名用中共獨有的粗俗語言開罵「有些吃
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竟然敢「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習總大概出國機會不
如胡總多,不知道「吃飽了的外國人」是不會「沒事幹」的,至少「床事」就一
定比政治和性慾同受壓抑的專制國家領袖「幹」得多!習總跟著直入委內瑞拉,
與美國死對頭大獨裁者查韋斯擁抱親吻,明剃美國眼眉!中美關係在美國歷史上
首位黑人總統上台後不久即出現這一系列不祥舉動,實在不是好兆頭。
但奧巴馬似乎頗有大帥之風,在國內領導班子取得國會也即美國人民授權組建妥當之後,
迅即展開外交反擊。奧巴馬先派副總統拜登訪問德國和歐盟,鞏固盟友關係;接
著自己親自出馬外訪,首站選擇近鄰加拿大,鞏固自己後院。奧巴馬接著就接見
外國領袖,第一個來訪的當然不是胡錦濤而是日本首相麻生太郎,目的是鞏固美
國在亞太地區最重要的美日同盟;奧巴馬接著會見英國首相白高敦,重申英美之
間的「特殊夥伴關係」。
奧巴馬之後,其國務卿希拉莉便展開「智慧外交」,先訪
世界重心亞洲,首站仍是美國在亞洲的盟邦日本,第二個則是亞洲的伊斯蘭大國
印尼。奧巴馬巧妙地利用自己小學年代曾在印尼讀了四年書的關係,改善美國和
伊斯蘭世界的關係。希拉莉接著訪問盟邦南韓,最後一站才轉到中國。中共和全
球的華文媒介都說這表示「美國十分重視中國」,因為希拉莉「壓軸」才訪問中
國。「壓軸」就表示「重視」,中國人之死愛面子於此可見一斑。
無論如何,中共和大多數華文媒介卻沒能從奧巴馬上台兩個月以來的一系列
舉動和作為中意識到:美國開國二百三十三年來出現的首位非洲裔總統,已經悄
悄帶來了美國外交戰略的重大改變。這改變的重心就是美國的外交政策將更加注
重其背後的美國價值,也就是美國一直在世界上極力推廣宣揚的自由、民主和公
正等普世價值;正如奧巴馬在其暢銷書?勇敢的希望?(The Audacity of Hope)中
所闡述的:
「我們面臨的挑戰是要保證美國的外交政策能把國際體系推向更平等更公
正更繁榮的方向;並且確保我們所致力促進的(國際)規則同時為美國和掙扎中
的世界利益服務」(頁316)。
在這種新理念之下,相信奧巴馬對中共政治上堅持專制獨裁,卻利用龐大的
經濟力量企圖影響甚至控制自由世界不會袖手旁觀。其實,自從美國大選開始以
來, 中共對美國政局的發展就關注殷殷,擔心美國政局會因為出現首位非洲裔總
統而帶來重大改變。中共心底裏其實是不希望奧巴馬當選的。但是,事與願違,
去年十一月底奧巴馬終於當選了。為了現實的利益中共當然立即「轉呔」:總書
記胡錦濤趕緊發去賀電,並且通過高層發話要奧巴馬注意維護「中美兩國共同的
核心利益」。但是,奧巴馬似乎對這種只維護中美兩國「核心利益」的呼喊無大
反應。相反,奧巴馬卻在其就職典禮上的演講隱隱然而狠狠地刺了中共一刀。他
藉回顧美國立國先賢的理想,既點出中共專制的特質,也帶出了美國將來的外交
理念以及更綜合更全面的外交策略。他說:
「回顧我們的先輩,他們力抗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靠的除了飛彈和戰車
之外,還有強固的聯盟和持久的信念。」
中共中央電視台當時直播到此,也不能不趕快斷播。中共想不到自己的熱臉
孔貼上了冷屁股。這其實是對美國開國二百三十三年來首位非洲裔總統所知有現
限所致。中共不知道,奧巴馬雖是半個黑人,卻是美國價值下培養出來名副其實
的徹頭徹尾美國人。奧巴馬對亞洲專制國家領袖所鼓吹和奉行的所謂「亞洲價值」
並不認同也沒有什麼好感。在上引的暢銷書和另一本暢銷書?父親的夢想?
(Dreams From My Father)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奧巴馬的心路歷程及其價值觀!奧
巴馬十分同情第三世界國家諸如亞洲印尼和非洲肯雅的窮人,卻對美國的亞裔人
士如南韓人和中國人沒有太大好感,因為在美國的多數亞裔人士都只注重個人經
濟利益,不大關心社會和其他族群的整體利益;有的亞洲人甚至比美國的白人更
為歧視黑人!奧巴馬作為在美國出生和成長的非洲裔美國人,對此當然有深刻的
體會和認識。
明乎此,奧巴馬今後的外交政策,將會更多的以美國價值也就是美國極力推
廣宣揚的普世價值為基礎,結合美國的政治、軍事、文化和「智慧外交」等綜合
力量,全面向外擴展。中共所面對的將是一個全新的外交格局,而其對手將是一
個比只懂得美國軍事威力的總統更難對付的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