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信差的動機──談《星期日檔案》醜化「電車男」之事

廣告

廣告

 小狼並非從新聞、傳理學系或學院畢業。雖在大學裏,確曾修讀一些傳理科目,但對現今新聞學的認知,大多來自中學時的自修。每次談到什麼報道失信時,我總是第一時間想起一本書──《信差的動機──新聞媒介的倫理問題》(The messenger’s motives: Ethical problems of the news media)。

 這本由John L Hulteng撰寫,羅文輝翻譯的書,由台灣源流出版社出版。出版社把它歸在「傳譯館」系列中。書中說了許多傳統新聞的道德、操守問題,就算不是專業記者,只是普通大眾,亦值得讀的。當時,我只是從公立圖書館裏借來看的。

 我很慶幸,我對新聞學的啟蒙書是這一本,而不是什麼「如何撰寫最暢銷新聞」之類的書籍。在我日後參與的學生運動也好、當上學生報主編也好,以至走進社會大學工作也好,我都總把新聞的道德倫理,放在最着緊、最關注的位置。在許多涉及媒體報道的討論、研究中,我雖手中無書,但仍常常在心裏recall出書中的內容,以及其他關於傳媒操守、傳播動機及後果之研究、討論。

點擊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比如對動漫族群來說,仍是記憶猶新的「《大學線》報道BL漫畫」之事。對小狼來說,這報道的主要問題,是記者採訪時,應已從一些受訪者中,得知該種事物的真象,記者只要做些查證便行。可是,記者卻要背着事實、真象而行:記者非但沒清楚、客觀說明報道中的事物,更故意含混其辭,令對此圈子不熟悉的公眾混淆(例如以為凡BL都是激H的);記者誇大了個別具有「特殊性」的特例,製造道德恐慌;記者故意篩選受訪者的發言,對於客觀說明真相的、未能造成譁眾取寵的受訪言論,一概棄之不用,導致發生了斷章取義、歪曲受訪者言論的事。

 然而,若說《大學線》的問題,是新傳院學生初次投身新聞採訪,而「在年輕時所犯下的錯誤」,那麼,對於像阮小清般的資深監製,犯下一模一樣的錯誤,這又該如何辯解呢?

 連續兩週的《星期日檔案》,題目分別是「港男.講女」及「港女.講男」。在說「港女」的一集,節目採用「指責A→反駁A→指責B→反駁B→指責C→反駁C……」的手法,把香港女性普遍刻版形象,以及人們對之的批評,呈現成對罵式亂鬥。但到了談「港男」的一集,節目的手法卻截然不同,把「港男」指向學歷低、不擅與人接觸、終日沉迷動漫遊戲的所謂「電車男」,再力數這些所謂「電車男」的不是。

 節目播出後,引來許多不滿,而透過各方渠道(包括小狼自己認識的人,網上的部落格文章,以及一些報章、電台節目的報道),已肯定了《星期日檔案》犯下了上述「《大學線》報道BL事件」的錯誤,無一遺漏:

 記者非但沒清楚、客觀說明「港男」、「電車男」、喜歡動漫遊戲的族群……等的真象,更故意含混其辭,令對此圈子不熟悉的公眾混淆。雖說報道沒有直接說「御宅族/愛好動漫的族群,就全都是不能與別人接觸、成績低落……」這樣的言詞,但從整個文脈(上文下理)的鋪陳,確會令本身不熟悉動漫愛好族群的公眾,接收到這一種印象。

 記者誇大了個別具有「特殊性」的特例,如節目中的「Peter仔」,製造道德恐慌。

 記者故意篩選受訪者的發言,對於客觀說明真相的、未能造成譁眾取寵的受訪言論,一概棄之不用。好像發行巡遊,以望澄清御宅族真象的Thomas,《星期日檔案》記者曾訪問他,當時他也向記者客觀說明有關族群其實是如何的,結果節目中完全沒有採用,更刻意把有關族群,報道、鋪陳成與Thomas之說明完全相反的形象。

 不但如此,更有受訪者在討論區指出,《星期日檔案》記者故意以剪接技術,令他的說話,與本來的意思南轅北轍。在香港高登討論區中,發言者陳近南說:

 當時他們訪問的題目是這樣的:「『電車男』這個詞彙,是否被人濫用?」那麼我們就回答:「是啊,人們不明就裏,也強行把別人扣帽子作『電車男』,許多女人也胡亂責罵別人是『電車男』。」之後記者問:「那麼你們有沒在這種濫用風氣之下,被人指為『電車男』?」結果(節目播放時),剪掉了前面說濫用那些意思,播出來就變成我們自認是「電車男」。(註:原文為口語,現改為書面語)

 這種對受訪者言論、對真象的扭曲,已很難說是「無心之失」。以該兩集節目的監製的資深經驗來說,這情況以「蓄意為之」來解析更為合理。看着「資深」傳媒人,幹出這種粗暴地強暴真相的舉動,我們可以怎麼做?這群本來被以為有一定程度公信力的信差,這次故意作失實報道,又可以怎樣解析?

延伸閱讀:
漫遊者:〈一人一信 投訴《星期日檔案》〉
「329御宅族宣言」的facebook
新浪網:「329御宅族宣言」的報章相關報道
Kursk:〈好好笑咩﹖再思港男「問題」〉
方潤:〈Monday, March 16, 2009〉──方老師的分析一矢中的。許多被節目中刻劃成「問題」的東西,根本就不是問題,純粹是節目譁眾取寵的故意渲染。
kykykyky:〈星期日飯局〉──這次《星期日檔案》其實很「成功」。
刁民:〈港男港女的自信〉

影像串流為編輯所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