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轉載] 梁楓律師:中國草根NGO內部治理的問題

廣告

廣告

來源: 梁楓律師的博客

俗話說『旁觀者清』。作為旁觀者,很容易會看到草根NGO內部治理中的問題。但也很容易給人留下『站著說話不腰疼』或者『坐而論道』的把柄。但相對於『當事者』來說,作為『旁觀者』,也許其『責任』就是『說三道四』吧。

因此,我還是想本著『對事不對人』的原則,對近期某些NGO出現的負面事件稍作總結和梳理,讓我們能夠更透徹地看到目前草根NGO在內部治理中所遭遇或者面臨的問題。

一、工商註冊的草根NGO在章程、理事會方面的尷尬

由於不符合當前政策的嚴格要求,不少草根NGO選擇在工商部門註冊。我相信大部分應是無奈的不得已而為之,但或許也有根本就不想在民政部門註冊登記的。這二者的差別,也更映射了當前社會環境下『草根NGO』的複雜性。對於在工商部門註冊的草根NGO來說,由於草根NGO的宗旨主題身份的性質使然,就會出現其在註冊登記時在工商部門備案的章程與實際執行的章程不一致的情況。基於法律要求,註冊登記時,按照企業模式以董事會為基礎的公司章程顯然與NGO自身的『使命』不符。因此,很多草根NGO私下里,往往會再製定出一套以理事會為基礎的『真正』的章程。而事實上,這個所謂『真正』的章程並沒有其應有的法律效力。

在目前的組織結構中,NGO中的理事會與企業中的董事會還是具有非常大的區別。前者的理事大多是應機構負責人邀請而來,往往只是掛名,很少參與具體決策,更談不上持有機構的『股份』了(實際上,對於很多草根NGO來說,創辦人往往就是實際上的負責人,理事會則會很容易成為成為一個虛設的機構);而後者中的董事則往往是出資者。

這樣說來,由於根源上的不同,作為草根NGO的理事,往往可以『說走就走』,拂袖而去,而企業的董事的退出,則需要按照法定程序進行。因此,這其中的種種尷尬,無不增加了工商註冊的草根NGO在內部治理中的難度和復雜性。

二、人力資源管理中的情與法

按理說,工商註冊的NGO,作為法律上確認的『企業』形式,更應該按照《勞動法》以及《勞動合同法》的要求,對其員工進行規範的人力資源管理。而事實上,從現在的法律背景來看,即使在民政部門註冊的社會團體、民辦非企業單位、基金會,均應按照上述法律規定履行一個用人單位對勞動者的法定義務。

但現實是,在一些草根NGO,對員工權益的關注顯然是不夠的。我們承認,在殘酷的現實面前,草根NGO巨大的資金壓力,讓他們很容易不得不『侵犯』勞動者的權益。但我想說的是,無論你從事的是多麼崇高偉大的事業,也不能抵消或者免除一個機構對其員工應盡的責任。

因此,如果說有NGO與員工不依法簽訂勞動合同,不為員工辦理法律規定的各項社會保險(或者讓員工『自願放棄』,或者承諾到年底一次性發放),不能按時發放員工的工資,那麼,我們在理解機構資金困難的同時(如果真的是因為資金困難的話,事實上有些時候不是),依然還是要確定上述行為的違法性。由此,一個機構在違法行為基礎上的內部治理,可想而知。進一步說,如果有些草根NGO本身就是以『維權』為使命的話,更不如說是一個莫大的諷刺。正如有一NGO的員工所說:『作為替社會弱勢群體維權的NGO組織,如果連自己員工的基本權益都保障不了,更何談替他人來維護正當的權益呢?』

三、捐款帶給NGO的『煩惱』

對於初創時期的NGO來說,如果想要其各方面均規范運行、制度完善,顯然是一個過高的要求。但是,『較低的要求』也不是沒有底線。

首先,舉辦活動的高預算、低操作問題。

據某NGO前員工說,『我們做的活動都是有預算的,比如開個會,預算9000元,實際上只花出了一兩百。』 『給培訓老師的費用、志願者的費用都在預算裡面,但是實際上沒給,頂多買點水果,這能花多少錢呢?』一方面,我們可以說,一切歸結於資金緊張,從NGO負責人的角度來說,不得不從項目預算中『擠』出一些錢來,『拆東牆補西牆』,來維持機構的日常運行。但這些做法,即便是負責人沒有中飽私囊,對於捐贈人來說,顯然也是一個令人不悅的事情。在目前的捐贈大環境下,不少捐贈者大多以項目為單位進行捐贈或資助,而鮮有對機構的日常運行捐贈。無奈之下,這畢竟也是事實。

但是,更大的問題是,有些時候,從『高預算』中擠出的錢,並不能讓人確信這些錢被用到了機構的日常運行了。如果不是,那真的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其次,基於稅收以及機構本身在工商部門註冊對捐贈人的心理影響問題,有時候,捐贈的款項,會直接打入NGO負責人個人帳戶中。在現實環境下,法律有時候都無能為力的情況下,我們對於『自律』顯然更不能作出更高的期待。因此,捐贈者這樣做,讓自身對公益事業或者項目的捐贈初衷完全寄託於NGO負責人個人的信任上,其風險不言自明。因此,在NGO的內部治理中,其道德風險甚至都會大於法律風險。

據一位長期從事NGO事業的社會工作者說:『國內NGO在財務管理和資金使用上的隨意和混亂,在行內已經是公開的秘密。社會公眾長期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行政機關和政府官員的腐敗問題上,從而使非政府組織的自律與規範淪為監督的盲區。』所以,財務方面的管理問題,顯然已成為草根NGO內部治理的一大難題。

以上種種,關於草根NGO內部治理中的問題,既有現實大環境的外部原因,更有內部根由,似有『揭傷疤』之痛,但直面問題,才能逐步想出解決問題的辦法來。希望本文不會引起某些草根NGO的不快,而可以從善意、積極、正面的角度,尋求NGO內部治理機制的完善與成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