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對號入座?

廣告

廣告

 數天前,小狼於死線邊綠掙扎,忙着趕稿時,某個M群忽然彈出,當中有位認識了頗長時間,但彼此都不太了解的人兄,強要說早前《星期日檔案》的事。而他劈頭的第一句,就是罵在部落格上撰文,呼籲同好站出來說不的作家何故,說何故定是中年亢奮上腦、瘋了無疑。

 被勢力強大的媒體這樣抹黑以後,本地的動漫同好應該如何做?應否站出來搞巡遊?這個問題不是黑白分明的事非題,而是涉及戰略考量的選擇題。不同的對應策略,各有其利與弊,這問題小狼向來就不擅長回答。然而,那位認識了頗長時間的人兄,卻打着很不合理的論點去罵何故──他說《星期日檔案》根本沒有問題,有問題的只是站出來說不的人。

 何出此言?這位人兄在M群裏的唯一論點,就是指《星期日檔案》中,沒有提及「御宅族」一詞,沒有說過「御宅族」是如何不好、如何不濟,現在只是御宅族自己「對號入座」,自認是「電車男」而已。對他來說,只要節目裏沒提及過族群的名稱,即使內容上故意含混其辭,甚至透過剪接手法扭曲受訪者說話,令出來的效果與受訪者原意、與真象相反,誤導了本來不太認識這族群的公眾,扭曲、唱衰該族群的形象,他都不認為這樣做有違傳媒的操守。這位人兄只丟下一句:「公眾自己有責任去了解真相」。

 若此人兄之理論是成立的,那麼只要報道中不提及某些稱呼,那麼任其內容如何杜撰,都沒問題了?每逢被抹黑的族群,要澄清事實真象時,就都成了「對號入座」之人了?

 誠然,公眾有責任去看清真相。但傳媒有更大的責任,去維護自己的公信力。但這次的《星期日檔案》記者,明明採訪到的東西,都不是這個樣子,卻透過含混其辭;以剪接技巧扭曲受訪者所說的意思;不喜歡的採訪內容就棄之不用;故意放大某個不普遍例子去誇大其離經叛道性質,藉此製造道德恐慌……等種種手法,去歪曲真象。而誤信它的公眾,大抵只是基於「無線新聞」這個老牌機構的公信力,加上在繁忙的生活中,沒時間事事親身求證而已。說到底,誰的責任才是較大?

 可笑的是,依這朋友的邏輯,責任最大的元兇,僅僅因為沒直接說出那個族群的稱呼,就變成毫無責任。反而走出來希望釐清真相的人,就要承擔起「對號入座」這個指控。到底是這位人兄──這位我跟他彼此不大了解、卻認識了很久的人──他的人格、思想變了?還是今天這個社會的價值觀變了?被人以扭曲事實的方法抹黑,當事人走出來澄清,何罪之有?澄清的方法、策略當然可以討論。然而,把走出來澄清視為一種罪,把扭曲真相的元兇視為無罪,這種思想,與大陸慣用的洗腦技,以及那種大權者王道、在下者只能委曲自己盲目服從的「中環價值」,同步得令人不寒而慄。

 在我來說,除非對方以嬉笑怒罵的方法,作出不涉及失實的仿諷、調侃,這時就算擺明是拿你來開玩笑,你也真的不要「對號入座」了。嬉笑時自有嬉笑的秩序和守則。不然的話,像這位人兄口中所指責的「對號入座」,只是一種借用看似有理(實質經不起論證考驗)的嚴重罪名,把責任來過乾坤大挪移,以圖混淆公眾的視聽而已。

相關文章:
信差的動機──談《星期日檔案》醜化「電車男」之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