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Hoiku Westa:評《魔戒》

廣告

廣告

 前言:這是Hoiku師兄的文章,原本計劃刊在《Blooding》中,但最後該期《Blooding》未能出版。師兄之言,亦是在下之感,故特在敝格上發表。

 電影《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風靡全球,但在港雖票房尚算高收,觀眾的風評卻只屬一般,有影評人認為因為大家都趕潮流而入場,而香港人卻對這種西方奇幻並不熟悉。

 這難怪我們玩電視遊戲長大的一群會特別看得眉飛色舞。原著《魔戒》是令西方人為之瘋狂的中土(midel-earth)系列小說之一。他們狂熱得為中土製作了像真得恍如真有其土的地圖,還為中土創造了有完整文法的精靈文。很多不同的人按著這個中土的世界的骨幹進行自己的創作。慢慢地,中土系列發展出on- board RPG遊戲,再演變成今日大行其道的RPG電視遊戲以至on-line RPG遊戲。換句話說,中土就是我們常玩RPG遊戲之源頭。所以我們看《魔戒》時會特別熟悉故事中的世界觀。

 《魔戒》故事中,一切有特殊能力的器具,無論是奸角白巫師所持有的水晶球,忠角精靈女王所持有的照心鏡以及故事中心的至尊魔戒,都有魅惑人心的能力,讓人沉淪在魔力之中,亦是魔王監察世人的渠道。這顯示《魔戒》的作者主張不信任這些具有魔力的器具。筆者沒有做足夠的資料搜集,並不知《魔戒》的作者是否就是中土系列的原作者。但最少中土系列的原作者和《魔戒》的作者的想法同出一轍:主張反工業化,反現代化,亦可算今日反全球化主張的前軀。

 也許他(他們)會感到惋惜吧?我們今天就活在「魔器」世界之中。我們日常用的電視、電腦、網路、電視遊戲都活像具有魔力的器具,他們能做到我們雙手不能可做到的神奇事,但隨了少數人活像鑄造魔戒的人般掌握魔物的技術外,我們對「魔器」內裏的底醞所知有限。

 網路上的私隱保安問題,恰好讓人對號入坐,聯想到《魔戒》主角用至尊魔戒時出現的魔王之眼。用window upodate時的「這不會傳送任何資訊到Microsoft」字句,不就像魔王之眼對你說「我並不在監察你」嗎?

 最重要的是,「魔器」的確會魅惑人心,讓人沉淪在魔力之中。由上一代的電視奴,到今日的遊戲奴、電腦奴、網奴,有多少人被「魔器」魅惑而喪其心志?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感到自己在進退兩難的窘局。身為動畫大師的他,認為兒童看四、五小時動畫,並不能為他們帶來甚麼創做力。

 事實上,反對全球一體化還未鬧得熱烘烘之前,已有作家預言全球一體化,讓各地的特色消失,世界每一個角落都變得相差不遠,再沒有文化衝擊帶來新事物;而快餐速食文化帶來生活的方便,但卻導至人們慣於在預設的框框中過活,人們都喪失創新的能力,喪失自我。這不就正如《魔戒》中九位人類國王因沉迷「魔戒」帶來的權力而迷失自我,變成戒靈一樣?宮崎駿形容現在世界已踏入模仿抄襲的世代,對他來說日本動畫業正面臨死衚衕。

 令人感諷刺的是源自中土系列的RPG遊戲,卻成了今天最能讓人沉淪的「魔器」之一。多小人為心目中的RPG名作,呆呆地待在電腦或電視機前多個小時,不眠不休,日而計夜,廢寢忘餐,卻不是埋頭苦幹在,只是公式化地按弄著着掣,重覆又重覆?如此耗時的玩意,遊戲角色升了很高level,到頭來玩者自身卻不見得有任何提升。

 筆者並是清高的衛道之士。事實上以上的媒體亦是筆者成長中不可或缺,筆者身為一個美術設計人員,則感到自己好比一個靠「視像魔幻」迷惑人心而謀生的魔法師。對,視像是一種「魔幻」,音色是一種「魔幻」,五味亦是一種「魔幻」,科技則為各種「魔幻」強化魅惑人心的的力量。

 在開始行文的時候,筆者所持的論點是「能操縱『魔幻』者為主,沉淪『魔幻』者便為奴」,主張大家掌握好自己所長的一套甚至多套「魔法」。然而想到全球一體化的課題下,馬上感到自己身陷兩難。對於一個貧窮地區中捱苦的人而言,發達國家在全球一體化下對他們有形無形的壓逼,恰恰就像魔王在向他們擴張領土。「操縱『魔幻』者為主,沉淪『魔幻』者為奴」的論點,就像魔王徽下一隻小嘍囉在放歌誦魔力大能的狗屁。

 從這個角度看,你和界我都只是魔境內的一隻小小的半獸人,一方面我們盡量施展我們所有的魔力求生,另一方面我們卻被各種強大魔力扭曲着人格。

 但從另一方面看,這個比喻把大家都說得十惡不赦,可能是過份了一點。這個比喻可能狠狠地掌摑了一些社會服務人士一記耳光,事實上我們身邊亦不伐環保組織或人道救援組織在默默耕耘。把媒體都當成「魔法師」更是武斷地完全否定了文藝創作的價值。中國一代文豪魯迅和日本漫畫之父手塚治虫,同樣為拯救人心而放棄大有前途的的醫生生捱改為從事創作。媒體「魔幻」可以是「魅惑人心」的黑魔法,亦可以是「喚醒人心」的光明魔法。論及大世界的課題,在自由市場上,公平競爭多的原則下,能者多得。把貧困地區的苦難全歸咎於發達地區的逼害亦講不過去。就一般人而言,我們亦非走私犯毒作奸犯科,如果把「魅惑人心」的罪名加在我們身上。不如怪責「沉淪者」自己意志薄弱,過分沉迷在逸樂之中而不思進取。

 然而筆者認為,無論我們的生存方式是對是錯,是福是禍,全球一體化都是必然會發生,分別只在它發生在今天還是一千年。我認為世界的流向就是一個亂中有序的混沌系統,我們每個人的自由意志都會對世界做成不可預計的連鎖影響,可是到頭來都會走到同一個結局。就像無人能預計瀑布的水花會向那裏飛濺,但最後水點都會向跌落瀑布下。筆者唯一堅信的是,我們都只是大世界中的小嘍囉。我們都只能在世界發展的洪流之中順水漂流,我們都只擁有極有限的自由意志。我們各自面對身不由己的命運,也許片中灰魔法師的坐右銘:「我們不能選擇自己的命運,卻能選擇如何面對。」正是讓大家活得心安理得的金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