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蠟炬成灰淚不乾

廣告

廣告

 十五萬人塞滿了維園。許多人,包括在下和朋友,都只能擠在球場旁的通道、緩跑徑,甚至是樹木之間,拿不到蠟燭,聽不清楚大會的講話,只能跟着唱歌。初時,我怕大會把人數低估了。因為過去多以蠟燭派出量,或以高空攝影圖「畫格子」點算燭光數目,來計算人數的。沒有蠟燭,就少算了一個人。但想到人們佔滿了維園,數目肯定超過十萬,那麼再有數萬出入都不要緊了,因已足夠證明,人們沒有把歷史真相忘記。

 大會說,還有五萬人進不了維園,滯在附近。

 這年的六四前,許多人不斷在無關宏旨的小問題上做文章。什麼陳一諤、呂智偉之流,隨隨便便拋出什麼質疑、什麼不相信,更把一己的想像,言之鑿鑿地說成事實似的。可是,六四的資料、紀錄汗牛充棟(雖然不是「官方」──中共所承認的),只要肯查證,誰都會發現這些連求證都不懂的無知小輩,只是在放狗屁。「李卓人帶錢給學運學生」,就令六四變質?!原來,對於國難,我們不能以物質聲援,不能為學生的衣食醫療給予援助的。

 然而,傳媒的消音,更令人覺得可怖。警方說「6.2萬人」,連小孩也騙不過。單單是坐滿維園的六個足球場,已有八萬至九萬人。卻騙到「我代表你」的煲呔曾、警方的「英皇忠犬」特警成,以及傳媒編輯的良知。像經何國柱政協收購後早已歸邊的星島集團,它的《頭條日報》標題,直接用「6.2萬」,連「平衡地」同時提及大會數字也費事。而「粉報」集團的《東方》、《太陽》,只用內頁的一角去報道。十五萬人的大事件,連半版篇幅都沒有。唯一慶幸的是頭版還算有張圖、有個小標題,有見內頁的提示。我在想,這天的《東方》、《太陽》進了內地後,到底會是沒有了頭版,還是頭版會剪穿一個洞。

 至於報章頭條的選擇,《頭條新聞》的森叔和豪仔已盡說了在下的心聲:(見本文的影像串流)

 值得一提是,《蘋果》雖然是兩疊都有報章的logo,可謂是「雙頭版」,但畢竟六四那疊才是A1。然而我走過便利店,頭版都是「李(嘉誠皇朝)長(期統)治(香港)」這新聞包在最外,把六四那疊放進內邊。報攤的話,有些以「六四」做頭版,有些則以「李長治」當頭版。這是報社的安排,還是便利店職員在疊好報章時,收到什麼指示?不知道,也無從證實。

 畢竟,這年六四,有太多「大題小做」,有太多「事事旦旦」。董橋說:「新聞是歷史的初稿」,我們卻不能再依靠新聞。能靠的,就只有我們自己。

 蠟燭不要熄。蠟炬成了灰,淚也不會乾,血寫的史實也不會遺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