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轉貼:葉輝〈香港文學館:構建雙贏的「想像共同體」〉

廣告

廣告

文︰葉輝

西九文娛藝術區擾攘經年,其中一項議而不決的關鍵工程,無疑就是香港文學館。香港何以需要文學館,民間與學院的議者無數,決策者始終猶豫不決,由是反映了香港回歸十二年來官場一大特色:官僚缺乏人文素養,守財輕文,奢言高科技,愚庸保守卻空談超英趕美,這就逐漸形成了港府議而不決的拖拉苟且作風,他們不知道文學正是一個社會人文底蘊的命根——身兼「西九文化區管理官」董事局主席的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嘗言,西九應是「人文的西九,人民的西九」,口號漂亮而響亮,但不免啟人疑竇:沒有文學,何來人文?沒有文學,人民是怎樣的人民?

文學是一個社會人文底蘊的命根,不識文學,豈可空談人文?曾在香港執教的台灣學者、詩人楊牧在《文學的社會》一文說得好:「文學的社會」是一個「理想的社會」,即使身未能及,心嚮往焉,它「應該是一個是非分明,有愛有恨的社會。我們的時代是一個充滿詭異欺瞞的時代,狼在羊群中行走,貪婪地伺機撲殺無辜,以建立其兇殘暴虐的制度。在這種時代裡,我們尋覓一個合理的社會,通過文學所展現的邪惡和善良,去認清是與非的分際,愛和恨的真面目。」這篇文章刊於二十餘年前的台灣,今天看來,彷彿就是衝著香港現狀而說的,正是由於香港沒有人文底蘊的命根而空言人文,才會形成今日社會的百病叢生,盲從附和、是非不分、見利忘義、奢言和諧、苟安拖拉,在在是病,近日大動作治毒之標而不見毒之本,也是病。

也許香港官僚還不知道,文學從來都不是少數風雅之士的玩物,文學也不是小眾的閒愁,他們不憧文學,因而誤解文學,他們不知道香港有數十萬乃至百萬的顯性及隱性「文學人口」,不知道文之為學,就是一個社會人文底蘊的命根,可大可小,可雅可俗,涉及一切人文範疇的創作根源——話劇、電影與電視劇向來都以文學為藍本,流行曲的歌詞、廣告的構成、報刊的編撰與標題……莫不與文學相涉。楊牧所論「文學的社會」是一個「理想的社會」:「人們以文學為憑藉,思考演習妥協和執著的必要,而不僅將一切有用的心思貫注於財經和科技的快速反應。這種社會將承認人性和真理雖然不容易產生定義,為人性和真理下定義的努力本身就是高貴的,值得一再嘗試的工作……」這番話對香港官僚來說,無疑是對牛彈琴。

文學既是「無用之用」,是涉及是非與愛恨的「人學」,是構建一個「理想的社會」的高貴精神,同時也是一個社會人文底蘊的命根,是滲透於一切文藝領域的民間創意,是一個社會的想像與活力的泉源,一個健全的社會因此不可能沒有文學,不可能沒有文學館。

那麼,文學館到底是什麼?這「館」是「繆思館」(museum),市民大概不宜望文生義,簡易地將它譯為「博物館」,「繆思館」其實是一切「繆思」(muse)的屬地(um者,場域也),收納與孕育一切人文底蘊的場所,《紐約時報》網頁載錄了一篇刊於1885年5月17日的文獻——約翰.羅斯金(John Ruskin)在《給英國工人的信》(Fors Clavigera,那是一份定期刊物,有人譯為《命運,持棒者》)中,為「繆思館」下了相當深刻的定義:「繆思館是什麼?一座繆思館,作為第一層考察,不僅僅是文娛場所,而是教化之地(a place of education)。而一座繆思館,作為第二層考察,不僅僅是初級教育,而是要照顧早已卓有成就的學者。」它不是與學校同等意義的的東西,「作為第三層考察,繆思館一詞意指『繆思』(muse)的屬地」,當人們有心去「用」它的時候,都可以從中得到智慧。文學是一個社會人文底蘊的命根,這繆思館的定義無疑也是一所合格的文學館的定義。

根據「繆思館國際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為繆思館所下的定義,那是「一所永久的機構,為社會及其發展服務,向公眾開放,傳承、維護、探究、溝通和展示一切有形及無形的人文遺產及其環境,以達致教化、研究及享用之目的」。文學是一個社會的一切繆思之本源,這繆思館的定義無疑也是一所合格的文學館的定義。

文學館毫無疑問就是文學的繆思館,也就是一個社會的一切人文記憶的安身之所,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在《想像的共同體》(Imagined Communties)特別撰寫了《人口調查、地圖、繆思館》一章,嘗試說明殖民地政府如何通過三者的制度化和符號化,將他們的殖民想像轉移到殖民地人民的自我想像;那就不妨轉換角度,以逆向思維審視香港處境:香港正處於後殖民時期,文學館作為最關鍵的繆思館,當然難以擺脫「繆思館化的想像」(museumizing imagination),港府的口頭禪是「轉危為機」,此時此刻,一座富於想像力的「文學繆思館」正是一個雙贏的契機,它一方面可以被打造成數以十萬計的、不同人文社群的「想像的共同體」,另一方面,何嘗不可能被解讀為官民各取所需的「繆思館化的想像」?

西九的下一個關鍵工程,無疑就是建設香港文學館,由一群本土知名作家、學者組成的民間組織「香港文學館倡議小組」已展開工作,本月廿七日在書展舉辦講座,各方響應,據知首輪已獲百餘位本土及國際知名作家、學者、藝術工作者聯署支持,新建立的facebook「香港需要文學館」小組,短短數日已超過二千人加入,牌局早已攤開,且看「西九文化區管理局」還能迴避到幾時。

(原刋:信報副刊.2009年07月25日;作者為「香港文學館倡議小組」成員)

相關:
「香港需要文學館」網頁 (不停更新)
「文要有學,學要有館」─ 支持於西九文化區創設香港文學館聯署書
韋煖:西九文學館是天方夜譚——與葉輝先生商榷 「文學繆思館」的構想 

原文: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225358930486&ref=nf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