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藝

今天石硤尾之成敗.揭示西九之將來 - 記者招待會詳細內容轉載

今天石硤尾之成敗.揭示西九之將來 - 記者招待會詳細內容轉載
廣告

廣告

今天石硤尾之成敗.揭示西九之將來

記者招待會詳細內容轉載

根據08/09特區政府施政報告中的綱領第二章之「持續推行的措施」當中一項所強調:「繼續支持培育創意人才的計劃,在我們協助下,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於2008年三月順利啓用,為藝術工作者提供創意藝術空間。」

我們是香港的藝術工作者,也就是香港創意產業的重要成員。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的得失亦間接預示着西九文化區計劃,盼藉此招待會呼籲各界認真關注政府在發展本地文化項目時的專業態度。

我們的立場
1. 我們是以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藝術家租戶,與及中心的直接使用者身份而去宣讀以下內容。
2. 我們是獨立的藝術單位。我們租用中心,一切是以自負營虧的方式獨立運作,並無得到中心任何補貼和資助。
3. 藝術家租戶是願意與中心管理層合作,積極推動和發展與藝術有關的活動。
4. 我們藝術工作者深信公眾監察的力量,要求當局要以真誠重視專業的態度,謙虛但
有原則的與國際專家和本地的藝術專業人士一起溝通商議,正視問題,建設一個能
贏得國際認同的西九文化項目。

中心的問題現象
位於石硤尾的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下稱中心) 是令人期待的,更有認為中心的發展有預示未來西九龍文化項目運作景況的意義。中心在2008年3月入伙,至今超過一年多,期間不斷出現很多管理問題,直接或間接影響到本地藝術發展,包括西九文化項目、社會資源的運用和藝術家的工作。種種有關這座由浸會大學(浸大)經營管理的藝術村的負面消息一再傳出。然而,在我們這群身在其中的藝術工作者眼中,這叫人遺撼的一幕倒是必然會發生的,因為一切都源於不專業。

政府不是藝術管理的專業當然不勝任管理一所藝術村,於們揀選了浸大;但浸大也不是藝術管理的專業,於是他們聘用一個有藝術管理經驗的高層;可是這位管理高層既沒有管理一座視藝、演藝工作與展覽和演藝場地並存的建築物的經驗,更缺乏與藝術工作者誠意合作的專業態度。我們深感癥結的源頭是當局對藝術專業缺乏尊重,及對藝術專業嚴重認識不足,這樣的態度要是還繼續下去,我們的西九龍也必將成為國際觸目的大笑話。

雖然中心租戶不斷反映(包括每三個月一次的大諮詢會、小型諮詢會,例如:“龍門陣”、回應中心問卷等等),但至今仍未見中心管理層對多方問題有改善跡象。為此,在過去一段日子,不少藝術家租戶感到極度沮喪無助,公眾亦頗有誤解,而部份傳媒亦未能見到事實真像。因此我們對當前問題作出以下分類,期望釐清現況,並且希望大家從中反思對未來西九文化發展項目的影響:

1. 缺乏藝術營運管理知識,輕視專業參與及管理質素

1.1 中心缺乏長遠藝術發展計劃和目標方向.盲目跟從傳媒指向
租戶在這一年多以來,不斷關注和詢問中心管理層有關中心的長遠發展計劃和目標方向,但從來沒得到管理層團隊的認真回應。而在6月30日諮詢會議中,管理委員會主席甚至反問租戶:「何謂中心藝術發展方向呢?」

2009年2月2日《明報》頭條 (A1版) 報導有關中心人流稀少、藝術家租戶濫用單位及政府資源的問題後,中心不但沒有即時為藝術工作者的立場及租戶的創作情況具體解說,更加理所當然地向傳媒/公眾宣稱吸引人流的責任主要是與藝術家開放工作室有關,但卻對畫廊空置、劇場演出牌照延誤等等,這些管理上失當問題卻隻字不提。「人流」問題淪為中心重點的發展方向,藝術和社區推廣發展變得蕩然無存!

1.2 漠視藝術家的努力和貢獻.將藝術家與中心工作成果混為一談
中心對藝術家在這裡進行的工作,自發地舉辦的活動,主動與外界社區的合作聯繫一一漠視,亦無參與策劃及推廣。甚至把租戶的工作成果計算在中心籌辦活動的數字裡面,好讓與更高管理層交代及對外公佈,面對如此情況實在欠缺公平。
(大約估計,由租户舉辦之展覽活動有137個,由中心舉辦之展覽活動有14個。)

1.3 設施牌照申領一再延誤,窒礙藝術活動籌辦
作為一個藝術中心的其中一個理念是:提供藝術品及表演節目有展覽和演出機會。而有關場地牌照和管理是需要具這方面經驗的專業人材去處理。但現時管理層對藝術中心的場地牌照、物業管理和專業經營似是全無知識,例證如下:
a. 黑盒劇場今年6月才有臨時牌照公開營運,且只能運作至今年8月,往後的演出計劃隨時被迫,完全失去預算。
b. 去年12月有租戶曾詢問黑盒劇場為何遲遲未能正式投入運作,浸大管理層的回應是認為這是政府物業,就不需要申請牌照。
c. 劇場設計前沒有查清條例,安裝了價值數十萬不合乎香港劇場標準的觀眾席,令牌照的申請不獲批准。
d. 中心重點展覽場地今年三月才獲得運作牌照,以致展場長期空置,期間多位藝術家亦有提出應變建議,例如:讓我們利用場地自發舉辦活動、藝墟和展覽,但不獲管理層接納。

1.4 黑盒劇場建設忽視專業諮詢,有浪費資源之嫌
黑盒劇場設立是賽創中心計劃的重點之一,但在劇場內部建構的過程中,嚴重缺乏專業諮詢。作為一個小型劇場,場內有很多設施的結構、設計、採購甚至安裝上都欠缺詳細的考慮和專業知識的處理,,有些設施於安裝後直接影響了劇場的基本運作,而需要拆卸,有浪費之嫌 (保守估計數以百萬)。例證如下:
a. 劇場牆壁的金屬網架嚴重影響劇場音響效果。
b. 劇場問題在2008年12月的中心諮詢會議上被提出和曝光後,浸會大學管理層一直沒有再作回應、跟進和交代,嚴重缺乏專業水準。

以上種種回應和處理手法令人費解,亦可見中心對專業諮詢是如何不重視。

2 設施錯配.設計失誤.浪費公共資源

2.1 中心展覽館使用率偏低.展示空間使用方式不夠專業
在這段運作的日子,藝術家租戶曾多次自行舉辦活動,但在空間、設施和器材借用規條上,遭受到中心不少阻攔,以及中心畫廊和數個展示空間亦存很多問題,例證如下:
a. 高昂的畫廊出租價錢,比康文署還要昂貴(寧願丟空不用)。
b. 展示空間設施不足及使用欠靈活性。
c. 活動缺乏對外公佈和推廣。
d. 在硬件設施方面,聲音控制、藝術品處理和裝置問題等,令到藝術家租戶難以舉辦高質素藝術活動,從而間接影響公眾對藝術和中心認識的機會。

2.2 與社區文化藝術發展期望落差大.未能善用公共資源
以下三點,正好反映中心對弱勢社群作出的承諾亦沒有兌現,現狀的設施用途與最初對外宣佈的都出現極大差距,前後不一:
• 由08年3月正式入伙至今,賽創中心雖然座落深水埗區,與四週屋邨及較基層的社群毗鄰,而中心最初的其中一部份規劃是公共空間會用作社區藝術推廣活動。部份藝術家租戶雖有一顆熱心願意投入發展社區藝術,從而發揮、善用中心資源,但一切想法卻未被管理層好好運用和合作。中心不單沒有在資源上(尤其是公共空間和設施支援上)與租戶活動作積極的支持配合,讓社區居民和非牟利組織從中獲得資源上的利益和享用,令到中心與社區融合。
• 立法局議員李永達曾經就中心公共空間長期空置一事去信唐英年提問,而民政事務局得到本中心管理層其中一部份回應,卻是因為中庭玻璃幕設計上有問題:「…不適合聚集人群,亦不適合放置展覽品…」(詳見附件一:民政事務局信件檔號:(10) in HAB/C 7/8/15 XVI)。這正好說明中心在最初的設計、規劃以致使用上出現極大的矛盾。試問這樣的設計上嚴重失誤,責任應該屬誰?而未來西九項目亦會面對類似的展覽空間設計,是否應引以為鑑?
• 在中心建立早期,管理層曾經與鄰近社區的傷健機構進行會議,承諾過會有完善的傷健、無障礙設施,但最終都沒有兌現。之前有藝術家租戶在工作室舉辦盲人音樂班,曾要求中心增加通道上的盲人引導設施,曾經反映但獲得積極處理。有失明人士更指出,現時是沒有特別指引的路徑可以到達中心,感到極為無助。

3 監管有名無實.管理欠透明度

3.1 未有實現05及06年招租合作計劃書內容:
a. 在中心招租計劃書上,明確提出以商業租戶、藝術畫廊和展示空間等作為中心主力接待遊客,並非完全依賴藝術家工作室開放為參觀及消費重點主題。
b. 中心商業單位未能完全租出,有些更超過一年仍處於空置,讓公眾失去消費焦點。
c. 管理層未有積極改善商業租戶招募情況,直接影響租金收入。
d. 管理層對藝術家租戶提出的應變計劃沒有積極回應。

3.2 管理層處事官僚欠真誠,沒有與租戶溝通
在種種管理問題上,管理層都欠缺與租戶或設施使用者作有效的溝通:
a. 在各大小不同的諮詢會議上,租戶都有反映和提出不同的意見,但管理層反應拖延以及敷衍了事,對多數的意見都沒有回應和缺乏跟進。
b. 管理層欠缺藝術行政管理的專業知識,行政過份規範,浪費時間、金錢與公共資源。
c. 中心缺乏責任承擔,每次問題出現時都只是歸咎於租戶、經濟、社會和傳媒的錯誤作為藉口。
d. 整個中心及更高管理層在多次租戶諮詢會完全得過且過,只求和諧地完成每次的會議,所謂的諮詢只是官方應付租戶的敷衍態度。

3.3 公眾無從監察,中心彷彿變成「獨立王國」
管理機構的運作與議決模式,外界和租戶更是無從清晰了解,例如核數報告公眾亦無法查閱,行政決定是否乎合香港藝術界、公眾和租戶的利益,實在無從稽考,亦看不出現在是否有任何具效力的監察,令到中心更加毋須承擔責任,彷彿變成無監管「獨立王國」。

建議

為着以上各項問題與現象,我們有以下積極和正面的建議:

A. 落實中心在香港藝術界目標、定位及計劃
政府和浸會大學應投放更多資源,來支援中心作為社區藝術發展的平台為目標,落實推出實際可行的長遠及短期工作計劃。

B. 引入公眾監察、推動改革
改善現行的監察制度,增加管理上的透明度,加強外界對中心的監察。
創意藝術中心雖然是由浸會大學管理,亦並非是大學內的藝術中心。中心既使用公共資源,營運模式和方法應對外開放,這才會邁向正面的發展,對西九文化發展項目起著示範作用和積極的影響。

C. 諮詢專業顧問.招攬具藝術行政管理的人材推動中心發展
管理層應該主動諮詢和招攬專業人材去管理、領導和推動,讓藝術營運、展覽計劃、行政策劃、物業管理和中心發展方向等,達至長遠推動香港藝術發展。試想:假如這所藝術中心也營運不善,那麼200多億的西九文化發展項目又如何成功發展呢?

D. 積極與藝術家租戶商討對策和合作
中心應該從下而上方式徵詢租戶意見,落實建議,改變官僚作風。除此之外,中心需配合、支援藝術家租戶盡用設施,使資源能真正配合藝術家的工作,帶來更有效的藝術效益,解決設施長期空置。另外,亦要訂立社區文化發展政策,融合社區需要,推動更多社區藝術活動的發生。

E. 設立管理層問責及更換基制
中心極需要建立問責基制,設定管理層更換及監管制度。讓政府部門、立法會、贊助者機構、公眾和租戶能夠對中心管理起監察的作用,令到處事可更開放和有效施政,並非只由行政總監及管理機構內部人士作封閉式管理。

積極改革中心現況,邁向西九成功的理想

由藝術家租戶自發組織的「石硤尾藝術村聯會」已經成立了,盼望增加藝術家之間凝聚力,以有效率的互動與中心合作和溝通,更有組織地關注和協助藝術有更長遠的發展,達至推動香港藝術,讓不同社區層面可以受惠。

總結

我們這群藝術工作者深信公眾監察的力量,我們呼喚關心香港、關心香港文化建設、關心香港社會資源運用和發展、關心香港實踐對華人社區的重要性、關心香港的國際形象的市民大眾,一起伸出援手,要求當局要以真誠重視專業的態度,謙虛但有原則的與國際專家和本地的藝術專業人士一起溝通商議,正視問題。政府應成立獨立藝術文化政策局去處理和監察藝術村、香港文化的長遠和整體發展,好讓政府及西九龍藝術文化區的管理機構,有著正面的借鏡及經驗參考作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