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轉貼:政府的無能不僅在救災

廣告

廣告

文/torrent
轉自「遊走…觀察…紀錄…

八八水災造成嚴重災情,馬政府救災漫不經心、指揮失當、救災不力,引發全民質疑。類似的場景從九二一大地震、八掌溪、納莉水災、艾莉風災、敏督利風災、辛樂克颱風後不斷上演,政府救災推拖拉,急壞災民及全國民眾,把政府官員罵得體無完膚。但認真深究,其實台灣政府在災難時期對於民眾要求的達成能力及效率,卻反而是最好的。

這種能力和效率,是被罵出來的。媒體24小時緊盯、網路訊息排山倒海,災民的悽慘畫面及故事不斷往非災區灌,政府任何八方漏氣、四面走風的行徑都被抓出來全民公審,罵一動、改一動的速度比起承平時期可以說是高鐵與牛車之比。所以問題就在於,這個國家機器是怎麼回事?

政府就是需要被緊迫盯人,救災時如此,承平時期更是如此。其實每次巨災,政府總挾民意取得更大的權力、更多的資源,這些現在看來,都是一種仍相信政府行政的權力讓渡,其結果不僅救災仍持續失靈,重點是還會進一步釀災。

例如敏督利風災後所提出的8年8百億,後來膨脹成1410億的治水預算,從被提出開始,就被環保團體指為僅有綁樁效果,並無治水之實,甚至還會進一步惡化水患,這次八八水災,可以說是慘痛的驗收成果。這僅是風災的政治遺產之一,更別提九二一之後訂定的災害防救法淪為紙上作業。而其它為了經濟發展而進行大開發的建設,使得台灣水土保持受到更大的戕害,被懷疑為高雄甲仙鄉二林村土石流元兇的曾文水庫越域引水工程,就是長期受到環保團體及地方政府的反對及質疑,但最後中央仍強行通過。

政府救災無能、防災也無能,最後就是釀災超能。這在於台灣長期沒有一個強有力的監督機制,在承平時期也發揮災難時期的批判作用。國會淪為藍綠競技場、媒體僅搞煽色腥及阿扁,監察院只有蚊子拍和打嘴炮說要砍人的院長,全都淪為散漫體制的一部份,甚至對民間團體從通案或個案所提出的體制危機以輕蔑帶過。例如樂生保留案,裡面太多的人權、公衛、工程、行政惡行所呈現出來的體制暴力,再再都直指每一次大災難政府所會呈現的問題,但上從政府的總統府下到民間的媒體,卻始終對每一個淪落的指標性關鍵點輕蔑應對,等到大天災這個大考一來,能及格才是奇蹟。

而前幾次天災後呈現出來的民間力量,常常呈現是被媒體挑動升溫快、降溫也快的冰點零度、沸點一度現象,不過從過往的被動,現在已有越來越組織化甚至反過頭來決定輿論走向及資訊權力,這個力量凝聚並且持續在媒體於災區撤守後發揮一定作用到什麼程度,也會是未來台灣民眾面對日益惡劣的生態環境時,是不是仍被決定的指標。

相關:
水就是水,哪管是河水,屍水,淚水、汗水 (Portnoy/龜趣來嘻)
「八八水災」是台灣版的卡特里娜!(南方朔/大眾時代)
曾文水庫越域引水與滅村悲劇(孫窮理1968)
高屏水患 環團:曾文水庫越域引水是幫兇 (胡慕情/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