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大埔驗毒論壇速記

廣告

廣告

香港政府在大埔校長會的積極配合下在大埔區廿三間中學首先試行驗毒計劃,多得一班校長,大埔突然成了全港焦點,但政府和民間搞了多場論壇,都沒有一次是大埔區居民能參與的,今天終於有機會──民主黨新界東議員劉慧卿下午在大埔中心投注站空地搞了第一次室外驗毒論壇,傍晚高峰時有近二百名觀眾,場面與菜街論壇相當。我也一盡大埔居民和民間記者的責任,向大家簡要地報道論壇內容。

可能因為有劉慧卿做論壇主席﹝看下去就知道點解﹞,政府/親政府團體共來了三個人──保安局首席助理秘書長﹝禁毒﹞黃福來、教育局首席教育主任梁兆強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主席兼中文大學訊息工程學系黃寶財教授﹝還請來了大埔醫精神科部門主管鍾維壽醫生,其發言立場含糊,不作歸類﹞。其他講者還有民主黨新界東議員黃成智、王肇枝中學學生會主席關樂天、青年聯社李晶瑩,還有民主黨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莫兆麟等。

黃福來首先發言,講一些大家可能已知的事,姑且也說一下。他說政府在做三件事:一是本年十月起全港七個輔導中心會有自願驗毒服務,二是大埔校園驗毒試驗計劃,三是研究執法部門是否要有更大權力。回到大埔驗毒,他又說有四個原則:一是學生利益為依歸、二是自願﹝就算簽了字,臨場都可以縮沙﹞、三是保密、四是專業測檢和支援服務。至於警察會否拿結果來掃毒拉拆家,黃福來話呢d都响度研究緊,冇保證。到論壇後半罵聲四起,聽眾要求官員「驗腦」,黃福來則打出「無奈反問牌」,話會眾提的政府都有做,但青年吸毒問題還是愈來愈嚴重,難道不應該嘗試有新意的方法嗎?

接續發言的梁兆強不斷向大埔校長會笠高帽﹝我則聽到卸鑊的意思﹞,說本來新界其他地區都有校長提出,但大埔校長會特別熱烈和特別團結,所以雖然大埔的濫藥問題只屬於中游,也選擇在大埔試行。他說,大埔社區一直都好團結,中六地區聯招網當年也是首先在大埔區試行,零三年沙士期間大埔區的公共和私家醫生都有推出社區醫療合作計劃,由於驗毒也好需要醫護支援,所以真係非大埔莫屬云云。

兩名官員照本宣科,人肉錄音機鬧都無謂,反而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黃寶財教授發言更為大膽惹火。譬如他說現在出聲反對驗毒的都是成熟的學生,但依家要救的是那些唔成熟的、小至八、九歲的學生,這些學生很容易受朋輩影響濫藥。他又說,不應該視驗毒為不信任學生、假定學生有罪或侵犯學生人權,應該看成是跟學校合作以保護學生。就算自己沒有濫藥,參與驗毒也是關心其他同學的表現/責任,就如同司機願意接受酒精測試一樣。在後來的補充時間他再說,學生「覺得驗毒計劃是假定學生有罪」只是「一種感覺」。這番「感覺論」令我想起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嶽曾在一集港台左右紅藍綠中的「習慣論」。周一嶽指學生覺得驗尿不妥只是習慣問題,你看現在大型體育比賽的運動員不都已習慣了嗎?黃寶財語重心長地說,我們要小心,學生講太多人權會破壞家庭關係。

兜了一大個圈,論到驗毒如何有效,他說若果有學生被驗到,「其他同學都會醒水」;當驗毒計劃令全城關注,同學留意到「自然會食少咗」。他沒有解釋「醒水」是不是指其他人會以各式方法避開驗毒,還是真的會就此放棄,也沒有說如今電視新聞日日播禁毒報道,算不算已是全城關注,此關注是否已足夠同學「自然」警惕,毋須黎真驗毒了。

黃寶財惹火,王肇枝中學學生會的關樂天則最搶眼,其五個論點講得比黃寶財教授清楚,更遠勝政府官員的二流共產黨式「四個原則五點堅持」發言。一、驗毒不會有阻嚇作用,因為濫藥學生既然連在政府口中如洪水猛獸的「毒品」也不怕,又怎會怕驗毒。二、驗毒是要學生證明自己「清白」,是侮辱學生,是講求愛心的教育工作者所不應為。三、政府和學生都沒有講清楚拒絕驗毒的後果,隨時會有各種模式的秋後算賬,因此計劃是「假自願」。四、支持驗毒的人錯解「清者自清」這句成語,「清者自清」是指既然自己沒做過,就不用去證明自己沒做過,標榜「清者自清」就更應該抵制驗毒。五、政府應該公開公平地跟學生和青年對話,不能以洗腦方式推銷政策。

主辦論壇的民主黨卻教人失望。第一失望是代表民主黨發言的黃成智議員。他用了長到我都唔記得的時間含含糊糊地講了一堆東西,我只抄到兩點,一是要求校本驗毒要「真自願」,要將計劃由防毒變成想驗才驗的「服務」﹝其實政府的計劃也可以說成是服務呀﹞,二是要加強其他方面的工作。通常「立場」都是配上「表明」這個動詞的,但黃成智就是愈表愈唔明,既不敢贊成政府、又不敢反對驗毒。大佬和稀泥表唔明立場﹝上番民主黨網頁,才發現原來民主黨是支持自願驗毒的先鋒!我們聽到的是「修正」中的版本﹞,民主黨一班細的就變晒鵪鶉,冇聲出,結果就給凡驗毒論壇必定捧場的社民連支持者,以及其他青年組織成員主導了台下的發言。他們的觀點本網的讀者應該耳熟能詳,主要是從青年權利、不能隨便以所謂「公眾利益」推翻「無罪推定」的共識、青年濫藥背後有政府一直忽視的結構性成因等等。面對這些立場鮮明的參與者﹝間中有噓官員和舉示威牌﹞,主席劉慧卿的處理不太妥當。她不時對立場鮮明的反驗毒發言者展露不屑和厭煩的眼神,到最後突然﹝像例行公事一樣﹞要在場百多二百人就是否支持驗毒舉手表態:支持驗毒的只有五隻手以內﹝據印象,百多二百多來來往往的參與者中,五分二是特登黎的,五分三是大埔街坊,似乎很多街坊都沒有表態﹞,反對驗毒計劃的則有幾十隻手﹝筆者有舉手﹞,此時劉慧卿自言自語爆了一句:d人都係黎示威的﹝我沒有逐字錄下那句原話,事後我問另一名參與者,他也同意當時劉的話意指「d人都係黎示威」或「呢d場合都係反對的佔多數」,有黎論壇的朋友請指正﹞。

我唔明,呢d民間街頭論壇,既然叫了在場參與者表態,當然是想借現場的聲勢給政府壓力,為何舉完手又要諷刺佔大多數的反對者,變相替政府護航呢?民主黨到底想給政府/市民一個什麼樣的印象?

另一難頂處是劉慧卿搬了立法會議事庭那套規矩來街頭論壇──即主席不會要求官員不能迴避,需要直接回應起碼是她認為有意思或重要的問題。會眾中有位莊先生提出了五個非常準確的問題:一、從政府看來,要有幾成學生參與自驗驗毒計劃才算成功?二、政府有沒有撥款予大學,就是次驗毒計劃的成效做研究,作為日後是否繼續推行的學術依據?三、政府在向大埔家長說明計劃時,能否將正反意見都清楚表明,或者讓民間反對團體都能出席家庭簡介會?四、如何避免學校對拒絕驗毒的學生秋後算賬?五、基本法賦與律政司獨立的檢控權,為何現在政府其他部門可以代律政司說不會檢控被驗出濫藥的學生?五條問題,清清楚楚,有些更只是是非題。政府官員面對呢d尖銳問題必定會迴避,但民間街頭論壇不是立法會的俾面派對,官員落得黎就應預左要面對尖銳問題,劉慧卿身為論壇主席,不單不替會眾追問,反而由得官員想講咩就講咩。佢在最後一輪台下質詢後向黃福來說:「我唔會逼你答。」主席放生官員,論壇結果變成各自表述。

其他街坊發言,容後補充。

請有拍攝論壇情況的朋友將照片連結貼上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