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大埔校園驗毒計畫 眾多疑慮亟待澄清

廣告

廣告

香港人權監察新聞稿:供即時發放

1. 即使青少年犯事,社會應先窮盡法律以外的途徑循循善誘協助他們,最後逼不得以才交予警方處理和法律制裁。若過早把他們交由執法機構處理,可能會誤其一生,亦不符《兒童權利公約》第3條,即「關於兒童的一切行動,不論是公私社會福利機構、法院、行政當局及立法機構執行,均應以兒童的最大利益為一種首要考慮。」(best interest principle)

2. 香港人權監察認為政府當局向立法會提交的大埔區校園驗毒試行計畫文件細節含混不清,我們憂慮計畫中列舉的可能取得資料的人員眾多,超乎『真有必要才應知情的原則』(need to know basis),可能有違處理個人資料的原則,未能充分保障學生私隱,不必要地將學生置於法律和學校紀律處分的範圍之內,未能遵照兒童的最佳利益的原則。

3. 按政府當局給立法會的文件(註),大埔校園驗毒計畫的目的是幫助學生遠離毒品,協助吸毒的學生得到適切支援,而負責協助陽性反應學生的,應是學生選擇的校內的負責社工或校外的濫用精神藥物者輔導中心的負責社工。因此,我們質疑,計畫中除學生、家長和負責的社工這少數人可能得悉檢驗結果等個人資料之外,校長、班主任等人取得該等個人資料,未必在每宗個案中均一定合乎有關學生的最佳利益。我們相信需要交負責的社工對每個個案按案情和學校等狀況遂一評估,協助家長和學生作知情的決定(informed decision),是否適合同意向學校的人員披露資料。

4. 文件第16段提及同意參與計畫的範圍,包括接受驗毒,以及把驗毒結果交給向學生提供專業支援的人員,包括濫用精神藥物者輔導中心委派的個案經理、家長、校長、班主任、學校社工,以及學生建議的其他教師。然而據《危險藥物條例》第49A條,掌管吸毒者資料的呈報機構,除非得到事主同意,再加上機構主管或禁毒專員簽名作實,否則不能向第三者披露有關資料。法例對披露紀錄有嚴格規定,如限定為執法或戒毒醫療用途及獲有關方面授權。當局不能繞過法律,以學生自願為由以較低標準把驗毒結果向上述人等披露。我們促請當局,詳細交代把驗毒結果向上述人等披露的理由和法理根據。

5. 我們認為:計畫除了確保有足夠而合適的社工人手外,尚應清楚訂定要求,確保學校尊重社工的專業判斷,與及社工保守學生服務對象(client)私隱的責任,以維護社工和學生的信任關係,保留秘密諮詢和輔導的空間,不予主動向有關的社工、社會服務機構、學生和家長查詢有關的個人資料。社工除有責任輔導和協助學生外,亦應協助學生和家長根據『真有必要才應知情的原則』,與及兒童的最佳利益的原則,評估為協助學生的目的而有否需要向班主任、校長等人透露資料和尋求進一步的協助。

6. 由於有此評估需要,在進行驗毒的同意表格上,要求學生和家長考慮和回答是否同意將資料交給校方的其他人員,實屬過早;因此,除非當局能提出充分的理由,在學生和家長表達同意與否的表格上,就披露對象的選項中,除家長和社工之外,應該剔除其他所有人員的選項。只在學生和家長在取得社工評估協助之後,並主動通知有關學校人等的情況下,有關學校的其他人員才應知情,而這樣取得的個人資料,只應用作協助有關學生之用,不應用作懲處學生或舉報罪案的任何用途。

7. 文件第17段提及,當局會在學生及家長簽署同意書前,舉辦校本簡介會,解釋計畫詳情。我們促請當局,必須透過多種途徑,確保家長及學生是知情同意的(informed consent),即需要向他們提供全面資訊,讓他們充分掌握驗毒計畫的細節,有機會接觸贊成及反對驗毒計畫的正反論據,隨同意披露而來的後果及代價,讓他們衡量得失後再作決定。譬如當局在家長和學生同意參與計畫前,必須向他們派發權利清單以及計畫詳細資料,來自政府當局和專業社工等不同角度的分析,讓家長和學生獲得清楚和足夠資訊,包括列明家長及學生即使在簽署同意書後仍有權在任何時候拒絕接受測試的權利、列明同意的明確範圍、可能的後果、如何保障私隱、測試程序、披露測試結果的對象及其法理依據和合理性和必要性、呈陽性測試結果的跟進行動、更正和更新資料的程序、資訊的保安和保留年期、過期資料銷毀程度等等。當然,有關取得同意的表格,設計上應容許長和學生就不同的披露對象,可以有逐個同意或不同意的選擇。

8. 文件第18段亦提及,專責隊伍在進行測試前會提醒學生提供尿液樣本是純粹出於自願。我們認為,專責隊伍在每次進行驗毒測試前都應清晰予學生撤回的機會。如在學生進行驗毒測試前,向他們再次派發權利清單,讓他們清晰知道自己有即時取消接受測試的權利,在獲得他們再次確認接受測試的意願後才進行測試。即使他們拒絕接受驗毒測試,也有權選擇是否接受社工跟進的權利。

9. 此外,當局在制訂披露對象時必須符合『真有必要才應知情的原則』,盡量減少披露對象類別和人數,與及每個披露對象只應知悉他必須知道的個人資料。因此,我們促請當局解釋為何將眾多的對象列入計畫構思中,清晰交代每個該等披露對象在計畫中的角色,並證明每個對象知道有關檢驗結果的法理根據、知情的限度和其必要性及合理性。

10. 按當局文件的說法,大埔校園驗毒計畫的目的,與警方緝毒及執法工作完全無關,並非藉此取得資料進行追查源頭及緝毒工作,而只是用作幫助學生遠離毒品,協助吸毒的學生得到適切支援。人權監察支持這項校園驗毒計畫不容警方插手的原則,因為這樣有助保障社工專業的個案保密的原則,有助維持學生對社工和學校的信任,有利支援和輔導學生的工作,符合兒童的最佳利益的原則。我們期望校園驗毒能採取有效的措施,確保這項原則得到貫徹和遵守。

11. 然而,文件第22段指出警方將不會獲取在該計畫下所得的學生個人資料,亦不會採取跟進行動,但警方會依照現行做法繼續執法的工作。人權監察認為『依照現行做法繼續執法的工作』的說法非常含混,我們擔心警方會透過與學校打交道,直接或間接套取從計畫得到的任何個人資訊,進行執法工作,又或透過某些統計資料去識別個別學生。警方若有這些行為,很可能會傷害學校、教師以及社工與學生的互信,令輔導等工作難以進行,甚至因此過早把學生交予執法機構處理,不符《兒童權利公約》第3條所載的以兒童最佳利益為首要考慮的原則。

12. 現有的《危險藥物條例》規定警方按既定的嚴謹標準及程序收集證據及進行緝毒工作,而驗毒測試則在當事人同意下進行。若警方能獲取及利用計畫引伸的資訊進行緝毒工作,則是繞過《危險藥物條例》走捷徑,以較低於該條例的要求和較低人權保障標準的方式進行調查工作,十分容易損害學生的人權。驗毒計畫一旦讓警方插手或利用,幫學生動輒變成害苦了學生,有機會過早啟動法律途徑對付學生,亦可能令學生間接主動向警方提供令自己入罪的證據,有損不使自己入罪的權利,並且令輔導等工作難以進行,消除了自願驗毒可能帶來的好處。

13. 我們亦留意到政府雖表明不檢控有關學生吸毒,但亦無表明不檢控學生藏毒等,當局應予澄清,以消疑慮。

14. 因此我們促請當局,必須清楚澄清警方在計畫的角色,他們的介入程度,他們可獲取甚麼資料,並確保警方緝毒與校園驗毒計畫完全分開,禁止他們藉計畫下的個人資料進行執法工作,破壞幫助學生的途徑。

15. 文件第23段提及專責隊伍會為測試呈陽性的學生提供即場輔導服務。我們非常擔心,這流程將令測試呈陽性的學生被他人識別出來,變相披露了他們的測試結果。我們促請當局交代有何預防措施及安排,確保測試結果保密,防止這些有意或無意的披露或遺失,與及避免標籤效應及歧視等不良效果。

16. 現時的驗毒計畫缺乏監察及制衡,無法確保測試的行政安排、結果披露、跟進工作及配套等等是否真自願、家長及學生是否知情同意、是否符合學生私隱及其他人權原則,合乎以兒童的最佳利益。我們促請當局,增設監察及制衡機制,以保障學生的應有權益。

17. 我們促請當局交代有否評估試驗計畫成效的安排。我們建議,政府應委託大學獨立研究計畫的成效,包括如探討計畫是否真具阻嚇作用,是否有損師生關係和家庭關係,以及成本效益等等。

註:保安局及教育局:校園驗毒試行計劃(立法會CB(2)2424/08-09(01)號文件) 二零零九年九月。見:http://www.legco.gov.hk/yr08-09/chinese/panels/ed/papers/ed0908cb2-2424-1-c.pdf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