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警方勿插手校園驗毒計畫 (香港人權監察校園驗毒計畫評論文章之一)

廣告

廣告

香港人權監察校園驗毒計畫評論文章之一:〈警方勿插手校園驗毒計畫〉
(亦刊於香港經濟日報,題為〈驗毒緝毒分開 保學生前程〉。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八日)

青年人犯事,社會應先窮盡法律外的途徑循循善誘,最後才由警方處理。若過早把他們交給執法機構,可能誤其一生,亦不符《兒童權利公約》第3條,「關於兒童的一切行動,不論是公私社會福利機構、法院、行政當局及立法機構執行,均應以兒童的最大利益為一種首要考慮。」

在政府當局向立法會提交大埔區校園驗毒試行計畫文件中,第22段指出警方將不會獲取在該計畫下所得的學生個人資料,亦不會採取跟進行動,但警方會依照現行做法繼續執法的工作。這種「依照現行做法繼續執法的工作」的說法非常含混。須知學校在沒將學生的說話記錄下來而轉告警方的情況下,並無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警方可利用該條例的灰色地帶,向牽涉該計畫的教師、社工及學生軟硬兼施旁敲側擊獲取資料。當局並無交代警方可取得計畫的哪些統計數字,即使校方交予警方的只是不具學生名字及班級的統計資料,討論學生個案的訓輔會議紀錄或沒有參加驗毒計畫的學生名單,警方仍可透過其既有的校內情報網絡識別個別學生身分,再進行各式各樣的問話和搜查,搜書包和儲物櫃、搜身甚至截取通訊及申請手令入屋搜查等手法檢取證據,收集大量情報,逼使學生幫助警方追查毒品源頭。若學生不合作,警方可用檢控藏毒等其他罪名作威脅,逼學生就範。要注意的是,當局只表明驗毒隊不搜身,卻可假手教師在驗毒後進行各項搜查。

現有的《危險藥物條例》規定警方按既定的嚴謹標準及程序收集證據及緝毒,而驗毒測試則在當事人同意下進行。若警方能獲取及利用計畫引伸的資料緝毒,則是繞過法律走捷徑,以較低於該條例的要求和較低人權保障標準的方式緝毒,十分容易損害學生的人權。

政府雖表明不檢控吸毒學生,但無表明不檢控藏毒學生,更無表示不檢控教唆或促使他人吸毒以至分發毒品的學生。在吸毒學生中,不少人有藏毒,或叫他人一起吸毒以至分發毒品,他們萬料不到同意驗毒後,變相間接將自己的罪證交給警方,有違不使自己入罪的權利,並可能面對接踵而來的司法程序、法律責任及有可能影響學業以至就業前途的後果。緝毒是警方職責,市民理應協助,但利用參與自願計畫的學生對人權缺乏認知而取證及緝毒,則有違法治精神,更何況這與追尋真正的大拆家還有一大段距離。由此可見,驗毒計畫一旦讓警方插手或利用,幫學生動輒變成害學生,更會令警權過大,後果堪虞。

當局應更明確澄清警方在計畫的角色,並確保警方緝毒與校園驗毒計畫完全分開,採取有效措施禁止警方藉計畫中的資料執法,以免破壞幫助學生的途徑。

作者:香港人權監察主席 莊耀洸律師

香港人權監察校園驗毒計畫評論文章之二:〈校園驗毒計畫私隱無保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