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校園驗毒計畫私隱無保證 (香港人權監察校園驗毒計畫評論文章之二)

廣告

廣告

香港人權監察校園驗毒計畫評論文章之二:〈校園驗毒計畫私隱無保證〉
(亦刊於星島日報。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

政府當局向立法會提交的大埔區校園驗毒試行計畫未及詳盡,當中列舉的測試結果披露對象,類別和人數之多令人憂慮,既乏法理根據,又超乎「真有必要才應知情」原則(need-to-know basis),未能充分保障學生私隱,亦不符《兒童權利公約》第3條有關兒童的最佳利益原則。

文件列明計畫的同意範圍,包括接受驗毒及把驗毒結果交給向學生提供專業支援的人員,包括濫用精神藥物者輔導中心委派的個案經理、家長、校長、班主任、學校社工及學生建議的其他教師。然而,據《危險藥物條例》第49A條,掌管吸毒者資料的呈報機構,除非得到事主同意,再加上機構主管或禁毒專員簽名作實,否則不能向第三者披露有關資料。法例對披露紀錄有嚴格規定,如限定為執法或戒毒醫療用途及獲有關方面授權。當局不應繞過法律,以學生自願為名,以較低標準隨意披露驗毒結果。

校園驗毒計畫的目的是幫助學生遠離毒品,負責協助呈陽性反應學生,應是學生選擇的校內或校外濫藥者輔導中心的負責社工。換言之,計畫中除學生、家長和負責社工這少數人,向校長、班主任等學校人員披露結果未必合乎有關學生的最佳利益。計畫應予負責社工按每宗個案評估,協助學生和家長據「真有必要才應知情」及兒童最佳利益的原則,決定是否需要向個別學校人員披露,而知情者不可藉此懲處學生或向警方舉報。同時,當局亦應確保學校尊重社工的專業判斷,保留秘密諮詢和輔導的空間,以維護社工和學生的互信。學生一旦懷疑教師和社工會把輔導內容轉告警方,便不會如實相告,這將破壞輔導的作用。

當局必須確保學生及家長是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獲全面資訊,包括計畫詳情,贊成及反對驗毒計畫的正反論據,隨同意披露結果而來的後果及代價,讓他們權衡後再作決定。如當局在學生和家長同意參與計畫前,必須向他們派發權利清單及詳細資料,列明他們即使在簽署同意書後仍有權在任何時候拒絕測試、同意的明確範圍、可能的後果、保障私隱的措施、披露測試結果的對象及其法理依據、合理性和必要性、陽性測試結果的跟進行動、更正和更新資料程序、資訊的保安和保留年期等。在每次驗毒測試前,專責隊伍須向學生派發權利清單,讓他們知道自己可即時拒絕測試,及拒驗後有權選擇是否接受社工跟進。

教育局表示被抽驗的學生會在課堂中離開課室,但竟說不擔心有關學生被識別,這反映當局對保障學生私隱的意識不足。再者,驗毒不應影響學生的上課時間。此外,禁毒專員、保安局及教育局官員不斷派定心丸,保證不檢控被驗出濫毒的學生。但據《基本法》第63條:「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擾。」此干預包括其他政府部門的干預。檢控是律政司的獨立判斷和決定,其他部門卻越俎代庖,而律政司竟任由此情況不斷發生,實在漠視法治精神。打擊濫毒得到社會廣泛支持,方法縱有不同意見,但至少要堅守法治精神這項核心價值。

作者:香港人權監察主席 莊耀洸律師

香港人權監察校園驗毒計畫評論文章之一:〈警方勿插手校園驗毒計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