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繼續衍化臥底類型──《同門》

繼續衍化臥底類型──《同門》
廣告

廣告

香港主流電影大部份都走類型路線,其中臥底題材可為當中重要的題材。當然,臥底電影不是香港獨有,亦非什麼新題材,你看金庸筆下的《鹿鼎記》不已經是典型的臥底故事麼? 不過它是武俠小說而不是電影。然而,約論臥底類型的演化、衍生、嘲弄和戲謔,膽敢說香港的臥底電影無出奇右。

臥底類型建基在兩方權力對立面上,雙方互相衝突,一方滲入臥底潛伏其中,提供有力情報,待機出撃,希望堵破敵營。《無間道》之所以被受稱許,皆因突破一直以來臥底只由警察滲入黑幫的單向模式,黑白兩邊互派臥底。警察臥底以堵破黑幫為目的;另一方黑幫臥底則希望情報幫助社團,以逃過遭警察堵破的厄運,這樣兩方臥底鬥智鬥力,盡快找出對方,從而營造出緊湊的戲劇張力。及後《臥虎》再將臥底類型推前一步,警察不再只派出一名臥底,而是成千上萬滲透其中,人人皆為臥底,甚至黑幫頭目都是臥底,數目之多可謂難以計算。最近邱禮濤的《Laughing Gor之變節》中,一人擔當警察和黑幫雙重臥底,亦是挪移臥底數目來作出的變奏版本。

邱氏似乎意識到在臥底數目下功夫,再不能創出臥底類型的新方向,於是他還原基本步,思考臥底的基本問題:甚麼是臥底?臥底的根本功用是堵破敵對集團。無論提供情報、挑撥離間抑或刺殺,都只是手段,最終目的都是消滅犯罪集團。

《同門》的女臥底(過往大部份臥底都是男性)張樺(蔡少芬飾)不是警察,只是黑幫堂主Jimmy的新任妻子,掌握大大小小堂口的生意。張樺沒有向警方提供線索,卻與另一堂口頭目的弟弟文拯(梁俊一飾)上床,挑撥他行刺Jimmy,擾亂原本團結和睦的堂口關係,讓警察乘虛而入,一舉瓦解黑幫集團。張樺戲中大部份時間都在台灣,她遠距離指派Jimmy的保鑣伍寶(余文樂飾)暫代堂主,而非副手黑水(杜汶澤飾),於是黑水與伍寶不和釀成社團內亂,亦令警方乘機堵破黑幫集團。

明顯地,張樺不屬於過往電影中出現的臥底類型。她沒有提供線索(電影沒有交代),只煽風點火,挑撥離間,但功能上做到臥底應做的事。另一點是,從無人懷疑過她臥底的身份。當社團出事時,她不在現場,因此沒有過往電影中臥底患得患失的心情。在這點上,邱氏打破過往臥底電影一直描寫臥底心理的模式。

臥底電影有趣處在於,臥底的心態遊走在黑白兩面間,一時既為了完成任務,深入敵營,刺探情報,又要保護自己,防止自己的身份敗露,六親不認,忠義難存,混亂複雜的心態往往構成電影的主線。香港新浪潮的重要作品《邊緣人》仔細刻畫臥底警察由開始任務到完成臥底生涯的心理變化,而《無間道》對照地描繪臥底警察和黑幫想做警察及重返警察崗位的心態。及後邱氏在《黑白道》刻劃臥底警察離開黑幫後,遭同伴懷疑,困鎖在臥底陰霾下永不磨滅的心理狀態。

《同門》沒有刻劃臥底的心境,身為臥底的張樺是否難堪不安,無從得知,但是過往不少臥底電影習慣呈現臥底的灰色心態,反而折射到非臥底的伍寶身上。伍寶雖是黑道中人,然而早有洗手不幹的決定,當他的老闆Jimmy遭行刺而令堂口群龍無首時,張樺不是指派第二把交椅的黑水而是他,令他左右做人難。

他想離開社團不理任何事,可是黑水對他獲得張樺垂青,一時之間跳升至堂口話事人而心生不忿,他要維持與黑水的兄弟情義,處處忍讓,又不可不安定社團秩序,一時身在兩者夾縫中抽身不去,情況如臥底「一時要以黑道中人身份為非作歹,一時暗中提供線索使警察同袍剿破黑幫」近似,猶如人不人,鬼不鬼,甚至裡外不是人。《同門》示範了怎樣將過往屬於臥底心理的描寫,向外移植到非臥底角色上,臥底、警察和黑幫的心理界線越趨模糊。

邱氏在《黑白道》、《Laughing Gor之變節》和《同門》均衍化臥底類型的各樣不同可塑性,從劇本處理上無疑是大膽可為的嘗試,在臥底類型無疑踏出了一大步,然而《同門》再細緻描寫故事其他細節的話,就能更有效描繪人物和故事,以達致立體生動的效果,則可觀性更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