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訓導老師支持法西斯主義?

廣告

廣告

今天回到東華三院伍若瑜夫人紀念中學,想找的老師只有一個,不想遇到的老師卻有兩個,一個叫岑嘉華、一個叫彭秋雁。說他們是老師,倒也侮辱了真正的老師。嚴格上來說,岑嘉華不是老師,只是一個業績保持員;彭秋雁只是一個訓導人士,喜歡執著小小的校規來懲罰學生的「文法吏」。

見到仇人,正是分外眼紅。柏堅先說了一些酸話,質問為甚麼彭秋雁中四的時候會懲罰筆者(當中筆者在酷熱天氣下搖扇解涼,遭彭秋雁懲罰),並虛言會找律師告他。筆者此舉正是給彭秋雁一個當頭棒喝,提示他不要妄想所有學生都會混混沌沌服從他所謂的「訓導」。不料彭秋雁已經喪心病狂,結果與筆者掀起一場「辯論」。

彭秋雁先質問柏堅是否仍然認為早會上搖扇是尊師重道,筆者著他擴闊視野,了解芬蘭的教育文化才說話,之後彭秋雁迴避問題,一味說規矩就是規矩,一定要遵守。筆者反問為甚麼要守不合理的規矩,彭秋雁使歪曲筆者的論點,說筆者要破壞一切規條。之後彭秋雁說筆者不贊同講粗口,為甚麼會同意搖扇是不破壞校規。筆者有點惱怒,指責彭秋雁犯了滑坡謬誤,沒有logic,彭秋雁就自誇自己的邏輯過人,著筆者不要賣弄,之後彭秋雁又重複規矩一定遵守的空洞發言。之後筆者再質疑問為何要求不合理的規矩,彭秋雁就說這是老師的共識。我心想,我識的老師,至少有幾個不介意。彭秋雁挾校意以令學生,倒也是特例。

不過柏堅不想拖老師下水,所以才不說,筆者問了一個問題,結果彭秋雁的回答出乎意料之外:(可能筆者記憶有紕漏)

柏:那樣,假如希特拉統治香港,要我們舉手高呼元首萬歲,不遵守就得死,我們是否要遵從?

彭:規矩就是規矩。

柏:你怎可以這樣說?你不知道甚麼是公民抗命嗎?

彭:即是你認同社民連掟蕉了?

柏:他們某程度正確。

彭:即是我們的價值觀不同,我們不可以談下去。

之後彭秋雁就走回了教室。

原來,我們的訓導老師是支持法西斯主義的。堂堂一個大學生,棄民主自由不顧,竟然倒行逆施,這也是奇觀之一。

我頓時明白了,為甚麼香港很多人會誓死反對民主自由,即使是貴為高級知識分子。

不過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可能很多人認為筆者無理取鬧,但為甚麼竟然會有一些訓導老師會支持法西斯主義?自由主義的界限應該在哪裡?是不是只有成年人就能有自由,青少年不配?彭秋雁的發言,又反映甚麼文化霸權?(例如最近的校園驗毒計劃,就反映社會對自由主義的雙重標準)

容筆者在日後的文章娓娓道來。

訓導老師支持法西斯主義?

廣告